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人民政府网站  |  省委  |  省人大  |  省政府  |  省政协
您的位置: 青海省人民政府网 / 政务公开 / 新闻动态 / 近期关注

“飞地经济”的祁连问道

来源: 青海日报    发布时间: 2020-06-04 09:16    编辑: 陈悦         

  这是一座山脉,南部是青藏高原,北部是黄土高坡。

  这是一座山脉,南麓看峰戳破天,北麓望川跑死马。

  这是一座山脉,面南祁连山下好牧场,向北河西走廊粮满仓。

  晚春踏访,问道祁连。

  21世纪的第二个10年,“祁繁甘育”——突破甘青行政区划——牵引跨地区资源互补——带动两地畜牧业转型升级。由此,飞地经济跨越天堑,促成青海藏北祁连草原与甘肃河西走廊互动相融,祁连山,已不再是地理意义上的一道天然障碍。

  如果说,祁连县涉足飞地经济的前3年,是致力于解放思想、更新观念,开创高效牧业养殖新局面;那么,以“祁繁甘育”为突出特色的产业转移模式,则为偏远落后的西部地区,突破发展瓶颈及生态保护的利益最大化,找到一个现实的切入口。

  如果说,祁连县畜牧业发展要破茧,张掖市农业发展要振翅,规模化标准养殖无疑是两地同兴、三生共赢的最佳路径,那么,求实敢闯,起源于基层,得益于政府,始创于5年前的“祁繁甘育”,则是基于这一新时代定位的创造性实践。

  祁繁甘育:蹚出一条“三生”共赢之路

  行进在祁连山南的海北藏族自治州祁连县,金色光芒渲染金色草野,青青黑河蜿蜒东去,白色云朵信步蓝天,游走的牛群缀满山脊,宛如一幅灵动洒脱的草原山水大写意。

  疾驶在河西走廊的甘肃省张掖市民乐县,长川无际,大道通天,东西两侧,一排排旋耕机嘶吼着,犁开一垄垄黑色泥土,如山的草垛一簇簇码放在旷野四周,一辆辆运送草料的货车倏忽间越过车窗。

  几个月前,在“祁繁甘育”飞地畜牧业对接会上,祁连县副县长达杰与民乐县副县长赵富相谈甚欢。听同行的祁连县生态畜牧业指导办公室主任马金云讲这段故事,记者特别有兴趣。

  双方大大方方亮出家底,民乐坐拥7.73万公顷耕地,有成熟的草产业和大量的畜棚设施及机具资源;祁连则手握优良畜种,驰名国内的有机品牌,响当当的养殖技术和一大批养殖能手。

  祁连牛羊“待字闺中”,民乐畜棚“中馈乏人”,两位县长当即拍板,“祁繁甘育,天作之合!”

  走一路,问一路,我们特别想知道一个答案:“群雁高飞头雁领”,“头雁”是如何飞起来的?

  事实上,“祁繁甘育”的缘起,出自一群被生态环境硬约束倒逼,又急于扩大养殖规模的牧民。

  马金云回顾,早在“十二五”时期,祁连县委、县政府已提出,将县域经济发展方式由资源开发,调整为特色产业,即生态文明统领,旅游产业龙头、三次产业融合。此后,该县认准方向,真抓实干,不断丰富其内涵,旨在践行生产发展、生态良好、生活富裕的“三生”共赢祁连路径。换句话说,就是彻底扎住粗放型生产方式的袋口,以牺牲部分经济的代价实现生态保护利益的最大化,寻求高质量发展的新路径。

  提及这些,“祁繁甘育”的创始人之一,率先立足民乐县的祁连峨堡镇白石崖村生态牧业合作社理事长赵立俊发了话,“都说思路决定出路,这话是个硬道理,碰到前面的断头路,咱们就得绕过去,再蹚出一条路。”

  “别看和祁连县一山之隔,可民乐海拔低、气温高、草业旺、信息快、交通便利、养殖成本低、育肥周期短,打个比方,一捆草在民乐卖6块,到了祁连就卖到了18块。”赵立俊一时言欢,张嘴便道出飞地的一堆好处。

  穿行于1400平方米的大畜棚,眼前肥牛满圈,正慵懒地咀嚼着饲料,轻柔的音乐在空气中弥漫,棚内拾掇得干净利索,看上去愈发高大敞亮。办公区、养殖区、饲料加工区、青储窖区布置妥当。

  整个基地占地4公顷,相比祁连建棚搞养殖,在民乐县租棚养殖成本大大降低。谈到签约几年时,赵立俊不太憨厚地笑着,摊开两个巴掌的手指,这还不算完,他又租赁了民乐200公顷土地,种上燕麦,产出的草料除了自用,余下的全部返销祁连。

  所见所闻令我们不禁想起祁连县县长龙永胜的那番话:“祁繁甘育,是我们智慧又实干的牧民用脚板踩出来的。每扎根民乐一批,就解放了一批祁连人的思想,更新了一方祁连人的观念,他们没有困守一地,他们的步子和观念一起走出了大山,走出了草原。”

  时至今日,面对县域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这一重大课题,面对“飞地经济”这一高效生态畜牧业发展新模式,祁连县委、县政府又将如何把握有效破解制约农牧业产业提质增效瓶颈?如何进行科学的规划、有序的开发、高效的监管,推动“祁繁甘育”健康持续发展?

  “我们必须遵循客观规律,不贪大求快铺摊子,不越俎代庖瞎指挥,不竭泽而渔盲目干”,龙永胜的“三不”——是基于创造一种良性的经济传导机制这一“定位”的理性思考。

  为此,祁连县政府多次组织团队考察调研,循着“祁繁甘育”轨迹,探讨飞地经济成因,拿出政府专题调研报告:

  ——发展飞地畜牧业,既是保持畜牧业稳步发展的创新型路径,更是贯彻落实国家生态保护战略的生动实践,对全力支持祁连山国家公园和黑河源头湿地公园建设意义重大。

  ——可持续增加企业、合作社数量和经济总量,持续放大区域产业规模,带动畜牧业聚集效应和产业乘数效应。

  ——“飞出地”祁连带来的物流、设施租赁、土地承包等外部效益都由所在地获得;有利于提高“飞入地”民乐就业率,培养牧业专技人才,盘活闲置畜棚设备,拉动标准化规模养殖,繁荣飞地牧草产业。就民乐县而言,接受祁连的“飞地”,也是开辟了一条“借力加力”的新路子。

  按价值规律办事,寻求资源的最佳配置,这就是市场规律。因之,祁连飞地畜牧业协会在民乐应运而生;随之,两县“祁繁甘育”合作框架协议也在近期落地。

  如新芽,破土于满园春色的祁连、民乐大地。

  祁繁甘育:盘活县域发展之棋局

  “顶到天花板”的草地畜牧业不能丢,“中国最美草原”全国面积最大的有机牧场更要有序利用,鱼和熊掌要得兼,置身困境,祁连经济何以突围?

  草畜矛盾,发展与生态的矛盾,已成为卡在脖颈上的两只手,祁连牧业要摆脱困局!怎么做?

  两年来,祁连县委县政府多次实地调研“祁繁甘育”模式,欲借此找到药方,医治生态压力巨大、传统产业优势减弱、新兴产业支撑不足、产业结构调整缓慢的病痛,寻求撬动跨越发展的新支点。

  为此,祁连举全县之力,由政府主导,部门联动,乡镇支持,村社配合,不遗余力打破区划限制,推进跨空间发展,大兴“牧繁农育”,扩充“飞地牧草”。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祁连县合作社、家庭牧场、养殖户及企业等市场主体,在张掖地区扎根的舍饲养殖户已超过70家,共租赁当地草场1160公顷。

  着力“祁繁甘育”,发展“飞地养殖”。祁连县发挥“飞地”畜牧业协会作用,以市场化方式先行先试,抱团发展形成整体合力;由产业化公司牵头组建发展能力强、带动群众积极的合作社及养殖散户,在张掖地区以代养、托管等方式,开展飞地合作社建设,并探索“协会+飞地合作社+农牧户”的经营模式,带动群众增收。

  着眼“内引外联”,发展“飞地产业”。以山东滨州、中国五矿对口援建为契机,在稳步实施援建项目的基础上,加大人才交流、技术引进、资源互补,筑好“巢”引来“凤”。

  至此,飞地经济犹如动力十足的新引擎,正在带动县域经济链条在新时代逐步高速运转。

  从推进“飞地增量,县内重质”的发展思路出发,祁连牧业信心十足朝着县内精细化,飞地规模化迈进,在全县畜牧业产值稳步提升的同时,全力创建我省有机畜牧业示范标杆。

  由此不难看出,飞地经济这个小支点,将有效撬动“生态修复,牧业发展,旅游跃进,民生幸福”大格局。

  “飞地经济”——忠实践行“经济发达而环境污染不是生态文明,山清水秀而贫穷落后也不是生态文明”理念,亮出了祁连“高度”。

  “飞地经济”——全力打造“绿色舍饲、有机草膘”产业品牌,祁连藏羊中国特色农产品优势区落户祁连县,作为全省唯一受邀县参加了2019年美丽乡村博鳌国际峰会,积蓄着祁连“深度”;

  “飞地经济”——经由“借地兴业”、“借棚养畜”,绘好山水图,念好草木经,打好生态牌,走好绿色路,区区5.2万人口的祁连县,去年全年接待游客280万人次,实现综合收入13.83亿元,拓展着祁连“维度”;

  “飞地经济”——“他乡生财、本土置业”,走以人为本、科学布局、城乡统筹、生态文明、文化传承的特色新型城镇化道路,“美丽祁连”建设硕果累累,延伸着祁连“广度”。

  从上述层面看“祁繁甘育”生发的希望,豁然开朗。

  祁繁甘育:架构跨越发展的支撑

  与“祁繁甘育”之硕果同样宝贵的,是“创”与“建”的过程中,祁连人革新的观念和迸发的创业激情。

  飞地经济的兴起带来思想理念的转变,这一现象几乎在祁连所有的乡镇都能够感受到。自今年4月中旬以来,峨堡镇峨堡村家庭牧场主沈永海一直在民乐县挑选育肥基地,对接务工人员问及缘由,他说,我算是明白了,“厂棚园机配套、种养加运结合”,这才是今后牧户的出路,想要填满钱袋子,先要抓紧铺路子。

  说来也巧,就在4月10日记者采访的前一天,青海湖农场考察组一行抵达民乐。他们的目的很明确,就是破解草地资源有限和生态保护重压的困局,从而盘活手中掌握的资金和技术优势,让牧业发展的一潭死水活起来。

  全程陪同结束后,祁连县飞地畜牧业协会副会长李明星毫不讳言自己的感悟: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祁繁甘育”或将成为祁连牧业发展重要的增长极,在不断集聚资源的同时,也会辐射带动我省环湖及青南牧区的介入,可预见的未来,从“祁繁甘育”到“青繁甘育”,绝非是一个美丽童话。

  沿着通乡公路,汽车驶入民乐县南古镇下花园村,停在祁连县默勒镇多隆村畜牧专业合作社门前,走在乡间的砂石路上,穿过一个个蓝色的彩钢畜棚,南古镇副镇长张智斌边走边谈。

  他认为,作为推动区域协同发展的重要合作机制,“祁繁甘育”会成为祁连民乐两县可持续发展的支撑点,关键在于通过双方政府的“有形之手”,把市场“无形之手”的作用发挥到最大化,把政府掌握的资源优势运用到最大化。

  对此,祁连县默勒镇多隆村合作社理事长韩德幸用开玩笑的口吻谈道:“祁连是我们的娘家,民乐是我们的婆家,我们这些嫁出去的媳妇最大的愿望,就是婆家疼、娘家爱,换句话说,就是希望两地的政府部门能为我们保驾护航,提高抵御风险和驾驭市场的能力,再长远些,就是为飞地经济精准规划定位、带动辐射、扶持资金、打造品牌,让它能根深叶茂,茁壮成长。”

  同样,令甘肃民乐企业家毛学雄感触颇深的是,2015年,看好当地政府优惠政策和养殖产业优势,他与合伙人计划投资3亿元,在南古镇下花园村兴建养殖畜棚,养殖、屠宰、深加工一条龙,准备大干一场。但由于对畜牧业了解不深,经验不足,加上资金链断裂,毛学雄新建的近两万平方米的牛羊畜棚闲置达5年之久,投资无法收回,还贷压力巨大,财务状况陷入死循环。

  祁连飞地经济的兴起,无疑成为盘活民乐设施农业的救命稻草。2019年,祁连县两家牧业合作社进驻毛学雄的养殖场,以20年期限租赁全部畜棚,并投资完善硬件设施。

  由此不难看出,祁连飞地经济的兴起亦成为民乐草地畜牧业振兴的强大引擎。

  有资料显示,2017年,国家发改委出台《关于支持“飞地经济”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创新“飞地经济”合作机制,发挥不同地区比较优势,优化资源配置,强化资源集约节约利用,提升市场化运作水平,完善发展成果分享机制,加快统一市场建设,促进要素自由有序流动,为推进区域协同发展做出新贡献。

  显而易见,此指导意见的发布,既是对过去发展飞地经济的肯定和总结,也及时为今后飞地经济的进一步发展与升级提供了政策指导。

  “祁繁甘育”既是产业共建的“主战场”,也是创新区域合作的“试验场”。

  在经济社会不断进步的今天,地理距离早已阻碍不了“飞入地”与“飞出地”的连接,打破头脑中的那层行政藩篱,冲出“一亩三分地”,才是“飞地经济”真正起飞之时。当省内诸多地区还在区域内谋求“飞地经济”的“真金白银”时,祁连县委、县政府已经着力于打好发展跨区域“飞地经济”的攻坚战、持久战,并致力于全县在加速新旧动能转换,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路上越走越稳,越走越远,采访时县长龙永胜表示。

  春风再度,祁连山上,依旧雪冠群峰,祁连山下,却已是柳绿花红,好一派北国风光!(姚斌 尹耀增 李兴发)

  要善于拓思路谋出路

  行进在祁连山的烽燧间,就像在翻阅厚重的历史。这座山,横亘在青藏高原和黄土高原之间,屏障天成。

  从地域上讲,汉唐时,“丝绸之路”由此通向中亚、西亚,为中西文化交流史上的黄金通道;就生态而言,它又是黑河、石羊河和疏勒河三大水系的主要水源涵养地和集水区,对维护中国西部生态安全举足轻重。

  习近平总书记在福建宁德工作时曾指出:“摆脱贫困首要意义并不是物质上的脱贫,而是在于摆脱意识和思路的贫困。”“祁繁甘育”飞地经济模式深层次上的意义,恰恰在于何以打开固有观念的桎梏和枷锁,何以在偏远落后的西部地区为实现经济发展和生态保护的利益最大化,找寻到新的切入点。

  因之,勠力于我省发展“四种经济形态”,起步于基层的“祁繁甘育”所迈出的一小步,又何尝不是在更大区域优化调整生产力布局,使祁连、张掖具备“大牧业”的格局和体量,以更高站位、更宽视野、更大气魄谋划共同发展的一大步。

  因之,祁连山已不再是一道屏障,而成为一座桥梁,一方互补的地理媒介。只要能摆脱思维定式的束缚,那么,开放所带来的活力在某种意义上震幅更大。它令青藏高原和河西走廊大道通途,它推动着地域的融合,民族的融合,生产方式的融合,使得生态畜牧业这一传统的增长极更加互动相容,为偏远落后的西部地区拓展着前景无限的发展空间。

  因之,祁连县如果能在“借”字上下足功夫,大胆开拓,勇于创新,“借鸡生蛋”、“借船出海”自不必说,“借地兴业”又何尝不可。事实证明,5年来,“祁繁甘育”的喜人渐进,既是解放思想、真抓实干的结晶,更是打破区域限制,实现合作双赢的范例。

  我们所需要做的,就是本着“市场导向,优势互补,集约化发展,利益共享和可持续发展”的原则,打破原有体制和机制限制,通过规划、建设和税收分配等合作机制进行跨空间的行政管理和经济开发,实现两地资源互补、互利共赢的持续或跨越发展。

  我们所需要做的,还有从进一步解放思想、实行市场运作、建立有效机制、做好发展规划、承接转移产业等方面入手,在发展“飞地经济”的进程中,明确政府、企业和市场的清晰作用,形成政府引导、市场运作、企业管理主体协调运转的机制,实现畜牧产业聚集、产业链延伸。

  5年的飞地经济实践,见证了两地共赢、三生共赢、六方共赢的和谐统一发展格局,同时也见证着不断深入的变革,它不光在今天成为瞩目和谈论的焦点,在可预见的未来,也将会如此。

  在这未完待续的故事里,“祁繁甘育”是一座里程碑,所有参与者的务实与探索都有着不断创新的价值与光环,新模式在设想初期需要科学合理的规划,并在实践过程中不断优化完善。当前,“祁繁甘育”正在向“青繁甘育”拓展,“飞地经济”新模式正在为更大范围内的推广积累着经验。(姚斌 尹耀增 李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