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人民政府网站  |  省委  |  省人大  |  省政府  |  省政协
您的位置: 青海省人民政府网 / 政务公开 / 新闻动态 / 近期关注

温泉集镇:车轮上的沉寂与繁华

来源: 青海日报    发布时间: 2020-09-15 08:58    编辑: 许娜         

  车子在路边一幢正在装修的二层商铺面前停下,皮肤黝黑的豆拉加关上车门,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过去。

  “老板过来啦!”在门口干活的工人操着一口四川口音熟络地跟他打招呼。

  “嗯,过来看看。”一楼的12间铺面有几间已经装修妥当,楼上23间房子,豆拉加打算开家宾馆。

  “放心,下个月肯定能完工。”

  站在二楼向窗外眺望,长长的214国道上车来车往。一位大车司机从对面的饭馆剔着牙慢悠悠地走出来,不一会儿便开着车消失在道路的尽头。

  这个豆拉加再熟悉不过的场景一下子把他的思绪扯回到了几年前……

  

  即将步入人生第50个年头的豆拉加是海南藏族自治州兴海县温泉乡长水村人。他眼中的家乡跟外人对这片土地的了解并无二致,地处高寒地区、山大沟深几个词就可以概括全貌。

  的确,作为一个纯牧业村,全村近500户、2000多人分散居住在海拔近4000米的地方,收入渠道单一,草山质量不高,还得应付雪灾等自然灾害。

  30多年前,人们很少有外出闯荡的念头,思想活泛的豆拉加在17岁时提出想跟着外来人一起做些贩卖牛皮、羊皮的生意时,他的父亲就难以理解。

  但也正应如此,面对几乎清一色的外地商人,乡亲们更愿意选择跟知根知底的豆拉加做些买卖。一来二去,这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很快掌握了其中的门道,也有了更开阔的眼界和想法。

  “当时在村里的温泉边上有条公路,为了方便路边开了几家饭馆、商店,还有粮站、运输站、寄宿学校。时间久了,都叫它温泉点。”眼光独到的豆拉加将分家得来的几十头牛羊悉数变卖,又从银行贷了款,在这里盖起了两排铺面,自己开了间超市,其余的全部租了出去。

  当时这个地方的繁华程度从温泉点这个名字上可见一斑。寥寥几家饭馆、旅社,经营者大多来自循化撒拉族自治县、化隆回族自治县等地。由于前后没有停车休息吃饭的地方,进入果洛藏族自治州、玉树藏族自治州的大车司机往往选择在此驻足。随着社会经济不断发展,穿梭在这条国道上的车辆渐渐多了起来,温泉点有了“火”的前兆。

  

  时间很快来到了2005年。

  这一年,为保护三江源地区的生态环境,兴海县开始实施生态移民项目。按照规划,长水村的100户牧民将搬迁到温泉点附近。4间新房,只需自筹1万元。面对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不少牧民却打起了退堂鼓。

  “搬下去靠啥生活呢?”拿了几十年牧鞭的万卓一家五口,条件在村上能排中等。对他来说,自筹款不是什么难事儿,难的是今后的路该怎么走。

  “以后这市场慢慢就发展起来了,你在路边开个铺子,做点小生意,比住在这里强多了……”

  “不会做生意,搬下来没法生活。”思前想后,胆小谨慎的万卓放弃了搬出去的机会。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7年后,他又带着家人搬到了集镇上。不仅买了院子,还开起了宾馆,只是成本跟当年的1万元相比,上涨了很多倍。

  当然,这是后话了。

  

  100户牧民的到来为温泉点注入了一股发展动力。告别了草场和牛羊的人们逐渐适应了放下牧鞭的生活。看着国道上川流不息的车辆,牧民的经商头脑逐渐“苏醒”。

  超市、饭馆、旅社、修车行……

  一家、两家、三家、四家……

  温泉点变得热闹起来了。其实,刚搬下来那会儿,原本住在三社的夸毛叶和家人也陷入了迷惘。看到周边商铺人来人往,她有点动心。为了学门手艺,她和丈夫一商量,直接去共和县恰卜恰镇下街租了间铺面,雇了厨师,开起了饭馆。

  相比夸毛叶这样的搬迁户,来自四川都江堰的张仕康似乎更像个“原住民”。1996年就到河卡镇开饭馆的他一直在注意这个行业的最新动态。2000年,他敏锐捕捉到温泉点的发展前景后,毅然决然离开河卡把饭馆开到了这里。

  “25平方米,五张桌子,一天至少能有一二百元的收入。”

  2013年,长水村实施了游牧民定居点项目。跟8年前一样,又有108户牧民从脑山搬了下来;跟8年前不一样,随着路边经济的不断升温,温泉点已经蜕变成为一个颇具规模的小集镇。

  “那几年正是集镇发展最好的时候,街边地段好一点的铺面一年房租至少5万元,最差的也得3万元。中午饭馆全部爆满,想吃碗饭还得排队……”一丝得意的微笑,在豆拉加的嘴角倏忽而过。

  每到饭点,张仕康的“成都饭馆”算是最火爆的一家。到了月底一算账,两三万元不在话下。

  “那会儿生意还可以。”老张嘿嘿笑着。但这种热火朝天的局面,随着共玉高速的通车戛然而止。

  

  2017年8月1日,共和至玉树高速公路正式通车运营,结束了我省青南高原没有高等级公路的历史,成为青藏川滇黄金旅游线的重要路段。

  相比这条被称为通往玉树地区“生命线”的高速公路,运营多年的214国道显得有些过气,这也让温泉集镇的发展在到达一个高潮后开始走上了下坡路。路过的货车越来越少,愿意在集镇停留的司机越来越少。

  来自河南的闫红霞经营着一家果蔬综合商店。在她印象中,2017年的那个冬天格外寒冷,商店的营业额下降了三分之二。“一看人少了,街道两边关了十几家铺子,好消息是房租也开始下跌。”

  

  曾经热闹非凡的集镇日渐冷清。“今后的生活怎么办?”成了大家在街头巷尾碰面时的口头禅。

  依国道而生、靠国道而火的温泉集镇究竟能否另辟蹊径?2018年,随着37户易地搬迁牧民落户定居,这道命题变得更加紧迫。

  “其实村上一直有温泉资源。扶贫工作开始后,我们便尝试开发温泉点地热资源。”从依靠“资源”到寻找“资源”,精准扶贫让长水人嗅到了“机遇”。已经成为村党支部书记的豆拉加开始为全村的发展出谋划策,“做这个决定之前,我们也四处学习‘取经’。一开始心里没底,先投了20万元做了一个小型药浴馆,来的客人多了,这才扩大规模,并以每年10万元的价格承包给村民拉增杰。”

  “不少大车司机特意到这儿泡个温泉,解解乏,还有周边村子、县城的人也专门过来游泳。刚承包那年收入差不多有30万元,去年达到50万元。今年因为疫情原因经营时间不长,但最近来的客人不少,那天我算了算,也有20多万元收入。”每天150人左右的客流量让拉增杰信心满满。

  来的人多了,市场就有了人气。随着慕名而来的客人逐渐增加,长水村驻村干部松热尖措发现,集镇的发展开始回暖。这让不少坚持下来的商户看到了希望,也让更多年轻人选择回乡创业。

  26岁的桑德措和24岁的多杰南吉是姐弟俩。参加过县上组织的烹饪培训后,去年两人在集镇上开了一家藏餐吧,现代化的装修风格加以藏族传统文化的独特设计,让它在附近不少藏餐吧中脱颖而出。

  “除了路过的客人外,本地人也愿意过来吃饭。特别是年轻人很喜欢到店里举办一些活动。”

  两年前才搬下来的郎杰加曾经是村上的贫困户。2012年,妻子吾曲得了宫颈癌。后来,大女儿多杰卓玛又住进医院,让本不富裕的生活雪上加霜。为了还债,他挖过虫草、做过石雕,还加工过藏袍。

  去年,郎杰加贷款开了家洗车行。冬天去干装修,再加上挖虫草、采蘑菇的收入,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好。

  今年开始,兴海县加大了对当地旅游资源的开发力度。随着文旅融合发展的探索不断深入,温泉乡党委副书记华青加觉得温泉一定能够搭上乡村振兴这趟快车。

  豆拉加正在装修的宾馆后院,一个2000多平方米的小型交易市场已现雏形。几公里外,兴海县唐蕃古道(温泉段)景区建设项目正在如火如荼地建设之中。

  豆拉加说:“过不了多久,这片地方又会变得热闹起来。”(咸文静 孙海玲)

  采访手记

  “古镇”涌“新潮”

  虽然已经过去20多年了,但豆拉加还记得自己刚做生意时的情形。由于山大沟深、交通不便,要想打听市场行情,他得去近100公里外的果洛藏族自治州玛多县花石峡镇打电话询问西宁市场上的牛羊价格。去趟西宁,至少得花几天时间。这样辛苦的打拼给他如今的发展奠定了基础,也正因如此,他才格外珍惜集镇拥有的发展平台。在马路经济遇冷的今天,通过旅游业带动其他产业的发展,这是宝贵的机遇,也是未知的挑战。

  温泉集镇是个平凡的集镇,更是个特殊的集镇。虽然没能亲眼看见它的“黄金时代”,无法想象几年前人潮涌动的繁华,但通过商户们的描述,多少有了些认识。在十几年前,那些所谓的“赶上了好时候”的牧民和外地创业者无疑是充满魄力的,特别是第一批搬迁到集镇周边的牧民,解放思想,大胆地进行探索与尝试。时代也对这份投资给予了丰厚的回报,214国道上的滚滚车流给集镇带来了人气,也给牧民留下了财富。过去全村人只有一种角色——手拿牧鞭的放牧人,搬到集镇后他们拥有了五彩斑斓的新“活计”:开宾馆、开超市、开饭馆,就算自己没有能力独立经营,在家门口打工也有颇多选择。

  天南海北的创业者加盟,让这里的人胸襟更加开放、包容,也让小集镇驶入发展的快车道。从狭隘的角度考虑,共玉高速的开通对于温泉集镇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这种剧烈的冲击一度让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对未来感到迷茫。但世界给你关上一扇门,就会为你打开一扇窗,得天独厚的温泉资源让集镇再次迎来了发展的春天。

  这种转型是明显的。与老一辈相比,长水村的新生代有了更开阔的眼界和抱负。现代化的装修公司、时尚高档的藏餐吧……不同于过去的饭馆、宾馆,这些年轻人给集镇增添了更多元素与活力。

  当然,这种转型也是缓慢的。温泉资源的开发正在进行当中,慕名而来的游客也不能跟几年前相提并论。无论是实现文化与旅游的深度融合,还是将温泉打造成当地除赛宗寺之外的第二张金名片,都任重而道远。可正如采访中所了解到的那样,这一两年,集镇上的人越来越多,客流量也有所回升。就像一条起起伏伏的曲线,所有人都期待着,温泉集镇能够再次走向高峰。(咸文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