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庄的气质(上)

来源: 青海日报    发布时间: 2018-01-05 10:39    编辑: 马秀         
 
  雕塑《黄河浪尖的撒拉人》
 
 
 骆驼泉 
 

 三兰巴海村人家晁生林/摄

  在青海,中央电视台大型人文类节目《记住乡愁》的编导为什么唯独选中了三兰巴海村?“中国民族经济村庄调查丛书”的策划者为什么又要以三兰巴海村作为“田野调查”的样本?而在我的记忆里,绿树掩映中的三兰巴海村的背影为什么历经二十几年总也挥之不去?惊讶之余,答案竟然是如此的简单明了——

  这是一个依偎在黄河臂弯里的普通的村庄,质朴无华,宁静安详,历经几百年的风吹雨打,充满了岁月的沧桑;

  这也是一个沉甸甸的村庄,她的刚性,她的执著,她的每一次艰难的蜕变,都时时撞击着我的心房,以至于这个村庄发生的或大或小的变化,都会牵动我的神经,为她担心,为她欣喜,为她感喟,又为她祝福。

  二十多年过去了,从村庄狭窄的土街道上停满各类大型运输车辆,到第一家牛绒衫加工厂兀然而起,从第一缕辣椒酱的清香飘过蓝天,到可以在过境高速的高架桥上俯瞰整个村子变得靓丽的模样,一颗悬着的心才稍稍有了些许的平静。

  其实,我有写写这个村庄的想法不止一两年了,然而,村子里时时发生的变化,让我好几次走马观花、蜻蜓点水式的阅历,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一次次走近,又一次次怅然离开。怎么看,都觉得角度有限;怎么想,都觉得眼界不宽。终于,在我的久久的关注中,先后有了两份可供参照的资料,逐渐使我的眼前豁然开朗。

  ——两年前,中央电视台中文国际频道《记住乡愁》(第二季)第二十五集《三兰巴海村——敢闯天下》成功播出。该集记录了青海省循化撒拉族自治县街子镇三兰巴海村人“不畏艰险,敢闯天下”的奋斗历程。片子播出后,立即赢得了观众的喜爱和关注。

  ——也是在两年前,由中国经济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民族经济村庄调查丛书”《三兰巴海村调查》(王天津主编)正式出版。作为新时期“田野调查”的全新成果,该丛书选调精干的调查队伍,深入中国近百个少数民族有代表性的传统村落,对这些村庄的经济社会发展做了长达数年的调研考察,终于取得了丰硕的成果!足足有40万字的《三兰巴海村调查》就这样沉甸甸地摆放在了我的案头。每一次的精细研读,都会让我的思考有了一组组数据的佐证;每一部分细致入微的调查记录,都会使我的视野更加开阔。

  在地处边远的青海,央视大型人文类节目《记住乡愁》的编导为什么独独选中了三兰巴海村?“中国民族经济村庄调查丛书”为什么又要以偏居一隅的三兰巴海村作为“田野调查”的样本?而在我的脑海里,三兰巴海村的影子为什么总也挥之不去?

  以下简短的最新资料,可以成为我们打开这个撒拉族村庄之门的引子:

  截至到2017年10月,三兰巴海村共有384户1653人,总耕地面积1414亩。全村经济总收入已经达到1060万元,村民人均纯收入7658元,高于全镇和全县的人均收入。主要经济收入以旅游餐饮服务和劳务输出为主,目前全村“撒拉人家”餐饮接待点已达到35家。

  一个凄美而动人的传说,伴随着黄河的涛声,已经流传了八百年;一部古老而罕见的手抄本《古兰经》,据说是当时仅存的三部孤本之一。自然的造化与独特的撒拉族文化就这样在这片并不肥沃的河滩地上融合在一起,使这座村庄展示出了与众不同的气质与风采!

  如今,说起中国的村庄,人们往往会将“乡愁”与村庄的历史文化紧紧地联系在一起。而当我们走进三兰巴海村时,第一眼展现在客人眼前的尽然是两件特殊的礼物:

  一个凄美而动人的传说,伴随着黄河的波涛,已经流传了整整八百年;

  一部古老而罕见的手抄本《古兰经》,历经岁月沧桑,据说这是仅存于世的三部孤本之一。

  自然的造化与独特的撒拉族文化就这样在这片并不肥沃的河滩地上紧紧地凝固在一起,立即就使这座村庄展示出她的与众不同了!

  来到黄河岸边,来到三兰巴海村,让我们在深深的景仰中,走近这个美丽的传说吧——

  好几次的采访,都会听撒拉族文化使者韩占祥先生满含深情的介绍:相传在八百年前,在中亚一带的撒马尔罕,居住着一个英雄的部落;他们是乌古斯撒鲁尔的一支;尕勒莽和阿合莽兄弟二人在部落中很有威望,一度引起了撒马尔罕国王的忌恨。为了向东寻找新的乐土,兄弟二人率领十八个族人,一百七十户,手牵一峰白骆驼,驮着一本《古兰经》,毅然离开了撒马尔罕。他们沿天山北路东行,经嘉峪关、凉州(武威)、到秦州(天水),折而西返,然后辗转到达甘肃夏河的甘河滩。尕勒莽兄弟二人离开故乡时,又有45位同情者随后跟来,这些人经天山南路入青海,沿青海湖南岸向东南行进,终于在甘河滩与尕勒莽汇合。经过短暂休整后,他们牵着骆驼继续前进,历经艰辛,来到滔滔黄河岸边。兄弟俩通过夕昌沟,又上了乌图斯山,彼时天色已晚,暮色苍茫中,白骆驼一度走失了!他们急忙点起火把四处寻找,直到天明,才发现白骆驼静卧在一泓清澈见底的泉水之中,走近一看,白骆驼已经化为一尊巨大的石雕。

  更让人惊奇的是,他们发现这里的山水地貌和中亚故乡有些相近,于是就决定在此地定居下来。后来,人们为了感激骆驼寻找到的这片水草丰美的栖息之地,将这眼涌动着源头活水的清泉命名为“骆驼泉”。

  如今的骆驼泉边,芳草萋萋,花红柳绿,春燕呢喃,蜂蝶翻飞。在撒拉族传统的婚礼中,延续了骆驼舞表演的内容,撒拉语称之为“对委奥依纳”。整个演出没有伴奏音乐,只有驼铃声和着舞蹈动作。骆驼舞是撒拉族传统戏剧中唯一保存下来的内容比较完整的剧目。一般由四人进行表演,其中两人翻穿羊皮袄扮演骆驼,一人扮蒙古人,一人扮撒拉族祖先尕勒莽。尕勒莽身穿长袍,头缠“达斯达尔”,手持拐杖,牵着骆驼。前半部为二人一问一答,叙述撒拉族先民迁徙时长途跋涉的经过。后半部由扮尕勒莽一人用撒拉语朗诵吟唱韵文,叙述撒拉族祖先历经艰辛、一路前行来到循化的经过。表演多在夜间月光下进行,观众围坐成一圈,参与对答,气氛非常热烈。

  演出接近尾声时,骆驼的扮演者把备好的核桃撒向人群,来客纷纷抢拾核桃,欢呼雀跃,婚礼达到高潮。“对委奥依纳”把民间舞蹈和婚礼结合起来,巧妙地完成了一堂民族历史的鲜活教育课,而且这个形式独一无二,所以,至今撒拉族仍然把结婚叫做“对委”,意味深长。

  其实,在青藏高原的东南部,准确地说在狭长但并不开阔的黄河谷地,是母亲河留给子民们的一块最为温暖的家园。巍峨的小积石山环绕四周,清澈的黄河缓缓地流过谷地。农田果园成片,绿树花木掩映,沟渠蜿蜒,道路纵横。自然景观显示出的雄浑、高远、古朴、纯净,以及丰富的文化遗存和多彩的民族风情,构成了一幅幅令人神往的谷地风景长廊。而生活在这方土地上的撒拉族子民们,对本民族古老文化的传承与保护,可以在三兰巴海村里亲眼看到,亲耳听到,深深地触摸到。

  几年前的一个金秋时节,我们一行来到位于三兰巴海村的街子清真寺,亲眼目睹了国宝级文物——手抄本《古兰经》的真容。

  撒拉族民俗展览馆坐落在街子清真寺内。《古兰经》珍藏馆的钥匙由两人分别保管。韩乙奴姑当时是街子清真寺管委会主任,也是持有其中一把钥匙的管理人员之一。

  打开庄重的馆门,我们跟随保管人步入“手抄本古兰经珍藏馆”。拾级而上又是一道坚固的铁门。进入宽敞的大厅之后,我们就看见大厅中央台子摆放着一个醒目的玻璃柜,柜中是两页乳白底色、黑色字体的阿拉伯文羊皮纸,这是中国迄今发现最古老手抄本《古兰经》中的两页。

  保管人告诉我们,撒拉族先民在寻找东方乐土的漫长的迁徙路上,随身携带的最宝贵的东西就是这部手抄本《古兰经》。据学者考证,这部手抄本《古兰经》约成书于公元8至13世纪间,相传是阿拉伯帝国第三任哈里发奥斯曼哈里发亲自监督书写的三部《古兰经》之一。分上下两部共30卷,分别装在印有精美图案的犀牛皮函里。在玻璃柜中呈放的是这部手抄本《古兰经》的第593和612页,虽历经沧桑,但羊皮纸页面挺括平整,书面字迹清晰、色泽饱满。

  保管人说,《古兰经》在没请进珍藏馆前一直在清真寺的保险柜里保存。由于条件所限,部分页面开始发黄变脆,字迹有些模糊不清。2007年,国家组织南京博物院的专家对其进行了修复,还定做了具有温度、湿度控制系统的玻璃专柜。

  2009年,撒拉族群众自发募集资金400多万元修建了撒拉族民俗展览馆,里面专门为手抄本《古兰经》修建了珍藏馆。如今,撒拉族民俗展览馆与尕勒莽、阿合莽墓以及骆驼泉相邻相望,成为展示撒拉族古老民族文化的荟萃之地。

  其实,早在70多年前,这部手抄本《古兰经》在叙利亚国际展览会上展出时曾经引起过巨大的轰动。阿拉伯史学家、文物专家盛赞它是“今世少有的珍本”。如今,手抄本《古兰经》已入选中国《国家珍贵古籍名录》。

  这样难得的观摩场景,直到今天,仍然历历在目。而走进这样的文化积淀深厚的村子里,我们的思索就会随着绿丝带一样的黄河水,飘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据《撒拉族史》以及一些史料记载,尕勒莽的裔孙是“神宝”,他世袭了元代“达鲁花赤”的官职,获得了大片田地。在《元史》卷八七《百官志三》“吐蕃等路宣慰使司都元帅府”其属官员附见一栏中,明显开列“撒拉田地里管民官一员”,可以看作是撒拉族先祖立足创业的记载。

  尕勒莽之孙韩宝于明洪武三年(公元1370年)归附明朝,3年后被授为积石州千户所的世袭百户,成为撒拉族历史上的第一任土司,此后子孙相传。正统元年(公元1436年),韩贵因征战有功,被授副千户职,调赴凉州御敌。清代承续明代旧制,由地方官吏委任,称外委土司。

  那么,如此单薄的人口构成,如此遥远的长途跋涉,为何在数百年之后,发展壮大为一个东方民族,巍然站立于中华民族大家庭之列?在今天看来,撒拉尔人具有着非常突出的性格特质:坚忍不拔,善于沟通,开拓进取。尕勒莽、韩宝(神宝)、韩贵等连续数代成为以三兰巴海村为中心的行政长官,包括元代的“达鲁花赤”,明代的“世袭百户”等,这就是这些具有创造历史的谋略和行为,对于整个撒拉族民族的形成、发展和壮大意义重大。

  可以设想,尕勒莽带领族人落脚三兰巴海村这弹丸之地,仅有百十户人,周边分布着世居千年的游牧民族吐蕃,东面是历史悠久的汉族等其他民族,北部更有军事力量强悍的蒙古人虎视眈眈。在这种狭小空间里,要生存、要发展,困难和处境可想而知。

  然而,撒拉族先祖不离不弃,艰苦创业,辛勤耕耘,终成大业!创造了西部少数民族发展史上的一个奇迹,为中华民族大家庭增添了一抹鲜活的亮色。

  三兰巴海村的气质,正是在这样的人文精神的滋养下,在高耸入云的乌图斯山下,在汩汩流淌的骆驼泉边,焕发出夺目的光彩……

  这样的气质,对于生活在西部边远地区的少数民族群众,对于很多正在苦苦追寻民族经济与文化振兴的有识之士来讲,具有深远的借鉴意义!(文/图张 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