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人民政府网站  |  省委  |  省人大  |  省政府  |  省政协
您的位置: 青海省人民政府网 / 政务公开 / 新闻动态 / 青海要闻

用脚步丈量青山绿水

来源: 青海日报    发布时间: 2020-11-23 09:20    编辑: 陈悦         

  北坡的雪山冰川养育了河西走廊,南麓的雪山融水成为柴达木北缘部分城镇和绿洲的生命之源——这就是祁连山。

  祁连山,这座伸向西北干旱区的“湿岛”,是我国极其重要的冰川和水源涵养生态功能区,是维护青藏高原生态平衡、维持河西走廊绿洲稳定、保障北方地区生态安全的天然屏障。

  为了精心呵护祁连山,守护好这片土地,他们身着迷彩服、疾步行进在山林里,他们起早贪黑,披星戴月,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与大山相伴、听河流歌唱,在寂寞的大山里用心用情用脚步丈量青山绿水,守护着祖国的绿色屏障。他们就是祁连山国家公园的管护员们。

  一块5米见方的石头,上面生长着一棵3米多高的松树,这是管护站最明显的标志,也因此得名——一棵树管护站。

  属于祁连山国家公园(海北片区)的一棵树管护站,位于祁连山深处,紧邻甘肃省,管护区平均海拔3200米左右,且常年积雪,冬天积雪厚度达四五十厘米。

  管护区面积大,线路长,管护员每次进山时,天刚刚亮就得出发,巡护终端显示,他们每人每月平均巡山28天,巡护路程在100至150公里。

  这组数据背后,是管护员遍布祁连山每一处角落的足迹。

  “过去巡山基本靠两条腿走,太费鞋。如今,站上有了摩托车,巡山方便了,但巡护时要翻山越岭,而且因处在高海拔地区,一年大多数时间山路被大雪覆盖,摩托车无法通行,只能靠双脚。”巡护员杨杰说。

  “管护站离门源县城100多公里,伙食、生活用品采购不方便,我们一轮值守是一个月,每次上山时都要把伙食准备好,为了储存时间长一点,我们尽量采购土豆、大白菜等一些容易储存的蔬菜。”

  一棵树管护站至今仍没有手机信号,每次到站里上班,就仿佛与世隔绝。“管护员每次给家里报平安时,要到离站7公里外的一个小山坡,断断续续地接收到一点信号。如果有事通知站里,或者管护员家里有急事,一时半会儿还没法联系到。”

  杨杰说,站长张天文的父亲病重,需要住院治疗,张天文的兄弟身体残疾,儿子正在上高中,陪父亲看病的只能是张天文。但由于没有手机信号,家里人与张天文取得联系时,他的父亲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导致病情进一步加重。

  “你在没有手机信号的地方待了多久?”

  “16年。”张天文简短而有力地回答。

  张天文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祁连山的山路中来回行走,用16年的青春和生命像看护婴儿般守护着大森林里的一草一木。

  当问及在大山中的感受时,一向不善言辞的张天文顿时打开了话匣子:“刚进山时我还年轻,有时寂寞无聊不知怎么办。你们永远也无法体会一个人守着一座大山的感觉,夜里只能听到风吹树叶的声音。常年在这里习惯了,如今反倒不适应在人多的地方停留。”

  每天在林区交通不便、通讯不畅、信息闭塞、生活艰苦的条件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责任区崎岖的山路上来回行走,走过一片又一片树林,走过一丛又一丛草地——这就是林区管护员,一个普通的职业,他们的成绩单中永远不会出现诸如“轰轰烈烈、功成名就”这样的形容词,但是管护员又是一个虽平凡但伟大的职业,他们用自己的青春岁月,换来森林资源的安全。

  翻山越岭、历经艰辛;远离家人、“享受”寂寞……为了祁连山的一草一木,为了守护西部这片宝贵的森林资源和重要的生态屏障,众多的管护员就像那祁连山上挺拔的云杉雪松,扎根泥土,默默奉献着。(吴萍 尹耀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