中央人民政府网站  |  省委  |  省人大  |  省政府  |  省政协
您的位置: 青海省人民政府网 / 政务公开 / 新闻动态 / 青海要闻

能“下”能“上”,青海农村消费有点“火”

来源: 青海日报    发布时间: 2021-01-27 08:49    编辑: 马燕燕         

  民和县电商产业园内,既能“买进”也能“卖出”的物流分散中心,拉近了城市与农村间的距离。谭梅摄

  农村居民收入持续较快增长,农民潜在的消费需求被逐步唤醒,农村消费市场不断活跃,为我省消费增长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动能。而电子商务的发展,更使农村消费风起云涌,统筹城乡、覆盖全省的电商快递协同服务体系初步形成,既能“买进”也能“卖出”,革新了农村消费模式,充实农村百姓的腰包。

  农村消费是消费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发展潜力巨大。随着我省农村居民收入水平提升以及农村消费补贴、消费扶贫、新农村建设等相关政策的实施,农村消费水平有了明显提升。

  据青海省统计局相关数据显示,我省乡村户籍人口346.36万人,占58.80%。2020年前三季度,我省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8300元,增长6.1%,增幅比一季度、上半年分别提高3.0和0.9个百分点,农村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增长3.2%。农村消费稳步上升,为促进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强劲动能,发展潜能和消费潜力不容小觑。

  “下乡”带热农村消费市场

  临近春节,农民家里又添置了哪些新东西,年货置备得怎么样了,带着这些问题,记者来到了海东市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隆治乡李家村。

  “加装了土暖气,还装上智能热水器,花了不到1万块钱,进了家门就暖暖和和!”村民李长发笑盈盈地对记者说。

  “客厅有片式暖气,卧室装了挂式暖气。前几天,气温降到零下十几度,锅炉一烧,每个房间都暖暖的,过冬不遭罪。”细数这些年添置的大件,李长发打开话匣子,电视从“大疙瘩”变成大屏幕,洗衣机升级成全自动,家里还买了电动车、小汽车……

  消费升级同样发生在海东市乐都区李家乡山庄村。“现在住进了七里店安置区的楼房,电视、洗衣机、电冰箱等家用电器已经成了‘标配’,全村小汽车有几十辆。这些年生活上的变化看在眼里,感受在身上。”山庄村村民李守存说。

  农村消费热情为何高涨?

  口袋越来越鼓,农民敢消费。“这些年收入高了,买东西底气足了,日子越过越好。”李长发通过自家农产品的外销和牛羊养殖让一家人的年收入翻了一番。

  农村居民收入持续较快增长,农民潜在的消费需求被逐步唤醒,农村消费市场不断活跃,为我省消费增长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动能。在青海省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杜青华看来,一方面,农村消费水平提升,城乡消费更加平衡,促进消费市场提质扩容;另一方面,农村市场上许多在城市市场趋于饱和的消费品消费潜力依旧很大。

  当然,深挖消费潜力的最有效途径莫过于各项消费优惠政策的落地。2020年以来,我省围绕消费新需求,对标高品质生活,举办“青海电商商品年货节”“青海商品网上大集”“享网购”等活动,持续增加中高端消费品和优质服务有效供给,推动汽车、家电等大宗消费、重点消费的“下乡热”。同时,推进品牌连锁便利店发展,稳当生活、青清海等一批本土便利店,通过线上线下业务融合实现蓬勃发展,成为提升消费品质和服务民生的重要载体。首次发放电子消费券,拉动消费3272.33万元,杠杆率为1:6.75。

  2020年,国家鼓励有条件的地区对淘汰旧家电家具并购买绿色智能家电、环保家具给予补贴,我省也出台了相关政策,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空调、热水器等商品均参与补贴,促进农村家电更新换代。

  “上网”革新农村消费模式

  手机上网“买买买”,一根网线改变了我省海东地区绝大多数乡村消费模式,从过去交通不便,农产品出不去,消费品进不来,到如今村民动动手指,就能享受送货上门服务。

  上网购物,快递“下乡”热度不减,成为2020年农村消费又一景。

  “现在,出了家门口就是电子商务综合服务站,可以网购,各种日用品可以随时买,开春用的农资用品都可以网上下单,这一段时间很多人家的年货都是从网上买了,真是太方便了。”在海东市互助土族自治县东沟乡昝扎村一家小商店里,店主李永龙忙得不可开交,来这里办理缴费业务、上网淘宝的村民络绎不绝。

  村民们直言,网购比线下购物更方便,商品的选择余地大,可以买到很多之前不知道的商品,提高了生活质量,产品质量和售后也大都有保障。

  农村网购的盛行,让农村物流有了更大需求,有需求则有市场。记者了解到,我省以快递进村、邮快合作试点为契机,大力推广邮快合作、快快合作、交快合作、快商合作、驻村设点等6种模式。

  以民和为例,民和县电子商务服务中心已整合邮政、圆通、顺丰,韵达、申通等6家快递企业,进一步畅通工业品下乡、农产品进城“毛细血管”,实现快递集中配送进村。打通了农村末端“最后一公里”,使农村百姓能够享受到与城市居民同样的寄递服务。

  而据记者从青海省商务厅电子商务处了解到:截至目前,青海省快递分支机构437个,末端网点750个;全省快递服务县级覆盖率达100%,乡镇快递服务覆盖率91.5%;建制村快递服务覆盖率60.46%;统筹城乡、覆盖全省的电商快递协同服务体系初步形成。

  同时,借着“上网”,不少村民也搞起电商,“网红”农产品、乡村直播员,一时间,“买进”也“卖出”,农村消费市场风起云涌。

  两个月前,化隆回族自治县查甫藏族乡的土豆成为了当地直播畅销农产品,正值采挖期的新鲜土豆,每天大约有230多吨左右从化隆县的田间地头直达甘肃、云南、陕西等地市民的餐桌。“通过电商渠道,比在自家门前的销路要宽广许多,带来了商机!”尝到了电商甜头后的村民们高兴地合不拢嘴。

  而通过电商“卖土豆”只是海东市电商进村发展的一个缩影,走在河湟大地上,手机已经成为新农具、直播成为新农活、数据正在成为新农资。越来越多的农产品网络销售故事,以信息流带动人流、物流、资金流、政策流,聚集流通的繁荣局面正在河湟大地上生动演绎。

  除了牛羊肉,民和马铃薯、蜂蜜、马营陈醋、苹果、中藏药等20余种农特产品已经通过这根“进村”的网线将触角伸向四面八方,通过网络渠道走向省外市场,实现品牌化、标准化、电商化,革新了农村消费模式,充实农村百姓的腰包。

  而一根网线的背后,是一个个“工业品下乡”、“农产品进城”电商双向流通渠道的建设和打通。据民和县电商服务中心主任甘万旺介绍,目前民和县已建成1个县级电商服务中心;22个乡镇电商服务站,乡镇电商覆盖率达100%;125个村级电商服务点,行政村电商覆盖率达40%,电商中心入驻电商企业、快递公司已达22家,“工业品下乡”完成90万单、1.2亿元;“农产品进城”完成31万单、4100万元。

  而立足我省东大门农村消费市场,看我省各地电商“进村”发展,在帮助实现更多特色农产品上行销售的同时,也帮助我省广大农村牧区群众增加收入。

  数据显示:当前全省41个县市区全部纳入国家电子商务进农村示范县序列;2020年又有3个县列入新一轮示范范围。通过电商进农村项目实施,为贫困地区种养殖专业合作社及农户产品在品牌培育、电商孵化、就业创业等方面赋能,累计实现网络零售额7.9亿元、农畜产品上行额4亿元。(谭梅)

  记者微观察

  消费扶贫,改变的不仅仅是农产品卖难……

  海东市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自和无锡市滨湖区结为对口帮扶地区以来,民和县特色种植业、养殖业迎来了快速发展,已形成牛羊肉、马铃薯、隆治苹果、中药材四大特色产业。农业产能提高了,如何将农产品卖得掉、卖得好成了新问题。

  如何利用对口帮扶的纽带,巩固提高产业扶贫培育起来的特色种植业、养殖业?让贫困地区农产品更低成本、更高效率地到达长三角等一线城市,“闯”出市场?这是双方相关部门思考最多的问题。

  说干就干。无锡市滨湖区积极动员机关企事业单位定向民和县建档立卡贫困户采购扶贫农产品,由民和一家电商企业——青海阿牛哥农牧开发有限公司负责具体采购、包装和物流。

  截至2020年底,无锡市滨湖区机关企事业单位及居民家庭采购消费民和县扶贫农产品总额突破500万元,为250多户民和县建档立卡贫困户带来“溢价”增收。

  与此同时,在无锡市农业农村局和滨湖区商务局的支持下,青海阿牛哥农牧开发有限公司于2019年分别在无锡市农博会、无锡市市民中心员工餐厅和无锡市滨湖区机关食堂开展“民和—无锡消费扶贫农产品展销会”,通过会展营销推介民和农产品。

  无锡援青干部、民和县委常委、副县长张跃建表示:“比具体采购销售额度更为重要的是,在两地政府的支持下,无锡市滨湖区已经成为民和农产品在长三角地区的集散中心。”

  2020年11月21日,首家民和消费扶贫农产品旗舰店在滨湖区开业,旗舰店由青海阿牛哥农牧开发有限公司投资运营;依托旗舰店配备的小型冷鲜库、冷冻库,民和农产品从无锡向长三角地区进行物流配送的成本比民和直发给客户降低60%以上。“旗舰店不仅要方便无锡市民购买海东农产品,更要以这个店铺为基地,向长三角地区开展城市圈当日达农产品配送服务。”青海阿牛哥农牧开发有限公司负责人王晶表示。

  而更为可喜的是,东西协作消费扶贫模式不仅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海东市农产品卖难的问题,而且成为销售倒逼生产改良的突破口,引导农民向有契约精神的现代农民转型。

  尝到电商销售“高收益”的甜头,村民们纷纷开始谋划品种改良和技术提升,积极转变他们的生产方式、经营结构。

  在民和县隆治乡,和阿牛哥公司签订了订单农业合同的果农们开始更换苹果树苗,清除部分上世纪八十年代种下的老果树,从陕西洛川、甘肃静宁等地区引进最新的富士苹果品种。

  在民和县满坪镇,贫困户董正辉家养的黄牛两次被阿牛哥公司以高于民和本地市场的价格收购销往无锡后,他意识到,本地土黄牛产肉性能差,目前,他已经引进两头西门塔尔母牛,准备自己繁殖西门塔尔牛进行育肥……

  与此同时,电商消费扶贫改变的不仅仅是农民的生产技能,还有农民作为市场主体遵守市场规则、参与市场竞争的综合素养。

  “我刚回来创业的时候,收购农户的牛羊,找他们索要发票或者动物活体检疫证明,他们都觉得不可思议,因为他们从来没弄过这些。但是两年下来,现在每次去采购,他们会自己提前联系好乡镇畜牧兽医站上门对牛羊活体进行检疫,会自己联系村干部开具自产自销农产品开具发票需要的免税证明。”阿牛哥公司负责人王晶分享了电商消费扶贫开展以来自己深切感受到的贫困户个人思想的变化。

  电商企业和贫困户的磨合,并不全是和颜悦色,有时候也会争吵到脸红脖子粗,但正是在这样不断地“较量”中,贫困户越来越明白现代市场交易的规则。在民和县电商服务中心主任甘万旺看来:我们要给贫困户培养的不是伸手向政府和帮扶干部要钱的能力,而是通过参与市场交易竞争,自己赚钱的能力!(谭梅)

  经济走笔

  农村物流市场大有可为

  随着电子的商务兴起,网络购物作为一种全新的方式和商业模式,越来越受到消费者青睐。同时,网购实现贸易活动各环节的电子化,达到网上商流、物流、货币流和信息流的统一。

  近年来,我省电子商务快速发展,占全省社会消费品零售额比重逐年提高。但在山大沟深的青海广大农村,由于乡村之间距离远,物流成本高,物流配送村级“最后一公里”尚未完全贯通,三级物流体系尚不健全。

  加快农村物流体系建设,提高农民电商消费便利度,是推动农村消费提速、挖掘县乡消费潜力的重要抓手。但快递物流不畅,已经成为制约农村电商消费提速的障碍。

  就拿法律规定的“7日内无理由退货”来说,这对城市居民而言难度不大,消费者只要在网上提出退货申请,家门口邮寄,甚至快递员上门取货就可以实现。但是对农村消费者来说,真正做到并不容易,通常需要自己将商品送回到快递网点,甚至还要支付额外的运费。

  农村消费市场是我国消费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物流体系是农村消费的重要保障。到2020年,我省已建成29个县级电商公共服务中心,233个乡镇服务站、1464个村级服务点;建成县级仓配物流中心29个,整合邮政、京东、三通一达等物流快递资源,工业品下行、农产品上行双向流通渠道进一步畅通;累计实现网络零售额7.9亿元、农畜产品上行额4亿元。但在我省不少农村,快递只能送到乡镇,却很难送到村民家门口。有的地方网购商品到达乡镇快递网点后,只能由农民自取;农民对产品不满意,或出现质量问题时,也只能自己送到乡镇快递网点,退换商品难度较大,这些不便影响着农民网购体验。

  在笔者看来,农村物流承接工业品下行,也承接农产品上行,关系着农村消费者的“钱袋子”和城市消费者的“菜篮子”。尽管我省大多数农村村落位置较为分散,一些村庄交通不便,构建覆盖全部乡村的物流体系成本相对较高。但也要看到,农村物流市场这一“蓝海”前景良好。现阶段,积极开拓农村物流市场,对物流企业而言是大有可为,对政府市场运行调节则是关键所在。此外,快递进村是众多农民的期待,改善农民网购体验,势必提升农村百姓生活的幸福感与获得感。

  同时,政府部门应继续推动完善农村物流基础设施建设,提高农村物流信息化智能化水平,借鉴我省“民和经验”,创新乡村快递流通运营模式,倡导电商平台和物流开展邮快合作、快快合作、驻村设点等,努力解决快递包裹被堵在进村“最后一公里”上的问题。同时,通过农村电商全覆盖,带动更多群众实现致富增收。

  图话经济

  建立溯源体系生产放心产品

  2020年12月,在中国酒类流通协会酒类营销数字化高峰论坛暨放心酒工程授牌仪式上,青海互助青稞酒股份有限公司被授予国家级“放心酒工程示范企业”荣誉称号。传承传统酿造,用心酿造美酒。自2018年,青海互助青稞酒股份有限公司开始溯源体系建设,以实现让消费者能溯源从“一粒好粮到一滴好酒”的整个过程。图为运用具有600多年历史传承,青稞酒“清蒸清烧四次清”传统酿造工艺车间。谭梅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