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人民政府网站  |  省委  |  省人大  |  省政府  |  省政协
您的位置: 青海省人民政府网 / 政务公开 / 新闻动态 / 近期关注

相约省运 奉献青海——聚焦第十七届省运会暨第二届全民健身大会

来源: 青海日报    发布时间: 2018-09-12 09:49    编辑: 陈悦         

  人物传真

  李春秀:看到的是蒸蒸日上的场景

  在我省体育史上,竞走这个项目起步较晚,但一大批竞走运动员,依靠艰辛的训练,在省内、国内乃至世界的各大赛事上,取得了一个个值得瞩目的成绩,将高原运动健儿的风采完美地展现在了世人面前。其中最具代表性人物,就是我省首枚奥运会奖牌获得者李春秀。她不仅让青海为之骄傲,更是打破了我国西北地区运动员奥运会奖牌零的纪录。

  “那是在1992年的第25届奥运会上……”对于李春秀来说,1992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她先是在全国竞走锦标赛10000米的比赛中打破了全国纪录,而且超亚洲纪录。随后成功取得了参加第25届奥运会的资格。“比赛一开始我一直处在前列,在前8公里路段基本上处于领先。但在后面两公里上坡路段中,被身后的运动员超越。但我没有放弃,一直努力坚持往第一名奔。”也正是这份坚持,最终让李春秀获得了那届奥运会的第三名。

  不躺在功劳簿上吃老本,是李春秀的品格,也是我省竞走项目发展壮大的根基。在随后的1993年,李春秀在第七届全运会女子10公里竞走项目中,超亚洲最好成绩,差9秒钟就打破了世界纪录。一人强不是强,为了我省竞走项目能得到长足的发展,1995年她拥有了双重身份,既是运动员又是教练员,除了自己日常繁重的训练外,还将自己训练心得和比赛体会传授给队友们。

  传帮带是一个无形的链条,带动着我省整个竞走项目的发展。在李春秀的悉心教授下,侯红娟、徐晴、黄伟等一批优秀的竞走运动员,逐渐成长起来在全国比赛中捧回了不少奖牌。“如今我省的竞走项目,不仅在国内具有优势,在国际赛场上也崭露头角。”李春秀告诉记者,竞走项目已经成为我省体育事业发展的标志,是重点发展的体育项目之一,成绩也有目共睹,“在刚刚结束的第18届亚运会田径女子20公里竞走比赛中,切阳什姐摘得银牌,后起之秀李文秀也分别在国际田联世界竞走团体锦标赛、亚洲青年田径锦标赛获第四和第三名。”

  “我省竞走项目的发展,拥有非常丰厚的人才储备,梯队建设很强劲。”在李春秀看来这一切离不开我省全民体育事业的发展。“我从事体育事业几十年,眼睛里看到的都是蒸蒸日上的场景。从我省举办的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环湖赛、黄河极限挑战赛等品牌赛事,到全民健身事业的蓬勃发展,都让人非常欣喜,只有全民健身事业的大发展,才能呈现出今天这样的体育盛景。”李春秀说。(李兴发)

  言论风生

  拳贯东西联结你我

  9月10日,“交通银行杯”青海省第十七届运动会暨第二届全民健身大会武术太极拳比赛开幕,85支队伍528名太极拳运动员参加比赛。近年来,我省武术运动蓬勃发展,尤其是太极拳运动风生水起,在城市广场、在小区绿地,习练太极拳运动的爱好者比比皆是。

  不仅是在青海,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武术近年来越来越受到各国民众的青睐。当地时间9月6日到8日,第29届巴西武术锦标赛在巴西巴拉纳州隆德里纳市举行,“中国功夫热”兴起,近600名巴西迷弟迷妹举行武术大赛。

  省运会首次将陈式心意混元太极拳列入群众类竞赛项目,太极拳以其博大精深为青海武术运动多元文化增添了新的内涵。同时,太极拳文化的对外传播也以其特有影响,在扩大对外文化、民族团结进步,促进社会发展等方面发挥了独特作用。省运会首次开设了“桩上徒搏”竞赛项目,这是群众武术项目积极广泛参与省运会的结果,体现了传统文化和体育运动融合发展的良好态势。

  拳贯东西,联结你我。加强传统文化与体育运动的融合发展,以太极拳作为载体,于内增强文化自信、增强民族团结,于外扩大对外文化影响力。于青海而言,以省运会为契机,加强传统文化与体育运动的融合发展,进一步增强群众对传统武术的了解以及热爱,树立重在参与、重在交流、重在健康、重在快乐的健身理念,进一步弘扬体育精神,增强民族团结,进一步掀起全民健身的热潮,有利于弘扬中华武术、传承中华文化,为推进我省竞技体育事业奠定强大基础,让传统武术文化在实施全民健身中再结硕果。(戴美玲)

  会外一角

  健身,悄然兴起在河湟谷地

  “健身带给我很多乐趣,充实着我的生活。在健身过程中我养成了自律的习惯,拥有了自信的心态以及健康的体魄……”坚持健身三年的德乾参加了省第十七届运动会暨第二届全民健身大会男子健体项目,虽然止步半决赛,但他仍然完成了一次自我挑战。

  来自海东的德乾出于对自己形体塑型的愿望,德乾从2015年开始几乎每天健身一个多小时,三年的坚持让这位迈进三十岁门槛的小伙,没有啤酒肚、没有弯腰驼背,健硕的身躯衬托出了他良好的精神面貌。

  “在这三年的健身过程中,我发现不仅仅是我在改变,身边的人也在逐渐改变。”德乾告诉记者,2015年他选择健身时,海东市平安区只有一家健身场馆,身边的人谈论健身话题的寥寥无几。而在短短的三年时间里,不仅健身从一个人的坚持,变成了一群人的相伴,健身馆的选择无论是老家乐都区还是工作地平安区,都从原来的“独此一家”变成了“任我选择”。“健身现在火不火这样给你形容吧,以前只有一家健身馆时,健身器材任我选择。而如今健身馆多了,反倒要排队等着用健身器材。”

  城镇人的生活如此,在农村健身热也是逐年升温。在海东市平安区条岭村,今年已是花甲之年的张永贵,每天清晨都会准时出现在村子的广场上,伸腰压腿、摆弄广场上的健身器械,已经成为老人每天生活的开始。

  “以前没有搬迁下来的时候,一天是从喂家畜开始的。如今生活条件好了,越来越多的老人开始锻炼身体,其实大家都有着相同的想法儿,日子越来越好,好好锻炼身体多享几年的清福。”张永贵道出了同村十多个晨练老人的心声。

  一个事物的发展和改变,不是单一条件所导致的。海东市全民健身的发展之快,不只是单一的动员和口号宣传,体育基础设施的逐步完善,也是海东全民健身得以发展的原因之一。

  目前,海东市已经拥有业余体校6所,建成农村小型综合文化体育广场540个,乐都、平安两地实现村级体育健身器材全覆盖。不仅如此,随着海东近年来在全民健身事业上的大量投入,使得每个县(区)都拥有了现代化的群众性体育馆。在环湖赛、黄河极限挑战赛、沿黄河马拉松赛等大型赛事的推动下,全民参与健身的热潮也在逐年升温,人群覆盖了老、中、青、少四代人,参与人数呈逐年增长的态势。(李兴发)

  我运动我快乐

  不一样的马背童年

  头盔、手套、骑士服,一身儿装备一上身,今年只有6岁半的喻子铭成了全场最帅的“骑士”。来现场观看马术比赛的孩子们可是羡慕得不得了:“哇,那个小朋友酷毙了,一会儿骑在马上肯定更酷。”

  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青海西沃瑞马术俱乐部里,省第十七届运动会暨第二届全民健身大会马术障碍赛正在优雅而又紧张地进行着,这个相对小众的项目却吸引了不少人专程赶来观赛。

  喻子铭在爸爸妈妈的陪同下,一早就来了。今天,他不仅仅是观众,还是这个比赛场上年龄最小的队员。别看他年龄小,学习马术却已经一年多了,刚刚五岁就跨上马背的喻子铭,这一年来的成长让父亲喻杰倍感欣慰。

  “刚开始的时候还是有点害怕,后来和马‘认识’了,就不害怕了。”喻子铭还有点不好意思。这时,场上正在进行“盛装舞步”的比赛,“爸爸,你快看!”小子铭指着刚刚上场的一匹白马,顺口就说出了它的英文名。这一年多的训练,他已经和这里的很多马都成了“好朋友”。

  “这里的马大多数他都能叫上名儿。”喻杰有点小骄傲地说。当初“狠”着心把儿子托上马背,喻杰就是想把孩子培养得更加勇敢、有担当。“每次训练完,孩子都会去摸摸马,给马喂草,建立感情。在这样的接触中,孩子更有责任心。”喻杰说,其实家里也养了小动物,都是儿子在照顾,而且非常体贴。

  在喻杰看来,让孩子学习马术不仅仅是为了强健体魄,这项“绅士运动”还教会了孩子生活的礼仪,懂得礼让,让孩子学会了自律。喻杰非常注重培养孩子持之以恒的精神,因此从孩子开始训练以来,每周六他和妻子都会推掉所有的事情,坚持陪孩子来训练,从未间断。

  喻杰说,孩子能站上省运会的赛场本身就是对自己的突破,不论成绩如何,关键是先要迈出这一步。他说,现在国家的马术运动员还是比较少,经济水平也不算高,他希望孩子能吃苦,好好训练,“站上更大的赛场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我们希望孩子能在运动中感受到快乐,有一个不一样的童年。”(王宥力)

  说说我的省运会

  桥牌让我永远都在学习的路上

  “四个人手握相同的牌,但是遇到的情况却是千变万化,打一辈子桥牌会一辈子遇到新问题,这就是桥牌的魅力。更重要的是,桥牌讲求团队协作,单打独斗可不行。”省第十七届运动会暨第二届全民健身大会的桥牌混双比赛中,何荣昌时而眉头紧锁,时而舒心一笑,也许一张牌就能影响整个“战局”,所以虽然是多年的老将,也不敢轻易出手。

  最初接触桥牌,是何荣昌从日本深造回来以后。“那时,桥牌运动在国外已经比较普及了,但在国内的普及程度还是比较低,参与这项运动的人也比较少。因此,要找一个搭档实在是不容易。”26年前的记忆还是那么清晰。

  何荣昌告诉记者,那时桥牌别说上省运会了,就连组织机构都没有,没有协会、没有俱乐部、没有老师,让他们这些桥牌爱好者只能“自学成才”,看书、听讲座成了他们学习的最直接的途径。

  令何荣昌最难忘的还是全省首个桥牌俱乐部成立的情景,“我们终于结束了三天在我家,两天在他家的游击战生活。自从有了这个基地,周末再也不担心没处去了。”他说,现在每周六就是固定的桥牌活动日,场所固定、时间固定,参与的人也慢慢多了起来。

  “从去年全运会开始,桥牌运动的发展明显加速了。以前,国家级的桥牌比赛每年有四次,但从去年开始1月至10月,每月都有一次。今年的亚运会也有桥牌项目,说明这项运动还是非常吸引人的。”

  尽管已经64岁了,但俱乐部组织的每月4次的训练,何荣昌从未缺席和间断,从科研岗位上退休的他,总是对未知充满着无限的好奇和追求。他说,自从省运会设置了桥牌项目后,每届都参加,一届都没落下过,也算是名副其实的“老省运”了。谈起省运会这些年的变化,何荣昌最大的感受就是规模更大,包容性更强了。“以前桥牌只有一个项目,这一届有四个项目,从项目的增加就能看出来,我省的体育事业发展越来越注重全民体育、全民健身,这是体育事业大繁荣最直接的体现。”

  何荣昌说,希望全省能加快桥牌项目在年轻人中的普及,加快后备力量的储备。(王宥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