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人民政府网站  |  省委  |  省人大  |  省政府  |  省政协
您的位置: 青海省人民政府网 / 政务公开 / 新闻动态 / 近期关注

环湖“英雄”谱:永远的“兄弟团”后援

来源: 青海日报    发布时间: 2018-07-13 09:35    编辑: 许娜         

  夜,静谧。

  青海省体工二大队运动员公寓楼208宿舍的灯又亮到了凌晨。核对安排外援的接机时间,新到的“战车”零部件还有没有遗漏,考虑申请下半年车队要参加的各类比赛,考虑环湖赛期间按摩师的人选,心里还牵挂着正在浙江温州参加全国公路自行车锦标赛暨全国青年锦标赛的队员们……张小龙关掉电脑,闭上眼睛,又把工作梳理了一遍。尽管非常繁琐,但对于他来说,现在已经是轻车熟路,而在三年前他在这个行当里还只能算是一个“门外汉”。

  从拳击队退役之后,张小龙转入了行政岗位。“虽说和各运动队都有接触,但是对自行车队更是‘情有独钟’。”张小龙也说不清,那时对车队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

  真正的开始在2015年。有一天,张小龙突然接到大队通知,让他到自行车队担任领队。从运动队退役对于领队的职责,张小龙并不陌生,但是当走上岗位的时候,他才发现一切并不是自己设想的样子。“前任领队离职比较突然,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工作上的交接,这就意味着很多工作需要从头开始。”

  张小龙用“一头雾水”形容了当时的工作状态,“来了之后我才发现,自行车队和拳击队的工作完全是两码事。”他说,“一名拳击运动员全套装备下来就那么几大件,可是自行车就不一样了,除了队员的骑行装备外,器材的配备可都是学问,可不是大家认为的每人发辆车子骑就行了,那么简单。你得清楚每一名队员的特点,根据特长配备合适的器材。”用他的话说:“除了训练不归我管,剩下的事情都是我的。”

  这些还不是最难的。作为领队还有一项重要的工作就是和国际自行车联盟的往来,英语就是“致命”的硬伤。张小龙清楚地记得,当年在向国自盟注册运动员信息时,填表就填了整整三个晚上,他至今都还记得自己是如何在百度上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查阅,最终完成工作的。

  “那两年一到这时候就发愁得要命,但职责所在咋也得完成啊。所以,朋友总动员是我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张小龙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着。“但也不能永远靠别人,自己多少还得懂点。”都说运动员身上最不缺的就是韧劲儿,在38岁那年,张小龙重新捧起了英语课本。

  三年的朝夕相处,张小龙对车队的感情已经不仅仅是工作和职责,而是一份深沉的爱。别人称呼他是“张经理”“张领队”,但是在自行车队,队员们从来不这样叫他,而是亲切地叫他“龙哥”。

  没有真心付出,何来以诚相待。张小龙把自己全部的精力、时间和热情全部投注在车队上,他说:“这是一个集体,就像一个家一样,我们都是兄弟。”说到他的“兄弟团”,张小龙感到骄傲、自豪和激动,“兄弟们没有一个不努力的,没有一个不想为这个集体争取荣誉的。”他说,自行车运动讲求的就是团队的力量,但站上颁奖台的却只有一个人,很多人都在不断地做着牺牲,所以他从心底深处心疼队员们。“运动员的运动年龄非常短暂和珍贵,所以我需要尽可能做好每一项工作,给予他们更多的帮助。”

  在车队,张小龙还有另外一个角色就是队员们忠实的倾听者。“年轻人嘛,难免思想上有波动,有想法,但是我希望他们能说出来,大家一起沟通讨论,才有助于车队有更强的凝聚力。”平日里,张小龙总是会抽出一点时间和队员们聊聊天,说说心里话。“好的坏的通通道来,只要不憋在心里就好。生活中的兄弟就是赛场上的战友,心往一起想,劲儿往一块使,任何时候都差不了。”他最常给队员们说的一句话是:“我们不是五根手指,而是一个拳头,握得越紧越有力量。”

  张小龙没有过多地谈到家人,但儿子却是最放不下的挂念。平时,他得西宁、多巴两头跑,只能把孩子“扔”进幼儿园全托班;周末,他很少跟朋友出去聚会,就在家专心陪孩子,但即便如此,他总觉得给孩子的爱太少太少。

  夜,静谧。第十七届环湖赛马上就要来了,他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去年的总冠军车队今年将面临更大的压力和更严峻的挑战,教练队员如此,他亦如此。但他心里只有一个坚定的想法:你在前方破风前行,我在后方奔波忙碌,做好“兄弟团”永远的后援。(王宥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