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人民政府网站  |  省委  |  省人大  |  省政府  |  省政协
您的位置: 青海省人民政府网 / 互动交流 / 在线访谈 / 往期回顾

喜迎十八大两新青海:黄南篇——访我省十八大代表,省政协副主席、黄南藏族自治州州委书记李选生

来源: 西海都市报    发布时间: 2012-10-30 08:42    编辑: 马燕燕         

  我省十八大代表关注什么

  记者:黄南藏族自治州成为国家级热贡文化生态保护区,并申请非遗成功的优势在哪里,如何将唐卡艺术发扬光大?

  李选生:热贡艺术申遗成功的核心就在于它的独特文化内涵及独特区域特色文化。黄南热贡地区各种文化和睦共处、和而不同。

  自2008年以来,黄南藏族自治州共有5项文化艺术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目前,热贡地区拥有20个国家级文化旅游品牌,查明不可移动的文物点446处,热贡艺术、热贡六月会等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其中,热贡艺术和藏戏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青海有了唯一的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金字招牌。黄南州有59名国家级、省级工艺美术大师和国家级非遗传承人,这在青海乃至全国都是罕见的。黄南被设立为国家级热贡文化生态保护区,有着丰厚的文化底蕴。

  唐卡是热贡艺术的代表作之一,也是市场普遍接受的可供收藏的文化产品。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对精神文化生活的追求也在不断提高,这也是经济发展的必然规律。趁势而上抓住机遇,让我们的民族文化,特别是唐卡艺术走向全国、走向世界,这是我们未来要打造的一个品牌。

  记者:数据显示,黄南旅游业对国外游客的吸引力极大。请问,黄南在打造开发特色旅游方面有哪些举措?

  李选生:现在黄南的文化旅游虽然有了长足的发展,但实事求是地讲,仍处在打基础的时期。结合黄南实际,打造开发特色旅游业的关键是要把旅游与文化结合起来,走以文化支撑旅游的内涵式发展的道路。

  我国一些旅游业发展较好的景区景点,都展现了文化与旅游有机融合的特点。比如,海南省三亚市通过宗教文化、长寿文化、绿色文化的推广,使原本普普通通的南山公园成为著名的旅游胜地。

  黄南是多民族、多宗教地区,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文化资源开发潜力巨大,旅游与文化融合的前景广阔,特别是对国外游客的吸引力极大。最近我们提出“六区千家万户”工程。力争到“十二五”末,建成“千家”文化示范户和“万户”文化专业户,使全州文化企业和文化专业户从业人员达到5万人以上。

  近年来,青海旅游进入井喷式发展时期,但在黄南旅游大发展之时,我们感觉到旅游发展中的弱项已经显现,比如基础设施薄弱,餐饮、住宿服务都不到位;另外,旅游品牌缺乏较深层次内容、旅游品牌的内涵并没有全面挖掘,这些都需要我们进一步完善。在这些方面有质的提升,青海的文化旅游,特别是黄南的文化旅游会有一个突破性的发展。

  记者:很多外地人专门来黄南拜师学艺,江苏已出现了机织唐卡工艺;在这种状况下,青海唐卡如何保持区域独有性?

  李选生:这其实是一个好现象,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了唐卡的市场生命力。现在,不仅浙江、江苏等地出现机织唐卡,我们还发现福建泉州出现了石刻唐卡。文化应该是广阔的、包容的,唐卡艺术也应该是全面发展、多元发展的。唐卡产品更应该多元化。

  黄南要保住唐卡优势,首先要尊重民族的、传统的、手工艺的特色,并传承发扬下去。第二,加强品牌保护力度,打击盗版、低劣模仿。第三,再好的东西仅仅重复就会失去生命,所以未来的黄南唐卡要在产品创新上下工夫。

  目前,我们每年设立4000万元的热贡文化发展基金,加大对热贡文化品牌保护、产品创新、规划设计、市场开拓、宣传促销以及重点文化企业发展等方面的扶持,每年召开一次产品设计创新的评比大会,让热贡艺人们认识到,产品要适合消费,适合游客的需要。因此黄南唐卡一定会既保护传统的、历史的东西,又有创新,有活力,打出新的品牌,迎合市场。

  记者:作为十八大代表您最关注什么?

  李选生:作为一名长期在民族地区工作的十八大代表,我最关注的是如何抓住国家支持藏区发展的各项政策机遇,加快发展,改善民生,最终实现和全国同步迈入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

  近年来,我们紧紧抓住国家实施扩大内需战略和支持青海等省藏区发展的政策机遇、奋力拼搏,艰苦创业,取得了一定的成绩。

  以“十一五”为例,黄南州地区生产总值达到43.68亿元,比“十五”末增长1.88倍;固定资产投资5年累计完成78.66亿元,是“十五”时期的两倍,年均增长14.4%;地方财政一般预算收入突破亿元大关,达到1.2亿元,是“十五”末的1.69倍。城乡居民收入基本实现翻番,各族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特色经济框架基本形成,农牧业综合生产能力不断增强,产业化进程进一步加快,形成了一批新的经济增长点。

  我们坚持“小财政办大民生”,竭尽全力解决长期困扰藏区农牧民生产生活的民生问题,累计投入42亿元,解决了5.15万贫困人口的温饱,11万余人55万头(只)牲畜饮水困难;黄南州261个村中有202个实现了通公路,81%的村实施了村道硬化;80%的农户盖了新房,92%的牧户有了定居房;农村合作医疗实现了全覆盖,46%的贫困农牧民享受了国家低保政策;全州适龄儿童入学率达到99.78%,“两基”教育人口覆盖率达到100%。

  近年来,黄南藏族自治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各族群众得到了更多的实惠。同时,我们也清醒地看到,西部民族地区特别是黄南州,发展基础薄弱,发展后劲不足;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的任务繁重而艰巨。省十二次党代会决定推动黄南州打造全国一流藏文化基地、把黄南州有机畜牧业列入全省四大园区建设之中。战略机遇千载难逢,我们要继续解放思想,坚持改革开放,推动科学发展,促进社会和谐,实现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

  发展看亮点

  经济发展提速增效

  过去五年,是黄南州历史上发展速度最快、发展质量最好的五年。截至2011年底,黄南州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6574元,增长13.5%;农牧民人均纯收入3649元,增长28.78%,城乡居民收入增幅创历史新高。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31.9亿元,增长41.62%;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5.08亿元,增长16.17%。一批群众关心的热点、难点问题得到初步解决。

  生态建设力度加大

  近年来,黄南州以三江源自然保护区建设为契机,全面落实“生态立州”战略,“十一五”期间投资4.47亿元实施生态保护工程,累计搬迁生态移民1525户7286人,造林种草5.16万亩,封山育林41.63万亩,生态恶化趋势得到初步遏制。2011年,黄南州又投资7514万元,实施各类生态保护和建设项目17项,提前一年完成集体林权制度改革任务,确权面积134.53万亩,1.26万户、8.66万群众受益。

  文化旅游大发展

  2011年,黄南州正式出台《建设文化名州的决定》,进一步明确了推进文化繁荣发展的思路和措施,《热贡文化生态保护区总体规划》通过国家批准,建设全面展开,共实施各类项目28项,完成投资6.88亿元。后弘文化园区、热贡文化园区建设扎实推进,主要景区(点)基础设施不断完善。黄南州的知名度和影响力进一步扩大。全州文化产业经营主体达到4256家,从业人员达到9005人。

  李选生简历

  1975年8月参加工作,1979年4月入党。

  1995年8月-1999年12月,任海南藏族自治州副州长。

  1999年12月-2004年9月,任青海省旅游局局长、党组书记。

  2004年9月,任中共黄南藏族自治州州委书记。2011年,任青海省政协副主席、中共黄南藏族自治州州委书记。 

  我省十八大代表关注什么

  记者:黄南藏族自治州成为国家级热贡文化生态保护区,并申请非遗成功的优势在哪里,如何将唐卡艺术发扬光大?

  李选生:热贡艺术申遗成功的核心就在于它的独特文化内涵及独特区域特色文化。黄南热贡地区各种文化和睦共处、和而不同。

  自2008年以来,黄南藏族自治州共有5项文化艺术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目前,热贡地区拥有20个国家级文化旅游品牌,查明不可移动的文物点446处,热贡艺术、热贡六月会等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其中,热贡艺术和藏戏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青海有了唯一的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金字招牌。黄南州有59名国家级、省级工艺美术大师和国家级非遗传承人,这在青海乃至全国都是罕见的。黄南被设立为国家级热贡文化生态保护区,有着丰厚的文化底蕴。

  唐卡是热贡艺术的代表作之一,也是市场普遍接受的可供收藏的文化产品。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对精神文化生活的追求也在不断提高,这也是经济发展的必然规律。趁势而上抓住机遇,让我们的民族文化,特别是唐卡艺术走向全国、走向世界,这是我们未来要打造的一个品牌。

  记者:数据显示,黄南旅游业对国外游客的吸引力极大。请问,黄南在打造开发特色旅游方面有哪些举措?

  李选生:现在黄南的文化旅游虽然有了长足的发展,但实事求是地讲,仍处在打基础的时期。结合黄南实际,打造开发特色旅游业的关键是要把旅游与文化结合起来,走以文化支撑旅游的内涵式发展的道路。

  我国一些旅游业发展较好的景区景点,都展现了文化与旅游有机融合的特点。比如,海南省三亚市通过宗教文化、长寿文化、绿色文化的推广,使原本普普通通的南山公园成为著名的旅游胜地。

  黄南是多民族、多宗教地区,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文化资源开发潜力巨大,旅游与文化融合的前景广阔,特别是对国外游客的吸引力极大。最近我们提出“六区千家万户”工程。力争到“十二五”末,建成“千家”文化示范户和“万户”文化专业户,使全州文化企业和文化专业户从业人员达到5万人以上。

  近年来,青海旅游进入井喷式发展时期,但在黄南旅游大发展之时,我们感觉到旅游发展中的弱项已经显现,比如基础设施薄弱,餐饮、住宿服务都不到位;另外,旅游品牌缺乏较深层次内容、旅游品牌的内涵并没有全面挖掘,这些都需要我们进一步完善。在这些方面有质的提升,青海的文化旅游,特别是黄南的文化旅游会有一个突破性的发展。

  记者:很多外地人专门来黄南拜师学艺,江苏已出现了机织唐卡工艺;在这种状况下,青海唐卡如何保持区域独有性?

  李选生:这其实是一个好现象,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了唐卡的市场生命力。现在,不仅浙江、江苏等地出现机织唐卡,我们还发现福建泉州出现了石刻唐卡。文化应该是广阔的、包容的,唐卡艺术也应该是全面发展、多元发展的。唐卡产品更应该多元化。

  黄南要保住唐卡优势,首先要尊重民族的、传统的、手工艺的特色,并传承发扬下去。第二,加强品牌保护力度,打击盗版、低劣模仿。第三,再好的东西仅仅重复就会失去生命,所以未来的黄南唐卡要在产品创新上下工夫。

  目前,我们每年设立4000万元的热贡文化发展基金,加大对热贡文化品牌保护、产品创新、规划设计、市场开拓、宣传促销以及重点文化企业发展等方面的扶持,每年召开一次产品设计创新的评比大会,让热贡艺人们认识到,产品要适合消费,适合游客的需要。因此黄南唐卡一定会既保护传统的、历史的东西,又有创新,有活力,打出新的品牌,迎合市场。

  记者:作为十八大代表您最关注什么?

  李选生:作为一名长期在民族地区工作的十八大代表,我最关注的是如何抓住国家支持藏区发展的各项政策机遇,加快发展,改善民生,最终实现和全国同步迈入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

  近年来,我们紧紧抓住国家实施扩大内需战略和支持青海等省藏区发展的政策机遇、奋力拼搏,艰苦创业,取得了一定的成绩。

  以“十一五”为例,黄南州地区生产总值达到43.68亿元,比“十五”末增长1.88倍;固定资产投资5年累计完成78.66亿元,是“十五”时期的两倍,年均增长14.4%;地方财政一般预算收入突破亿元大关,达到1.2亿元,是“十五”末的1.69倍。城乡居民收入基本实现翻番,各族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特色经济框架基本形成,农牧业综合生产能力不断增强,产业化进程进一步加快,形成了一批新的经济增长点。

  我们坚持“小财政办大民生”,竭尽全力解决长期困扰藏区农牧民生产生活的民生问题,累计投入42亿元,解决了5.15万贫困人口的温饱,11万余人55万头(只)牲畜饮水困难;黄南州261个村中有202个实现了通公路,81%的村实施了村道硬化;80%的农户盖了新房,92%的牧户有了定居房;农村合作医疗实现了全覆盖,46%的贫困农牧民享受了国家低保政策;全州适龄儿童入学率达到99.78%,“两基”教育人口覆盖率达到100%。

  近年来,黄南藏族自治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各族群众得到了更多的实惠。同时,我们也清醒地看到,西部民族地区特别是黄南州,发展基础薄弱,发展后劲不足;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的任务繁重而艰巨。省十二次党代会决定推动黄南州打造全国一流藏文化基地、把黄南州有机畜牧业列入全省四大园区建设之中。战略机遇千载难逢,我们要继续解放思想,坚持改革开放,推动科学发展,促进社会和谐,实现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

  发展看亮点

  经济发展提速增效

  过去五年,是黄南州历史上发展速度最快、发展质量最好的五年。截至2011年底,黄南州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6574元,增长13.5%;农牧民人均纯收入3649元,增长28.78%,城乡居民收入增幅创历史新高。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31.9亿元,增长41.62%;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5.08亿元,增长16.17%。一批群众关心的热点、难点问题得到初步解决。

  生态建设力度加大

  近年来,黄南州以三江源自然保护区建设为契机,全面落实“生态立州”战略,“十一五”期间投资4.47亿元实施生态保护工程,累计搬迁生态移民1525户7286人,造林种草5.16万亩,封山育林41.63万亩,生态恶化趋势得到初步遏制。2011年,黄南州又投资7514万元,实施各类生态保护和建设项目17项,提前一年完成集体林权制度改革任务,确权面积134.53万亩,1.26万户、8.66万群众受益。

  文化旅游大发展

  2011年,黄南州正式出台《建设文化名州的决定》,进一步明确了推进文化繁荣发展的思路和措施,《热贡文化生态保护区总体规划》通过国家批准,建设全面展开,共实施各类项目28项,完成投资6.88亿元。后弘文化园区、热贡文化园区建设扎实推进,主要景区(点)基础设施不断完善。黄南州的知名度和影响力进一步扩大。全州文化产业经营主体达到4256家,从业人员达到9005人。

  李选生简历

  1975年8月参加工作,1979年4月入党。

  1995年8月-1999年12月,任海南藏族自治州副州长。

  1999年12月-2004年9月,任青海省旅游局局长、党组书记。

  2004年9月,任中共黄南藏族自治州州委书记。2011年,任青海省政协副主席、中共黄南藏族自治州州委书记。 

  黄南,富足的艺术生活

  黄南藏族自治州,位于青海东南部,曾被认为是青海最艰苦的地方之一。现今的黄南,变化翻天覆地。

  最能证明黄南发展的,还是黄南本地人。变化就在家门口,变化就在日常生活之中。他们通过政府在文化、教育、住房、医疗上的一件件惠民服务措施,体味着生活质量的提升;他们从自己日渐鼓起来的钱包,感受日益富足的生活;他们从日新月异的城市建设脚步里,听到了通过转变发展方式,推动跨越发展,推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而奏响的时代强音。金秋十月,我们走进黄南,走访多位世代生活在黄南的本地人。他们的讲述,勾勒出了过去五年黄南州委州政府如何以科学发展观统领经济社会发展全局,如何完成十届州委提出的“围绕一个中心,依托两大区域,培育五大产业,实现两个突破,抓好三件大事”的总体发展思路,如何全面超额完成“十一五”规划确定的目标任务,实现经济快速发展和社会全面进步的征程。

  娘本:黄南是艺术发展最好的土壤

  喜欢唐卡的人几乎没有不知道娘本的,这位12岁就开始学习唐卡的“70后”,是名师夏吾才让的弟子,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刚刚被评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其作品在国内外有着较高声誉。

  娘本被很多人看做黄南的一个文化“标签”,但娘本说,他的成功,离不开黄南州委州政府的支持。

  因为家境贫寒,娘本12岁就开始学习唐卡制作。17岁时,他的一幅唐卡以350元钱被人收藏。现在,娘本的作品最高收藏价突破550万元。娘本说,没有政府,他的作品不可能走出去,他的第一笔过百万的收入就得益于政府。那是2006年,黄南州政府推荐他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参加大美青海香港行活动,娘本庄严大气的唐卡作品震撼了香港同胞,一幅作品以百万价格被一位商人收藏。成为名人的娘本做了一件让同行刮目相看的事情,他打破了唐卡画师“传男不传女,传内不传外”的“门规”,先后带了120多名徒弟,教授唐卡技艺。后来,在政府帮助下创建了热贡画院,建立技能培训的“传习所”。他说,艺术发展不能仅限于一个地方,同仁有着“家家有画师,人人会画画”的说法,即使这样也力量有限。但是,当同仁的几十个画师教出几百个徒弟,几百个徒弟再教出几千个徒弟,几千个再教出上万个徒弟,那就会真正形成一股不容忽视的艺术洪流,黄南千百年传承下来的艺术,才能真正发扬光大。

  ★相关链接★

  依托黄南藏族自治州丰富的文化旅游资源,黄南正在积极探索具有黄南特点的发展路子,提出了“以文化产业引领农牧民脱贫致富和实现自治州跨越发展”的工作思路。目前,黄南提出在热贡文化生态保护区的基础上,打造一流的藏文化基地。建设一个全国一流的藏文化基地,形成以民族文化、特色文化、区域文化为特色的综合型的文化集群。同时根据黄南自身的文化内涵,打造藏文化产业集群示范区,让唐卡艺术发扬光大。

  党知:基层乡村旅游也要规范

  党知是这样介绍自己的名字的:中国共产党的党,学习知识的知。党知是黄南藏族自治州尖扎县直岗拉卡村党支部书记,在直岗拉卡村的直岗拉卡社里,有一件小事引起了我们的关注:仅有160余户村民的直岗拉卡社,今年有80余户提出申请要开办农家乐,经过村里下设的农家乐协会一一核实,有着48户卫生达标、设施齐全、环境较好的农户获准开办农家乐。

  从没有农家乐到争相开办农家乐,是我省各地近年来的普遍发展历程。以农家乐为主体之一的乡村游,是一条农民增收,创造新生活的黄金渠道。2011年,直岗拉卡农家乐共接待游客2.2万人次,旅游收入达到110万元,平均每户收入2.3万元,而在2006年以前,直岗拉卡社还没有一家农家乐。

  党知说,发展乡村旅游促进的是种养殖业结构调整,柳花菜、苦苦菜、蚕豆、玉米,这些原本不入庄户人眼的野菜、杂粮,成为了农家乐餐桌上深受游客喜爱的绿色食品。锅盔馍馍、酸奶、烤土豆,成为特色小吃。

  目前,农家乐在直岗拉卡村有力地带动了乡村旅游发展。

  兴办农家乐,让直岗拉卡村实现剩余劳动力就业近500人。发展农家乐,让当地农民文化水平不断提高,整体素质提升,乡村旅游打开了青海农家与外界沟通交流的大门。

  ★相关链接★

  2011年,黄南接待国内外游客199.9万人次,增长30%,实现旅游收入3.89亿元,增长24%。通过大力调整产业结构,发展特色种养殖,黄南特色农业也日渐成熟,仅2011年,黄南投入支农支牧资金6亿元,加大农牧业结构调整力度。一是大力发展特色种养业。核桃、黄果、花椒、马铃薯等特色农业规模进一步扩大,种植各类蔬菜1万亩。积极发展设施农牧业,建成标准化规模养殖小区4个、日光节能温室550栋、农牧区畜棚1000栋、农村户用沼气池300座。建成水产养殖场8个,新增养殖池塘60亩,养殖各种鱼类67万尾、大闸蟹10万只,产值达到1500万元。2012年,黄南将自己的目标定到旅游总收入增长20%,不断夯实“三农”基础,促进农牧民持续增收。强化科技支撑,加大基础设施建设力度,完善保障机制,不断提升“三农”工作水平。加大农牧业科技投入。强化农牧业科技创新、技术推广、农牧民实用技术培训和农牧业信息化建设,扎实做好科技园区、科技示范村建设和科技带头人队伍培育工作。现在即使在偏远的地区:如直岗拉卡,也都成立了自己的旅游协会,未来,黄南州乡村旅游业发展前景也将更为广阔。

  卓玛本:做孤寡老人们的孝顺“儿子”

  卓玛本是复员军人,身上带着藏族特有的憨厚和淳朴,他不愿多谈自己的辛苦,一直强调这是本职工作。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把泽库县敬老院当做自己的家,为老人们端屎端尿、梳头洗衣、细心照料。

  目前,泽库县县城敬老院有28位老人,很多乡也建了自己的敬老院,逐渐完善起来的社会保障体系,让泽库的一些孤寡老人老有所依,但是,生活要素满足并不代表会让老人幸福安度晚年。卓玛本说,为了让这些老人都能过上幸福的晚年,他尽量满足他们的要求,做孝顺“儿子”,让老人们真正感受到了家的温暖。因为耐心、爱心,卓玛本被授予青海省首届“青海好人”荣誉称号,他说,这只是开始。

  ★相关链接★

  大力提升社会保障水平,不断扩大城镇养老、失业、医疗、工伤保险覆盖面,全面建立起覆盖城乡的最低生活保障制度,3.82万城乡贫困群众享受最低生活保障。启动实施新型农村养老保险试点工作,参保率达到70.55%。强化城乡灾民和特困群众、五保户、孤残儿童救助工作,累计救助45万人(次),建成了州儿童福利院和热贡、尖扎、康杨三个敬老院。为牧区偏远牧户配备户用电源2347套。启动了草原生态奖补机制,实施了122个贫困村整村推进和8个异地扶贫项目,累计解决了5.19万贫困人口的温饱问题,全州贫困发生率由“十五”末的43%下降到“十一五”末的16%。 

  我拼搏 我幸福

  新黄南是什么样?看看五个“进一步”就知晓。

  进一步增强综合经济实力。全州地区生产总值年均增长12%以上,财政一般预算收入年均增长10%以上,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年均增长16%以上,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年均增长17%以上。

  进一步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第二、三产业比重进一步提高,第三产业发展活力显著增强,科技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40%,城镇化率达到40%以上,城乡协调发展取得新进展。

  进一步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长12%,农牧民人均纯收入年均增长13%,覆盖城乡的社会保障体系基本建成,城乡居民住房条件持续改善,中等收入群体进一步壮大,低收入群体基本生活得到保障,养老、医疗等社会保障基本实现全覆盖。

  进一步加快社会事业发展。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格局基本形成,学前教育、义务教育、高中教育、职业教育协调发展,教育质量进一步提高;公共卫生服务体系更加完善,初步实现人人享有基本公共医疗卫生服务的目标;累计新增城镇就业5000人;人口自然增长率控制在10.4‰以内;公共服务均等化水平有较大提高。

  进一步改善生态环境。森林覆盖率达到19.32%,草原植被覆盖率再提高10个百分点,耕地保有量保持在1.99万公顷以上,基本农田保护面积达到1.64万公顷。

  这五个“进一步”是黄南藏族自治州对黄南“十二五”期间的最新定位,围绕这一定位,一个人民生活更加富裕,民生投入更加殷实,社会保障更加有力,社会基础设施更加完善的新黄南即将展现在世人面前。

  2012年,黄南州以建设文化名州为目标,努力打造全国一流藏文化基地,着力加快结构调整,培育壮大特色经济,不断加强生态建设,全面发展社会事业,加强创新社会管理,更加注重改善民生和社会稳定,全力推进经济繁荣、文化先进、生态文明、社会和谐的新黄南。到2015年,以国家级热贡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建设为重大牵引力,以基础设施建设为保障,以改善民生为根本,以改革开放为动力,着力推进“四个发展”,全面建设生态文明、文化先进、社会和谐稳定的新黄南,在民族文化引领贫困地区跨越发展中走在西部藏区前列。

  李加才让:

  希望自己的5D影院成为黄南州的“地标”

  李加才让自称是典型的80后,敢想,敢干,不怕输。从青海民族大学毕业后,他没有找工作,而是利用政府对大学生创业的优惠政策和父母的“援助”,投资二十万元在黄南州政府所在地同仁县最繁华的中山路上开了家5D电影院,他说,“刚开始创业,压力大,但是一点点的成功,带给我的欢乐也很多。我希望自己的事业越来越好,钱包越来越鼓;我更希望家乡黄南,越来越开放,越来越新潮,能够有更多的人理解我们80后,有更多的游客来黄南参观和旅游,让我的5D电影院生意更加红火,让我的5D电影院成为黄南州的一个‘地标’”。

  百姓愿景

  刘玲玲:希望自己的学生都能到西宁看看

  刘玲玲,是一个来自吉林松原的农村姑娘,2010年8月底,被分到黄南州泽库县和日乡九年一贯制寄宿学校。由于学校较为偏远,刘玲玲每天除了陪着孩子们吃、住,教他们知识及做人的道理外,只有看着高原的太阳一天天升起又落下。这个年轻的姑娘满怀热情,她说,自己刚来时并不习惯,虽然孩子们纯净的眼神让她知道自己肩上的担子有多重,但情绪总有起伏的时候。后来,有件事情改变了她的想法。有一天,和她一起住了4个月的实习生结束了实习生活,离开了学校,这让她的情绪很低落。晚上查女生宿舍时,一个叫南杰措的女孩子对她说,“老师,我知道,汪老师走了你很难过,如果晚上害怕,没人陪你睡,就到我们宿舍来睡吧!”听到这话,她没有言语,只是觉得眼睛湿润了。刘玲玲说,很多人觉得在黄南最基层的乡村女教师生活非常苦,但她不这么认为,自己来自农村,比起来,这里的生活并不算特别艰苦。只是,她的学生一直居住在大山深处,最远也只到过同仁县,所以,她希望国家对贫困地区的学校政策能够更加倾斜一点,让她的学生们与外界多一些沟通与交流,有时间带他们去西宁看看。

  卓玛措:希望自己成为金牌导游

  21岁就开始做导游的卓玛措已经做了3年导游了,专门在黄南各大景区向游客介绍黄南历史、人文、传说、景观特点,她说,她最喜欢带客人欣赏黄南的唐卡艺术,每次站在大师的唐卡作品前,她都非常激动。卓玛措今年被推荐为“青海省十佳金牌导游”,让她有些自豪,她说,这是大家对自己工作的一种认可。她现在越来越喜欢导游这个职业,她想通过努力让自己成为一名真正的金牌导游。

  (作者:王雅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