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崖子沟:五月庙会别样红

来源: 青海日报    发布时间: 2018-05-11 09:26    编辑: 马燕燕         

  说起土族之乡红崖子沟的“五月十三”庙会,在河湟地区一带深有影响,它不只是一个难忘的日子,更是河湟文化发展中一朵永不凋谢的奇葩,灿灿地盛开在河湟谷地,也盛开在河湟流域人们的心中。

  追溯“五月十三”庙会的渊源,担水路村党支部书记闫国锦说,“五月十三”是红崖子沟乡的传统庙会,迄今已有几百年的历史了。

  在走访中,村民曹生旺、王诚奎等老人说,红崖子沟乡的“五月十三”庙会的来历,民间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法,这一天是纪念关公诞辰的日子,另一种说法,五月十三是关帝单刀赴会磨刀的日子。不论哪一种说法,五月十三都会有“磨刀雨”之神秘。说起“磨刀雨”,王诚奎说,磨刀雨也有两种传闻,有说五月十三是一场磨刀雨后斩貂蝉的日子;也有说这天关羽单刀赴会,由于久未磨刀,刀口都钝了,适时地下了一场雨,关老爷趁势磨刀后,大捷而归。

  闫国锦说,每年五月十三,下雨的概率很大。一旦这一天没下雨,老人们则发感叹,大旱不过五月十三,连五月十三都晴,今年风调雨顺没指望了……

  红崖子沟乡的“五月十三”庙会属于民间活动,历来由老幼村、蔡家村、上寨堡(担水路、上寨、站家三村合为上寨堡)轮流举办。自白马寺的四月八庙会后就拉开序幕——筹资(村民自发筹资)、请剧团、送请柬……

  一切准备就绪,农历五月初九清晨,举办庙会的村庄群众聚于一处,敲锣打鼓,举行盛大的保青苗插牌活动。“插牌预示着庙会的正式开始,十一踩台,十三为正日子,十六降下帷幕,庙会为期六天。五月十三这天主要以唱秦腔为主,演员以红哈二沟的‘皮鞋班’艺人为主(红崖子沟乡与哈拉直沟乡组成的民间秦腔剧团,因演出服装比较简陋,靴子等由自己就地取材缝制,后来民众俗称为‘皮鞋班’)。此外,还有皮影子、眉户、青海花儿、露天电影等内容。现如今,随着新农村建设的蓬勃发展和农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担水路等村群众自发组建的民间乐团、秧歌队也成为了‘五月十三’庙会的精彩内容……”闫国锦自豪地说。

  据闫国锦回忆,记事以来,五月十三一大早,河湟地区的乡民身着节日盛装,从四面八方向红崖子沟涌来,公路小巷树林人山人海。五月十三,土族阿姑们身着节日七彩礼服,毡帽上插满姹紫嫣红的绢花,腰间彩色丝绸腰带五彩斑斓,配之点缀礼服做工精细的刺绣图案,那七彩的风景尽显了河湟民间文化的内涵。

  笔者走进物资交流会的这天,恰好是庙会的正日子。随着人流,笔者一行来到老幼村,一座气派的戏台矗立在村落间。说起戏台,闫国锦说,“无庙不成村”“无(戏)台不成庙”。河湟村庄,不论川水地区,还是浅山脑山村庄,几乎都修有戏台……

  同行的张先生补充说,修庙、建戏台唱戏,这些习俗,源自民间“娱神”的缘故。因为自古以来,河湟谷地民众一直把“神”看得很高贵:青苗插牌,跳biangbiang,耍社火,盖房上中梁……无不围绕着“神”来进行。不论男女老少,都对“神”爱着、敬着。神啊!与富贵、平安、吉祥有着深刻的血缘关系,神的精神世界永远是人性化的。

  在戏台前,只见人头攒动,老人们、诸多戏迷坐在小凳子上,有些干脆席地而坐。戏台上,《铡美案》《辕门斩子》《白蛇传》……一本本宣扬亲善孝道的秦腔戏,使河湟民众乐在其中,情随剧变,好一番享受。即使烈日炎炎,也驱散不了乡民挚爱秦腔的热情。

  在采访中,闫国锦说,这几年,在美丽乡村建设中,土乡的村庄相继建起了戏台,完成了老旧戏台向宽敞明亮新戏台的华丽转身。“五月十三”庙会作为传统文化,虽说是民间群众活动,但历来被当地政府所重视,乡上在弘扬传统文化的基础上,邀请省、地区的艺术剧团送文化下乡,举行群众文体活动,给群众带来一道凝聚现代气息的文化大餐。

  采访间,不时能见到戏台周围及公路两旁卖凉粉的、卖凉面的、卖酿皮的……公路上更是摩肩接踵,路两边的饭馆飘溢着浓郁青海农家风味饭菜的香气,青海尕面片、酿皮、甜醅……让游客们大饱口福。琳琅满目的商品,吸引游客们驻足观看,很多的小玩具更吸引了孩子们的眼球,让其爱不释手。

  随着人流,笔者一行来到远离会场的河边树林,这里是花儿爱好者的乐园。

  谈起花儿,闫国锦说,花儿,由于其情、野、露之特点,花儿一直被隔在山野里、崎岖的羊肠小道上、田地间、森林里。平日,花儿是村民在村子忌讳的野曲,登不了大雅之堂。唯独在这一天,花儿爱好者三五成群畅漫花儿,河畔、田埂、树林、草地成为花儿的舞台……

  在河边,人头攒动,花儿爱好者在对唱,听者团团围坐,大家兴高采烈、无拘无束——

  “白马寺里的小经堂,金刚爷靠崖着哩,这两天没见好心肠,好心肠可来着哩。”“红雀儿落到青石板,身穿了珍珠的汗衫,我俩会场上浪一圈,没知道阴间嘛阳间。”……对唱者唱到精彩之处,喝彩声荡漾在树林上空,当对唱者词穷气短时也以花儿告以失败,“天上的龙来地下的虎,虎把个龙抓住了,要唱了唱上个龙戏虎,少年把人拿住了。”

  草地上、小河畔,浓荫下,田埂边,三五一群,七八一伙,载歌载舞,其乐融融,无不显现出乡土文化的浓厚。

  玉兔东升,夜戏开场,更具别样情趣,虽无璀璨灯火,但会场依然人山人海,戏台上吼声震天,场外皮影戏与之相和,电影、录像更将小孩青年的欢悦释放。直至桂魄中天,夜戏终场,仍驱散不了热闹的喜气。

  “五月十三”庙会是土乡继白马寺四月八庙会后的又一场文化盛会,也是拉动农村经济繁荣、增强农村商品流通的盛大物资交流会。这正是:

  土乡夏日美如画,五月庙会别样红。(王祥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