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鹭的未来

来源: 青海日报    发布时间: 2018-06-22 09:52    编辑: 马秀         
 
 

  苍鹭本是南方鸟,栖息在沼泽、池塘、芦苇丛。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它们飞越崇山峻岭,来到青海尖扎,在一棵枝繁叶茂的杨树上安了家。

  杨树距县城较远,背靠山麓,面朝黄河,对面是一座白色佛塔。

  首先注意到它们的是四处走动的摄影者。无意间闯入镜头的苍鹭婀娜多姿,让拍鸟爱鸟研究鸟的人大吃一惊,他们私下秘密传阅,生怕过多的人争相前去,惊扰了苍鹭宁静的生活。这些擅长拍摄的高手,同样具备探索的勇气、智慧和能力,特别是对来自异乡、不为他们所熟知的外来客。

  4月的一天,城内柳叶才上枝头,湿润的黄河边已是青丝缠绕、杏花点点。未等几位摄影师架好机子,密集的树梢间,已飞出几只俊俏的苍鹭,鼓动起裙裾般饱满的羽翼。

  显然,它们发现了我们的到来。

  此时,黄河水碧波涟漪,倒影插波,经过一阵急促盘旋,掠过河面的苍鹭,落在纤细单薄的树干上。

  孵卵期的苍鹭,小心谨慎,目光犀利。

  苍鹭属大型水鸟,又名“灰鹳”、“青庄”。尤其青庄,总让我浮想联翩。它体态轻盈,脖子顷长,红嘴尖尖。一身灰黑羽毛,头顶、羽端露白。几缕黑丝状如发辫,自头顶向后飘散。不动时,静如泥塑;起飞时,势如羽扇,熠熠生辉。

  透过镜头,看到的苍鹭如此动人,是我没有想到的。但苍鹭自己知道,作为一只飞鸟,身体每一部位、每一细节都是为了便于飞行、捕食、藏身。当然,还有吸引异性的作用。

  经过一番紧张忙碌,苍鹭返回各自营巢,只留下一只放哨的立于树梢。两只黑色眼珠,炯炯有神。

  三位敬业的摄影师,在几百米处静静等候。他们有足够的耐心,正如他们对野生生物的挚爱。我曾经跟随他们赴野外多次,每一次都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多年来,我的很多有关野生动植物的知识储备,均来自他们的拍摄经验与实践。摄影,不仅使他们拥有平静、温和、大度的修养,且更执着于野生生物的保护。

  我在离那棵杨树不远的地方默默等待,手中一架小微单,只能弥补我视力的严重不足,代替望远镜的作用。

  午后,天高云淡。放哨的苍鹭,终于离开哨位隐身于密叶。这让我倍感新奇,感觉苍鹭比人类还要机智、可爱。

  不久前,我还意识不到,鸟类的视觉与嗅觉、听力与触觉有多么灵敏,但这一次,我感同身受。

  自古,人类从未停止过对鸟类的模仿和对鸟类各种感觉的探知。人们往往会思考:作为一只雨燕,发出悠长而尖利的鸣叫,是什么感觉?作为一只帝企鹅,潜入漆黑的深水中,是什么感觉?

  其实,我们的先辈早已了解到,和人类一样,是感觉系统控制着鸟类的行为,让它们捕食、进食、享受,坠入爱河。任何一种感觉的缺失,都会让鸟类生活黯然失色。

  无数候鸟往返迁徙的事例足以证明,许多鸟具有能够指导它们迁徙并找到准确位置的磁感、在日趋严酷的生存环境中寻找安身之所的本领。比如留在这里的苍鹭,一定另有隐情,或出于其他情况,让它们放弃了原有的繁殖地。经过反复考察后,选择在南方与青海之间,往返迁徙,在黄河上游的尖扎——这样一处相对偏僻、视野开阔、食物充足的地方安家落户。更迷人的是,苍鹭拥有情感生活,深知自己责任重大。

  大部分时候,人类仍然会低估鸟类的感官,以为它们只是羽毛华丽、敏感、脆弱的飞禽。却不知,它们还有着与人类颇为相似的社会化关系、小群体生活,这不仅使它们具备足够的勇气和安全感,还让它们互相关心、照看彼此的孩子。

  和春夏栖息于青海湖鸟岛的天鹅、斑头雁一样,苍鹭与自己的配偶同样保持着长达十几年的繁殖关系。但,它们对爱情的忠诚,远远比不上天鹅与斑头雁。偶尔出轨,是它们的天性。

  当我靠近这棵大树,在草丛的掩护中逗留一段时间后,更加以为鸟类学家的研究是有道理的。习惯于群体生活的苍鹭,在这棵枝叶稠密的杨树上,至少营造了十几个鸟巢。近年来,由于青海人艰苦卓绝的努力,黄河上游水量充沛、清澈如玉,两岸植被郁郁苍苍,能够在这样的地方生活,应该是一件幸福的事。

  事实上,只要有了温暖的家,苍鹭便会随遇而安,面对整个世界。其实三年前,有人就在这里发现过苍鹭,原以为它们只是偶尔观光,不想却成了这棵树上,这个小村子里的居民。但,不知为何,一直听不到苍鹭的鸣叫声,哪怕是几句细碎的言语。许是怕影响到孵卵的雌性苍鹭,为母子提供安宁舒适的环境。

  整个下午,村庄内寂静无声,巢内情景无从可知。

  三位摄影师守候在各自位置,他们清楚,只有孵卵期的苍鹭,才会给他们提供拍摄的机会。一旦幼鸟出世,学习飞行、觅食,它们飞翔的身影将遍及黄河两岸,难觅踪迹。

  黄河水觳纹皱绿、柔美清凉。我能感到鸟巢内的温馨生活——雌雄苍鹭耳鬓厮磨、窃窃私语,轮流将身子贴在即将出世的孩子身上时,所倾注的感情;也能感觉到,它们安详宁静,同时保持警惕。前几日,和摄影家一起欣赏过青沙山下的蓝马鸡,同样领教过鸟类高出人类几倍的视力,敏感、缜密的观察力,黑暗中分辨事物的能力。

  同人类相似,有着两只朝前看的眼睛的鸟类只有鸮型目,比如猫头鹰,完全依赖双眼视力获得景深直觉。但更多的鸟类,如蓝马鸡、云雀、燕子、雕、隼、鵟的眼睛却长在脸的两侧,眼睛后面还有两个比人类眼睛多出一个视觉中心的视凸,这就使得这些鸟类具有人类无法企及的非凡视力,比四足动物的眼力还要深远、敏锐、清晰。

  我多次见过鸬鹚从几百米俯冲下去,自湖面飞速叼起一条裸鲤;长尾山雀在枝条间穿梭,一眼看到树皮上的一只昆虫,快速捕捉进食的情景。这一切都是人类达不到的,更何况,对苍鹭狭窄秀气的面孔而言,两只眼睛占据了太大部分。于是,我判断,苍鹭的视力定是同类中的佼佼者,像隼,像鹰,像云燕,具备两个视觉中心的视凸,不仅有极好的侧向视野,还有宽广的正面视野。难怪,当放哨的苍鹭在枝头纹丝不动,根本无须左右环顾,便已洞悉全部。

  太阳缓缓西沉,安宁的村庄仍无一丝动静。我耐住性子,继续在河边漫步,利用枯燥的等待时光细细品味有关鸟类的趣事,猜想鸟巢聚集的小村庄里,魂系天外的爱情、欢乐、死亡,生命的诞生。就在这时,一只雄性苍鹭蓦然现身,恰似一道黑色闪电划过河面,激起层层波纹。紧接着,又有几只雄鸟,飞起落下,互相追逐着,从一根枝条飞向另一根枝条。尽管在张开双翅时,它们舒展的姿态在余晖中表现出了异常的优美,可是,一旦收起翅膀隐身于繁茂的枝叶间,就又变得悄然无息,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为求得生存,它们必须低调、含蓄。只在必要的时候,展示自己快速穿过天宇,捕捉食物,轻抚河面的壮美。它们和人类一样有争奇斗艳、享受欢乐的权力,也同样面对爱恨情仇、生死离别。不同的是,它们比人类从容、淡定。

  是强大的磁场感应和定位能力,让它们得以跨越千山万水,来到高原栖息、繁殖、哺育后代。我不知它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也不知该怎么做,才不至于使它们再度伤心失望。仅站在远处,小心张望,用心品味,有幸目睹到的每一个瞬间。

  据说,由于南方的沼泽地、水塘、芦苇丛被大量占用改造、逐渐减少,看起来极平常的苍鹭,已经很难在野外看到。这个消息,让我有些不知所措,不知该怎样指望人类崇高梦想的实现。那可是我们坐在树下,哼着儿歌,梦想过的未来。(文/辛茜   图/祁凯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