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美食——萱麻口袋

来源: 青海日报    发布时间: 2018-03-23 09:27    编辑: 许娜         

  在青海有一种特色美食,深受人们的喜爱,近几年成了农家院菜谱上的紧俏货。因其特有的品相,被乡亲们叫做“萱麻口袋”,吃萱麻口袋也被形象地称之为背口袋。这道美食一直是我乐此不疲的挚爱美食,每每说起口水直流。

  萱麻口袋的核心原料是一种望而生畏的毒草,本名荨(qian)麻,由于一字两音加上方言的误读,以讹传讹读成了萱麻。它广泛分布在家乡的山地和灌木丛里,叶子呈椭圆形,叶面长有碎刺,如果不小心触碰后犹如被蜜蜂蛰了一般,刺痛难忍并伴有局部红肿。

  中华饮食文化里食材范围之广让国人自己都佩服得五体投地,几乎到了无所不吃的地步。河湟人民当然也不例外,他们在极度困难的岁月里尝遍了这片热土上的一草一木,用勤劳和智慧创造了种种让人难以忘怀的美食。

  阳光明媚的夏日,母亲和隔壁的伯母带着编织袋、手套和镰刀朝着村前的大山走去,说是要去割萱麻。我们当然是十分期待的,经过一大早上的辛勤劳动,终于在中午时分满载而归了。虽然她们全副武装,但依然难免多处被严重蛰伤,看着母亲满头大汗和胳膊上大片的红肿,我的心里也隐隐作痛。

  母亲将满满的两大袋子萱麻叶子晾晒在庭院的空地上,一般经过两三天的暴晒后就可以鞣制成粉以备日后享用。当然,今天我们要吃绿(新鲜)萱麻,这是最奢侈的吃法。经过日晒变蔫后的叶子就不再蛰人,母亲耐心地揪够一小盆嫩叶,用热水将它洗干净待用,接下来要烙饼子了。

  娴熟麻利的她没过几分钟就已经和好了面,然后揪成一个个小面团,用来擀成薄饼。此时我们已将大锅烧热,母亲在锅底抹上少许菜籽油,一张张饼子在锅里一放一翻就烙制而成。约莫二十分钟后,金黄溢香的饼子整齐地摞满了盘子。哥几个一边帮母亲剥蒜,一边吃着松软可口的饼子,手上和嘴角抹满了青油。

  母亲开始散萱麻拌汤了,首先她将刚才准备好的萱麻嫩叶剁碎下到开水锅中,再加入少量花椒粉,接下来一边向锅里撒面粉,一边用擀杖快速搅动,生怕烧糊粘锅。等锅里熬成糨糊状态时,萱麻拌汤算是大功告成。

  这时肯定有很多人疑惑,一会儿烙薄饼子,一会儿又散萱麻拌汤,到底要怎么吃?不要急,马上告诉大家这种奇特的吃法。母亲取过一张薄饼,舀取少许拌汤再加少许蒜泥均匀地抹在饼子上,然后两边向中间同时卷起,最后相叠成四指宽的筒状物,从中间切断既可。由于其特殊的形状与过去农家里常用的羊毛长口袋非常像,所以老百姓管这种美食叫作“萱麻口袋”。

  吃“萱麻口袋”有一定的讲究,首先要会“背”,先用右手抓住“口袋”的尾巴部分迅速提起后搭在左手虎口部位,口袋一定要放平,不然拌汤就会流出。其次动作要快,旧社会面粉稀少拌汤比较清,要是不抓紧时间就会流得到处都是。即使现在农家的拌汤变得浓稠了,但要是速度不放快也会把饼子弄破拌汤流出。东峡地区有句俗话:“背口袋比它的收庄稼紧张!”正因为这种紧张的气氛使这种美食饶有一番风味。记得小时候吃萱麻口袋时,我们哥几个都是站在桌子旁边,一个个忙得要死,父母看着我们笑得不亦乐乎!

  “来到了东峡的农家院,涎水咽,连吃了三碗的搅团;荨麻口袋的味道鲜,干不转,又漏嘛又淌的难缠。”这是前几年我在东峡农家院看到外地游客品尝萱麻口袋时即兴写的一首“花儿”,当时的温馨而又搞笑的情景与我小时候的样子十分类似!(姚占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