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人民政府网站  |  省委  |  省人大  |  省政府  |  省政协
您的位置: 青海省人民政府网 / 政务公开 / 新闻动态 / 图片新闻

给说纯湟源话的洋人过生日

来源: 西宁晚报    发布时间: 2011-09-06 08:37    编辑: 超级管理员         

 在古城曲苑听古老而又熟悉的民间曲艺入迷。 李国权 摄

  一场特殊的生日Party

  8月31日下午,湟源县一家酒店内一派喜庆气氛,大大的寿字高悬在墙上,屋内挂着祝福的话语,更为抢眼的是一个5层高的生日蛋糕,蛋糕的两侧分别摆着一盘寿桃点心和一盘仙桃,所有的气氛都显示着这里将按照当地的乡俗,要为一位老人祝贺80岁大寿。

  “来了,来了,”随着人们惊喜的叫声,身着绛红色绸缎汉装的柏大卫迈着轻快的脚步走了进来,只见他头发全白,但面色红润,精神矍铄,向人们露出和蔼的笑容,嘴一张,一口纯正的湟源话脱口而出:“乡亲们呐,把你们扯心(湟源方言:思念、想)死了!”

  原来,柏大卫从美国赶到中国青海湟源,给当地联系英语教师支教,恰逢80岁生日,受过他资助的湟源县人民听说后,要给他过一个别样的生日,祝贺他健康长寿,感谢他多年来为湟源县人民做过的无偿捐助。他们中有湟源县县长胡良云,有他的忘年挚友湟源县人民医院院长王世康,有他儿时的伙伴秦慈哲牧师,有作家井石,有他的美国朋友,还有闻讯赶来的当地群众……

  核桃红枣撒向人群,人们争着、抢着、欢笑着……

  柏大卫夫人动情地说:“我嫁给了这么奇怪的一个人,和他一起来到中国,见到了你们,才知道,为什么他会对这里有这么深厚的感情,这么喜欢这里,此时此刻,我想说,我爱青海,我爱湟源……”

  那一刻,我们分明听到她声音中的哽咽,看到她和柏大卫先生眼中幸福激动的泪水。

  洋人柏大卫在湟源长大

  柏大卫在不到一岁的时候,就被父母带到了湟源。

  柏大卫的父亲柏立美是美国传教士,辗转来到湟源传教,一下子就被这个小地方藏汉民族淳厚的民风吸引,决心定居这里。他在县城叫南城壕(现改为大什字)的巷子里选了一个院落,动手修建了一座土木结构的二层西式楼房。如今,80多年过去了,这座经历了风风雨雨的小楼房依然坚固地挺立着,现在是柏大卫从小的伙伴秦慈哲牧师的家和工作的地方。

  柏立美在这里传教,给当地人治病,送给孩子们精美的画片,逐渐被当地人接受。1929年,柏立美的妻子和儿子因感染天花,在一周之内先后离世,更让善良的人们接纳了这个洋人。

  后来,柏立美娶了柏大卫的母亲,两人依然将湟源当成自己的家。1929年,柏立美夫妇与湟源群众一起,经历了一场前所未有、极其惨烈的浩劫。马仲英率部队血洗湟源县城,屠杀3000多人,伤800多人。柏立美夫妇冒着随时被杀害的危险,在自己的家中掩藏逃命的百姓,匪徒提着滴血的屠刀杀上门来,柏立美挺身而出……浩劫过后,柏立美夫妇救治了数百名伤员。这场惨烈的屠杀,让柏立美夫妇和湟源人的情感深深地拴在了一起,他们成为湟源人心中的一份子。

  这年,柏立美夫妇回美国修养,1931年柏大卫在美国出生,之后,夫妇俩抱着不满半岁的柏大卫,漂洋过海,跋山涉水,再次来到湟源……

  从此,柏大卫便把自己当了湟源人。

  成长的岁月中,他去过美国,原本可以留在条件优越的美国,可他回来了。他原本可以留在上海,可他选择来湟源。直到解放前夕,18岁的柏大卫伤感而无奈地离开。

  他的人离开了湟源,却把心放在湟源,正如他的好友、作家井石说的那样,他对湟源的思恋不但没有因为时光的流逝而淡化,而是像用五彩的丝线编成的中国结,一头拴在湟源老城墙下的榆树上,另一头拴在自己的心尖尖上,时光越长,他越觉得这结扯得越紧。

  他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要回去,一定要回去……

  38年后,56岁的他终于飞回湟源,像一只流浪在外的小鸟一样,扑进家乡的怀抱。

  青海湟源就是这个洋人的家乡

  8月30日一大早,吃过早饭,柏大卫夫妇就从西宁出发,匆匆往湟源赶,一路上,窗外掠过的山山水水,让他无限感慨。下了车,踏上青石板铺的巷口,老友秦慈哲牧师颤巍巍地等在那里,两人一见,拉着手儿,看呀,瞅呀,笑呀。柏大卫大声对耳聋的秦牧师问好。年年回来,可分别的日子那么久,相聚又是那么短暂。打开门,爬上木楼梯,走进二楼,当年柏立美牧师打造的柜子、隔架依然保存完好,高高的立柜,一个又一个的抽屉,就是抽屉上的铜拉手,依然泛着黄黄的亮光。柏大卫熟练地拉下一块门头上的木板,露出一个暗洞:“当年土匪多,我家的大洋就藏在这里。”他又指着一间宽敞的屋子说:“小妹美安就出生在这里,爸爸就是接生婆。”楼下当年的餐厅和储藏室,有个地窖就在地中间,宽大的木门上,铜拉手依旧。这里已然是秦牧师居家的地方,墙上是当年就有的旧画,新添了的是柏大卫先生的一个肖像剪纸,被主人细心地裱在镜框里。

  柏大卫和小他7岁的妹妹美安,在湟源县城里和湟源娃们一起玩,一起闹,一起哭,一起笑,在院子里进进出出:“母亲用自己带的教材教我和妹妹读书认字,在家里我们就用英语交流,在外面我们就用湟源话说事儿,那真是幸福的岁月。”

  80岁了,趁着身体还硬朗,要多回家看看,看看埋在湟源北山坡上的亲人:“你们不孤独,有我,有湟源家乡13万人民。”

  他给家乡带来珍贵礼物

  中午饭,饭桌上早就摆上了醇香的青稞糌粑,黄澄澄的酥油,滚烫的开水,还有香喷喷的手抓羊肉。他熟练地拿起碗,拌起了“炒面”(湟源方言:糌粑)。只见他舀酥油、倒开水,放糌粑,不多不少,刚好拌了一碗,捏成了一个完整的疙瘩,面不撒,手不粘……放在嘴里吃得香甜。而另一边,井石老师手忙脚乱地和糌粑较上了劲,糌粑撒了,手上粘着面,还慢吞吞,惹得大家直笑。柏大卫说,小时候的早饭也吃西式的面包,但大多也是糌粑,这个味回忆了38年,如今年年可以回来尝。手抓羊肉当然也是他的最爱:“一闻到就要流哈喇子(湟源方言:口水)。”

  他再次回忆起当年他回到湟源的情景,那是1987年9月,那个时候,湟源还远远没有开放到今天的程度,人们很少见到高鼻子蓝眼睛的外国人,大家对他客气而生疏。最后,他走进了湟源县人民医院,见到这里落后的医疗条件和环境,和当时的院长余耀得取得了联系,余院长用柏大卫先生最爱吃的家乡饭尕面片、手抓招待了他。他说:“你们等着,我要带着妹妹来,她也想这里。”3年后,他果然来了,不仅带来了妹妹,还带来了价值不菲的诊疗设备。

  “我要让湟源医院成为同类医院中最棒的医院!”他说。

  其实,柏大卫不过是个工薪阶层,1996年他从工作了26年的台湾退休,定居到美国。

  为了给家乡人民多做些贡献,他可没少跑腿,用他幽默的话说就是到处“从别人口袋里挖钱。”结果,他用3年的时间从一个慈善会中给湟源县医院挖来一台价值300万元的CT机,这在当时引起了轰动。这台CT机不知道救治了多少危重病人。多年里,湟源县医院先后接到彩超机、骨科器等总价值600余万元的医疗器械。

  在湟源的这两天,柏大卫马不停蹄地走进医院,到病房看病人,鼓励他们。到街头和老人妇女孩子“喧瓣”(湟源方言:聊天)。

  而对人们的赞誉,他却幽默地说:“你们是在坡上使劲拉车的人,功劳还是你们的,我不过在后面搡了一下,你们的车就‘刚’(湟源方言:跑)掉了。”

  柏大卫已经是80岁的耄耋老人了,本文发表时,柏大卫先生已经踏上了回美国的遥远路途,我们也知道,他明年还会回来,其实,不论他走到哪里,我们青海人,湟源人都只能认为,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青海人、湟源人,每一个被他感染、感动的人都在真诚地期盼他随时回家……

  柏大卫先生说:“这一片落叶最终会归根……”

  链接

  柏大卫,美国人,1931年生于纽约。

  1932年至1949年生活在中国青海湟源县。

  1949年6月离开湟源回美国。

  在台湾工作26年。

  1987年回到湟源,热心于捐助湟源县医疗事业,近年多关注湟源县教育事业。

  1998年,湟源县政府授予他和妹妹“湟源县荣誉公民”称号。(作者:文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