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人民政府网站  |  省委  |  省人大  |  省政府  |  省政协
您的位置: 青海省人民政府网 / 民族服务 / 青海民族

回族

来源: 省民宗委    发布时间: 2012-10-07 17:03    编辑: 李滨         

  音乐

  宴席曲

  宴席曲是回族人民在喜庆宴席上演唱的一种民间歌唱艺术。广泛流传于青海东部农业区各县回族当中。"在青海的方言中,'宴席'一词即是婚礼的代名词,青海回族的婚礼不兴吹打,却是非常热闹的;一家办喜事,全庄子人来祝贺,婚礼上人们除了吃喝一顿,大出公婆的洋相外,主要热闹处还在于闹房。民俗约定:'结婚三天无大小',新婚之夜,远近的歌手来到新郎家里,开始坐在院子里,唱宴席曲,此起彼伏,直至天亮,看来这种约定俗成的风格养育了宴席曲。"(朱刚《青海回族的民间文学》,载《青海民族民间文学资料·回族专集》)宴席曲有许多传统的曲词和曲调,一般是一词一曲,也有个别曲调在长期流传中不断变化发展,产生了一词多曲的现象。在演唱上有独唱、齐唱和对问答、随唱的形式,在民和、化隆等地还采取简单化妆,并伴以舞蹈动作的演唱形式。在艺术表现手法上大致分两种:一种是从头到尾咏唱一个完整故事的叙事手法;一种是以一年四季、十二个月或者一日五更等时间推移、景物变化等起兴的抒情手法。宴席曲的题材十分广泛,多为表现旧时代青年男女婚姻爱情方面的,如《方四娘》、《莫奈何》、《四季想韩哥》、《闹五更》等;有的以汉族民间传说故事为题材,如《孟姜女》、《五哥放羊》、《杨家将》等,也有的反映回族历史上人民的悲惨生活,如《高大人领兵》、《虎狼马》、《走口外》等,还有的将青海回族的风俗礼仪、道德观念等编成曲子传唱,如《和睦歌》、《敬茶》、《朋友好比一棵松》、《五劝人心》等。宴席曲的词一般较长,其格律自由多变,长于叙事。因此每首歌曲,实际上就是一首优美的长篇叙事诗。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古老的回族宴席曲焕发了青春,除在民间婚礼上演唱外,宴席曲的一些剧目还搬上了舞台,同时还创作出一批反映现实新生活的新作,以新的思想内容和艺术形式,博得广大群众的喜爱。另外,在民间文学工作者们的多年辛勤努力下,收集、整理和选载了一大批宴席曲目,其中由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青海回族宴席曲》一书,选载了流传较广、代表性较强的宴席曲70余首。

  花儿

  "花儿"是西北地区许多民族共同的口头艺术形式。青海各族人民都喜爱"花儿",除了在村里、家中及长辈面前不能唱外,山野田间,处处都能听到"花儿"悠扬的歌声。在"花儿"的创造过程中,回族人民具有特殊的贡献。通常人们提起花儿,一般称为"回族花儿",这就很能说明回族在花儿创造中所占有的突出地位和作用。在花儿的海洋中,回族花儿也具有她明显的民族特色,其表现在内容方面,她真实地反映了回族劳动人民在各个历史时期的社会生活、劳动生产、历史传统、风俗习惯、自然环境等等,唱出了世世代代回族劳动人民的心声。另外,回族花儿中的语言特色更是表现其民族特色的显著标志,例如"胡达(波斯语,真主)的安排应受哩,塞拜布(阿拉伯语,办法、措施)要自家做哩;三岁上离娘的耶提目(阿拉伯语,孤儿),顿亚(阿拉伯语,现世、今世)上受活罪哩。""花儿"在青海又称"少年",演唱"花儿",也称"漫少年"。花儿也是青海回族歌谣的主体。回族花儿内容丰富,包罗万象,歌词借神话传况、民间故事、历史典故、山川风物、天文地理、和产生活以及其他社会现象,表情达意,或歌唱真挚深沉的爱情,或倾诉生活中的坎坷遭遇。在当代,又用花儿的形式讴歌党和社会主义,歌唱新人新事,并把花儿这种艺术形式,搬上舞台或影视,深爱西北地区各族人民群众的欢迎。

  回族花儿的曲令较多,有《尕马儿》、《水红花》、《山丹红花儿开》、《马营令》、《河州令》、《东峡令》等,其旋律高亢豪放,婉转起伏,欢快悠扬,拖腔长而自然。花儿唱家们即兴编词,变换曲令的能力较强。回族花儿的歌词结构有四句式、五句式和六句式,格律严密,结构独特,具有短小精悍,语序变化富于节奏,对格律韵味比较讲究,易唱易诵,便于抒情。例如:四句式"贵德的梨儿长把子,好不过碾伯的沙果子;东看西瞅地做啥哩,好不过眼前的尕妹子。"五句式"想吃樱桃进花园,万样的花儿有哩。只要你有心把我牵,日月转,团圆的日子有哩!"六句式"石崖根里的清水泉,柏木桶,担给了千年者没干;若要我俩的婚姻散,三九天,冰滩上天一朵牡丹。"这些花儿歌词,语言生动,比喻形象,音韵严格,特色浓郁。

  儿歌

  青海回族的儿童在游戏玩耍时,常常吟唱着一种地方色彩和民族色彩较浓的儿歌,其内容丰富,词调多样,不仅具有游戏趣味和艺术趣味,还有一定的教诲和感化儿童的思想内容。如《月亮上来半掰半》、《黄马不走鞭子打》、《喜鹊喜鹊喳喳喳》、《麻雀抬着红头绳》、《日头出来火咯咯》、《雨儿雨儿大大下》、《娃娃懒,狼抬上也无人管》等等,历史上的一些重大事件,也被编成儿歌传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