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音留余韵 古刹秀靓影

来源: 青海日报    发布时间: 2018-12-07 09:57    编辑: 马燕燕         

象背云鼓

御制瞿昙寺后殿碑

星空下的镇煞塔

“鹿鹤同春”砖雕

兽面瓦当

瞿昙寺整体建筑

 青铜巨钟青铜巨青铜巨钟

隆国殿“簇大雪花纹”隔扇

  

  威仪瞿昙寺(曹生渊)

  瞿昙寺坐落于海东市乐都区城南21公里处的马圈沟内,该寺原系青海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82年2月23日升格为国务院第二批全国文物保护单位。瞿昙寺创建于明代洪武年间,距今已有六百多年历史,它以古朴的建筑、珍贵的文物和具有很高艺术价值的巨幅彩色壁画而闻名于世。

  关于这个古刹的由来,据专家考证,大约在1393年,一位在青海湖海心山修行的西藏僧人桑杰扎西(俗称三罗喇嘛),在今瞿昙寺现址建起了一座小佛堂。三罗喇嘛到南京贡马,请求护持和赐给寺额。明太祖朱元璋封三罗喇嘛为西宁卫僧纲司都纲,主管这个地区的宗教事务。朱元璋赐寺额“瞿昙寺”,这块将近六百年的金书横匾,现在仍然挂在这座佛堂的内檐门额上方,小佛堂因此被称为“瞿昙寺殿”,俗称前殿。

  明王朝历代皇帝承袭了朱元璋扶持瞿昙寺上层,以安定边远、连结西藏的方略。曾有七个皇帝先后为瞿昙寺下达敕谕7道、诰命2道,封大国师、国师各一,颁给大金印一颗、镀金银印一颗、象牙图章2方,铜印一颗。据当地传说,瞿昙寺还有受封的“七禅师、八都纲”。自永乐时起,先后修建规模宏大的殿宇佛堂4座,下院一处,钟鼓楼房4幢,厢廊72间,碑亭两座,另有禅房僧舍以及寺主庭院等,立御制碑刻5通,御赐炉香案、钟鼎磬鼓、佛像袈裟多件。明王朝还多次派官员到瞿昙寺巡视,赐给山场、园林、田地等,使其领属13寺,管辖7条沟,还调拨52员旗军护寺,可见瞿昙寺于有明一代在我国西北地区的地位颇为显赫。

  瞿昙寺历史悠久,建筑规模恢宏庄严,建筑布局错落有致,寺院内旃檀、丁香、松柏众多古木相间,使得这座古刹显得深邃、古朴、幽静。被人们誉为“小故宫”,所以民间有谚云:看了瞿昙寺,北京再嫑去。体现了这座寺院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

  由曹生渊担任主编的《瞿昙寺》画册分为三章,分别是:宏伟建筑;精湛的建筑艺术;珍贵的文物。瞿昙寺的建筑是颇有特点的,当游人从寺前山门而入经金刚殿、瞿昙寺殿、宝光殿,最后到达隆国殿,将会看到这些殿堂均排列在一条中轴线上,各主殿疏密有致且各具特色,殿外庭院佛塔经幡、翠柏苍松相衬,殿内青灯古佛、钟鼎磬鼓相闻。整个瞿昙寺建筑既显示了中国传统的宫廷建筑落落大方,宏大伟岸的气势,又表现了明代建筑艺术的工艺纤巧,精雕细琢的匠心之美。虽然瞿昙寺从初建小佛堂到陆续扩建乃至基本定型,前后经历将近半个世纪的时光,但总体结构犹如一气呵成,于严谨中见疏朗,与肃穆中显优雅,自然流畅,浑然一体。

  摄影师将镜头对准这些历尽沧桑的建筑时,想必心头有着深深的敬畏,会涌起一阵阵的感动。他镜头下的殿堂、古塔、钟鼓楼便似有着生命一般了。无论是全景的鸟瞰,还是局部掠影,镜头语言的掌握很有分寸感,将这座古刹建筑的风貌特点充分展示了出来。经幡下踱步的老僧背影,青灯古佛前诵经的小阿卡,总会牵起人们的一些联想。大钟鼓楼上寒鸦飞旋,耳际便似萦绕着悠远的晨钟暮鼓。

  瞿昙寺的建筑艺术颇具特色,各个殿堂风格不同,但相当呼应。飞檐斗拱精巧典雅;鸱吻脊兽奇巧灵动;砖雕瓦当暗藏神韵。在摄影师的镜头下,这些凝结着数百年来能工巧匠的艺术杰作显露着摄人心魂的艺术魅力。那一排排被瑞雪覆盖的屋顶瓦棱,似饱经沧桑的经卷,似向天轻抚的竖琴。一俟积雪溶化,瓦当滴水便是一曲悠长淡远的梵音了。

  瞿昙寺的巨幅彩色壁画面积达四百多平方米,内容为释迦牟尼出世到圆寂的佛教故事,诸如“善明菩萨在无忧树下降生”、“净饭王新成七宝衣履太子体”、“佛授记一千年后佛法东流华夏”等。这些壁画虽经历五百余年岁月,但色彩依然鲜艳夺目,这些壁画大多承袭了汉地佛画的风格,但又融入了藏式绘画的一些表现方式,便具有了鲜明的地域特色。这些巨幅壁画原本已被布幔所覆盖,以免受光照的侵蚀。画册使我们有了细细品味的机缘。说瞿昙寺壁画廊里的巨幅彩色壁画是最为珍贵的艺术品,自是当之无愧。

  画册的第三部分展示了瞿昙寺珍藏的珍贵文物。矗立在山门、御碑亭和金刚殿内的五通石碑和山门之上的横匾,用汉藏两种文字镌刻着皇帝敕谕,是研究该寺历史沿革以及当时政治、经济、文化、艺术和宗教的珍贵资料。隆国殿内皮鼓图像石座(俗称象背云鼓),设计精巧,构图美观,可称之为瞿昙寺的镇寺之宝。摄影师巧妙的构图,用光将这些瑰宝的神韵,表现得淋漓尽致。

  瞿昙寺历史悠久,规模宏大,文物丰富,最难能可贵的是这座古刹经历诸多风云动荡还保持了原有风貌,给世人、给后代留下了一处弥足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

  欣闻海东市拟斥巨资对瞿昙寺周边环境进行整治,对整个景区进行总体设计规划,以适应文化旅游业发展的需要,在这种背景下,《瞿昙寺》画册能在乐都区政府大力支持下付梓出版,可谓恰逢其时,可喜可贺!

  画册的出版恰似撩开了蒙在这座古刹上朦胧的面纱,让人们充分地领略历经岁月沉淀的醇厚、纯净、和谐之清韵和美。而瞿昙古寺也许会在今后的岁月里,逐渐摆脱孤寂落寞而变得闻名遐迩,这正是人们所期待着的。(鲍义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