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在深山的年吉措

来源: 青海日报    发布时间: 2018-12-21 09:45    编辑: 马秀         
 
湖中的鸟巢

湖畔多枝黄芪

赤麻鸭带雏鸟在湖边游玩

  近年来,新玉树成为许多人向往的地方。在那里,能看到一座极具民族特色的现代化新城,能感受地球上最高的飞机场,还能游览文成公主庙和神奇的勒巴沟,殊不知,在距玉树新城不远的草原深处还有一个美丽的湖泊——年吉措。

  年吉措位于玉树藏族自治州玉树市西北部,距结古镇127.9公里。除当地牧民夏秋季去湖边放牧外,年吉措藏在深山无人知。

  年吉措与著名的隆宝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相邻,在隆宝西南方20多公里处。隆宝湖的黑颈鹤、斑头雁展翅在高空翱翔,就会鸟瞰到年吉措。许多鸟每天往返于两湖之间,在隆宝湖被水潭隔离开的草墩子上安心筑巢产卵孵化,在年吉措广阔的湖水里捕鱼觅食。从隆宝湖有一条牧道可以到达年吉措,大约一个半小时车程。车行走在土路上,眼前出现被点地梅染成粉红色和被黄菊花点缀成金黄色的草原。蓝蓝的天空中漂浮着淡淡的白云,白云下不时飞过一只只黑颈鹤和斑头雁,还有赤麻鸭。鹤雁们在平日里飞翔时不排成整齐的队阵,都是三三两两成小群飞翔,显得自由而散漫。

  不知不觉间,汽车翻过一道山梁,一片蓝色的湖泊突然展现在眼前,远远望去,犹如一片蓝色的天空降落在绿色的草原上。站在山梁远眺,年吉措被两片狭长而起伏不平的草坡和山丘簇拥着,仿佛是一条宽阔而清澈的长河流过草原,微风吹动湖面泛起轻轻波浪,恰似河水在流动。湖边的浅水区有三三两两的黑色或黑白相间的牦牛在嬉戏,犹如一叶轻舟在湖面漂浮。湖的西段深入到大山的尽头,东段一直伸向草原深处,远看好像被两块草原合拢堵住了湖水,可沿湖岸越往前走,湖面越开阔。湖岸随地势呈现弧线状,即使站在湖周围最高的山峰,也无法看到湖的全景。湖长有9.2公里,最宽处3.3公里,平均宽2.3公里,湖水面积20.9平方公里。湖面海拔4443米,是典型的高原湖泊,而且是淡水湖。踩着湖边的卵石,轻轻掬起一捧水送进嘴里,一股清凉甘甜的感觉充满全身。

  年吉措在当地藏族群众心目中是一个历史悠久、充满传奇色彩的神湖。相传很早很早以前,每逢藏历十五夜,度母菩萨便带着仙女们来到湖中沐浴,度母菩萨沐浴,仙女们弹奏乐器,当度母菩萨沐浴完毕后,仙女们便随她飘然西去。后来,每逢此夜,湖中就会传来奇妙的乐器声响,当地牧民群众也就把此湖奉为度母菩萨的圣湖,每年七八月份举行隆重的祭祀活动。

  每当走近一个新湖泊,都要了解湖水的入口和出口。与其它有多条入湖河流的湖泊不同,年吉措的水主要靠1条长4公里的无名小河补给。湖周围的草原是牧民的夏秋季牧场。沿着湖岸线一直向湖的西端走,湖体形态自然,湖岸线优美,湖泊与草地、山丘紧密相依。草坡上有许多季节性河道,在不下雨的日子里,湿润的河道里长满了喜湿草本植物高原毛茛,金黄色的花朵染黄了河道。在湖岸较潮湿的草地上生长着成片的金露梅,正开着黄色的小花。

  从大地形看,年吉措位于唐古拉山脉东端与横断山脉北段接合部的一山间盆地内。年吉措东北部的山脉是长江水系与澜沧江水系的分水岭。长江源头通天河的多条支流上溯到湖盆分水岭,年吉措属于澜沧江水系,从年吉措流出的湖水在草原上穿行20多公里后与澜沧江的主干流子曲汇合。

  年吉措又名野鸭海。湖里生活着花斑裸鲤等高原鱼,鱼儿吸引着候鸟们来栖息繁衍。来这里的鸟除了黑颈鹤、斑头雁、灰雁、棕头鸥和鱼鸥外,更多的是赤麻鸭。成千上万的赤麻鸭在湖里游荡觅食。年吉措湖面上有许多露出头的草甸草原,亏水期大片的草原成为湖岛,丰盈期湖水淹没了草原,有的全部没入湖水,有的只露出一小片,人畜和野兽无法靠近,却成为鸟儿的乐园。赤麻鸭们就把巢建在草甸上。7月已是小鸟出壳下湖的季节,湖边不时可见鸭父母带着一群小鸭游泳。也有迟来的鸟儿正在湖面草甸上抱窝。7月是湖水丰盈期,远远望去,那鸟窝犹如湖面上飘荡的一丛小草,要不是看到孵蛋的雌赤麻鸭从窝里出来在近窝的湖面觅食,不一会又飞进窝里孵化,根本看不出那是鸟窝。在湖泊亏水期,那些长满牧草的小山丘就会露出头来,形成小岛。

  和黑颈鹤、斑头雁、棕头鸥、海鸥一样,赤麻鸭也是典型的候鸟,每年3月初至3月中旬,当青藏高原的冰雪刚开始融化时,成群的赤麻鸭从越冬地孟加拉湾、缅甸和印度等地迁来,10月末至11月初又成群迁往越冬地。它们多以家族群迁飞,迁徙时不像黑颈鹤和斑头雁那样形成强大的群体,摆成有规律的雁阵,因而未引起人们关注。

  无论走到哪个位置观赏湖泊,年吉措始终清澈透碧,犹如一面刻意镶嵌在众山深处的明镜,倒映深邃的蓝天和过往的云烟。有人说若登上年吉神山俯瞰,年吉措状如观世音菩萨的净水瓶无意碰翻在山谷里。湖边游牧人家的帐篷炊烟袅袅,一座红墙小寺静穆肃立湖之一隅,而散放的牦牛始终围着湖畔觅食。

  沿着悠长的湖岸线,一路来到湖水出口处,一条7、8米宽,30余厘米深的河水流出湖口。年吉措是单河入湖,单河出湖,20多平方公里的湖面,平均水深达10米,最深处达30米,年吉措的湖水是如何保持平衡的呢?一条4公里长的无名小河的水,是何以维持年吉措亿万年来安处于雪域深处?当地牧民讲,在湖南边的湖水下,有一个很大的泉眼,每当冬天湖面冰封时,泉眼所在的湖面不结冰,整个冬天湖面都是雾气腾腾的。

  夕阳西斜,我们依依不舍地离开年吉措。一群在山坡上吃饱了肚子的牦牛走进湖里戏水,不时抬头睁大牛眼目送我们远去。在牦牛旁的湖水里,赤麻鸭带着一群小鸭子不慌不忙地赶着路。一对黑颈鹤鸣叫着从湖面起飞,向隆宝湖方向翱翔而去……(林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