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人民政府网站  |  省委  |  省人大  |  省政府  |  省政协
您的位置: 青海省人民政府网 / 互动交流 / 在线访谈 / 往期回顾

青海野牦牛人工繁育技术世界领先——对话青海省畜牧兽医科学院副研究员马志杰

来源: 西海都市报    发布时间: 2017-12-27 09:54    编辑: 陈悦         

  野牦牛,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是青藏高原特有的野生动物之一,生活在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在三江源地区极为敏感、脆弱的生态环境里,野牦牛的存在显得弥足珍贵,它在维护三江源生物多样性,维持生态系统的平衡,以及改良繁育家牦牛等方面,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目前野牦牛的生境如何,我们如何保护野牦牛身上强大的“遗传基因”?带着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多年致力于牦牛研究的青海省畜牧兽医科学院副研究员马志杰。

  记者:野牦牛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也是青藏高原特有的物种之一。野牦牛的保护意义何在?它目前受到的威胁是什么?

  马志杰:野牦牛是三江源区16种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中的一员。保护野牦牛的首要目的是其遗传资源不受人为破坏,保持这一物种的存在,不让它从草原上灭绝,以此维持当地的生物多样性,以及保持野牦牛基因库的存在和完整性。

  从育种的角度讲,野牦牛在驯化为家牦牛的过程中部分生物学特性逐渐丢失了。因此,保护野牦牛,也就是为了保护野牦牛特殊的生物学特性。今后随着研究技术的提高,可通过转基因技术等新途径,为野牦牛改良和提高家牦牛的生产性能打下基础。

  不少人认为,野牦牛常年生活在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的高寒地带,对极寒的生境已经习惯了。我不认为野牦牛愿意生活在这种恶劣环境里。从一定程度来讲,野牦牛生活在三江源的高寒地带也是迫不得已。随着人类活动的频繁,它们被迫放弃原先的生存区域。因为在一百多年以前,野牦牛的分布范围比较广,在新疆、四川、甘肃、西藏、青海都有分布,现在主要分布在西藏的羌塘和青海的可可西里地区,生境范围明显比以前缩小了。因此,野牦牛受到的威胁首当其冲是生存环境。

  目前,高原特有物种保护的物种不仅仅是野牦牛、藏羚羊等草食动物,还有狼、雪豹等肉食动物。据我了解,狼群对野牦牛的生存威胁也是较大的,这是客观存在的。

  在家牦牛、野牦牛生存毗邻地区,野牦牛基因库的完整性也受到家牦牛的一定影响。其实,这种影响是相互的。在不少人的观念中,这些毗邻的地区,每到发情交配季节,野牦公牛只会跑入家牦牛群中与家牦母牛交配。其实,偶尔也有野牦母牛跑到家牦牛群中,与家牦公牛交配后离开。因此,野牦牛的遗传完整性也受到家牦牛的一定影响。

  记者:提到野牦牛与家养牦牛的关系,我们不得不提及野牦牛基因库的保护和开发利用,目前,我省在这方面领域的研究有何突出成就。野牦牛和家养牦牛是如何区分的?

  马志杰:从野牦牛资源的保护和开发利用而言,我省取得的研究成果还是较为突出的。一方面,采用野、家牦牛的“本交”(公母牛之间的交配,相对于人工授精)技术。我在祁连县采样调研时发现,当地牧民利用野牛沟捕获的野牦公牛,与当地的家牦牛本交,来提高家牦牛的生产性能。在玉树藏族自治州曲麻莱县也同样利用本交技术来提高家牦牛的生产性能。

  不同的是,在祁连县主要是把野牦公牛自小的时候捕获驯养后,等性成熟后放入家牦牛群中本交繁育。而在曲麻莱县,每到放牧季节,牧民把家牦牛赶到草原,与山上跑下来的野牦公牛交配,提高家牦牛的生产性能。研究发现,通过野牦牛、家牦牛交配产下的第一代杂种,比平常的家牦牛生产性能提高40%左右,野性较足。

  与本交不同的是人工授精技术。目前,在这一领域,大通种牛场的研究处于领先地位。大通种牛场通过开展野牦牛人工采精、冻精,后将其用于部分牦牛产区的家牦牛改良,来提高当地牦牛的生产性能。在利用本交和人工授精技术方面,我省在全国范围内处领先地位。

  目前,区分野牦牛和家牦牛主要是根据体型、外貌,尽管当前已有报道谈及家牦牛和野牦牛存在于基因组上的差异,但还未达到将其成果用于家、野牦牛区分的实践当中。研究团队正在努力钻研,到底家牦牛和野牦牛有何显著差异,将是后续研究的重点。

  记者:牦牛是我省畜牧养殖的支柱产业,在家牦牛的改良和培育当中,如何做到品种的不退化?

  马志杰:这个也是现在大家非常关注的问题。一是需要通过本品种选育技术,提高品种的生产性能。也就是说,在品种内开展同质选配和异质选配,把好的留下,不好的淘汰。二是通过杂交改良。通过品种间杂交、人工授精技术,提高有些家牦牛产区家牦牛的生产性能。而充分利用野牦牛的生物特性,通过杂交改良,也可以做到家牦牛品种不退化。(赵俊杰)

  相关链接:

  我省已有3处国家认定牦牛资源

  近日,由省农牧厅申请,省畜牧总站负责申报的“环湖牦牛”“雪多牦牛”两处牦牛畜禽遗传资源,顺利通过国家畜禽遗传资源委员会鉴定,正式成为国家畜禽遗传资源,并列入名录。至此,我省通过野牦牛、家牦牛改良培育出的国家认定的牦牛遗传资源达到3处,分别是“大通牦牛”“环湖牦牛”和“雪多牦牛”。

  数据显示:全世界现有牦牛近1400万头,中国就有1300万头,是世界上拥有牦牛数量和品种类群最多的国家,占世界牦牛总数的90%以上。位于青藏高原东北部的青海省,拥有牦牛590万头,占世界牦牛总数的34%,居世界之最。

  20世纪80年代之前,我省家牦牛品种退化严重,适应性、抗病力差,死亡率也高,最明显的是皮毛杂色率居高不下。经过分析是由于长时间粗放管理、近亲繁殖,以及缺乏系统选育等诸多因素造成,导致牦牛品种退化趋势加剧。直到20世纪80年代以后,“大通牦牛”的培育才翻开崭新的一页。

  自1983年起,大通种牛场和中国农科院兰州畜牧所、青海省畜牧兽医科学院及青海省畜牧总站全面开展了牦牛新品种培育工作,并连续列为农业部重点项目。经过20余年的不懈努力,2004年利用野牦牛为父本培育的产肉性能、繁殖性能、抗逆性能高于家牦牛的遗传性能稳定的牦牛新品种诞生了,它是以我国独特遗传资源为基础,依靠自己独创技术培育的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牦牛新品种,新品种的成功培育填补了世界牦牛育种史上的空白。该品种是世界上第一个人工培育的牦牛品种,填补了我国乃至世界牦牛育种史上的空白。

  “环湖牦牛”“雪多牦牛”是我省牧区经过长期繁衍与自然封闭形成的牦牛遗传资源,体型外貌及经济性状一致性高,遗传性能力稳定,两个品种成为国家级遗传资源,对我省牦牛产业的发展具有重大意义。(赵俊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