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代河湟人这样过日子

来源: 西海都市报    发布时间: 2018-01-02 10:29    编辑: 陈悦         

  先秦以前,青海地区是羌人活动的主要区域。汉代,随着汉人的移入,中原汉文化逐渐传播到了河湟地区。因为受汉文化中“事死如生,事亡如存”观念的影响,生活在河湟地区的汉人先民,会将人间世俗的生活用品,如房屋、灶具、水井、牲畜等陶制模型随葬在墓中。

  在我省河湟地区发现的很多汉代墓葬中都出土了许多明器。这些明器是汉时河湟先民生活情况的真实体现,也是人们管窥汉代河湟先民生活的一扇窗口。

  有了“进口”食品

  饮食是人类生存发展的第一需要,汉代时河湟先民的饮食习惯如何,可以从河湟地区汉墓中出土的灶具等明器一探究竟。

  陶灶是很多河湟汉墓中都会发现的明器,有灰陶灶和釉陶灶等之分。上世纪70年代,在大通上孙家寨汉晋墓地就曾出土多件陶灶。它们造型各异,有双口灶,也有三口灶。

  陶灶的样子和如今河湟农村老百姓家中的“锅头”十分相似。两个灶口,一个可以煮饭,一个可以烧水。

  闫璘先生原就职于青海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他说:“河湟地区发现的陶灶,多为先进的节柴灶,陶灶不仅有火门、火口,还有烟囱,制作精美。有的陶灶上面还带有釜。”

  在有些陶灶的灶面上,还模印着悬钩、瓢、案、耳杯、鱼等图案。闫璘先生说,悬钩、瓢、案、耳杯为日常用具,鱼的出现,说明汉时鱼是河湟先民餐桌上经常能看到的食物。

  河湟地区因位于黄河上游、湟水流域、大通河流域而被称为三河间。这样的地理区位,让河湟地区的百姓很容易就能获得鱼。

  汉代时,河湟地区的先民不仅有鱼吃,还有鸡肉、狗肉,以及牛羊肉可以食用。在青海省博物馆《江河源文明——青海历史文物陈列展》的“道通东西,汉风西渐”单元,展陈着两只造型生动的陶鸡,以及陶狗,由此可见,鸡和狗可能也曾是汉代先民餐桌上的美食。

  据闫璘先生介绍,汉时河湟先民的生活中,也可以看到蔬菜和水果。“有史料记载,汉时河湟地区人们食用的蔬菜已经有胡萝卜,水果有石榴,这和当时丝绸之路青海道的畅通有着很重要的关系,汉武帝时期,张骞出使西域时,‘欲从羌中归’,说明当时的丝绸之路青海道已然形成,并畅通无阻。胡萝卜和石榴便是张骞从西域引进中国的。”闫璘先生说。

  汉时,河湟地区的粮食也有了盈余,从河湟汉墓中出土了很多陶仓可以得到证明。不仅如此,河湟先民已经开始用粟、黍等粮食酿造酒。闫璘先生介绍,在平安的一处汉墓中,曾出土过酿酒的瓮,随它一起出土的还有耳杯、铜锺(古代盛酒器)等酒具。

  羊肉手抓上了餐桌

  汉代河湟人这样过日子在我省汉墓中出土的明器中,也有一些炊具。

  在大通上孙家寨汉晋墓地中,曾出土过一件造型奇特的文物,单看它的造型,人们很难猜出它的用途。它的下半部分是圆圆的鬲(lì),上面连着一件无底的甑(zèng),它的名字叫铜甗(yǎn),相当于现在的蒸锅。烹饪时,在鬲里放上水,中间放上箅,箅上有用来通蒸汽的洞孔,这样就可以蒸食物了。

  汉时有陶灶,煮食也是河湟先民们常用的烹饪方法。闫璘先生说,汉时河湟地区除了生活着汉人,还有羌人、月氏人等,他们之间在饮食上也是相互影响、相互融合。

  在多年对河湟汉墓的考古工作中,闫璘还曾发现过一大盘羊肉手抓,当然,因为年代久远,羊肉早已经消失,只留下一些羊骨头。“河湟地区煮食牛羊肉早在青铜时代就已经开始了,这可能是受到了游牧文化的影响。”闫璘先生说。

  汉时,河湟地区可能还有烧烤。在民和胡李家汉代墓地以及大通上孙家寨汉晋墓地中就曾出土过陶炉。陶炉的炉身为盘形,炉座近于喇叭状,盘座之间有炉箅,上面有几个小孔,陶炉上有一个火门。

  据了解,我国吃烤肉的历史源远流长。《诗经·小雅》里就有一首诗写到烤肉:有兔斯首,炮之燔之;有兔斯首,燔之炙之。“炙”的意思就是“烤”。秦汉时期,人们吃烤肉已很普遍了。闫璘先生推测,陶炉很有可能就是河湟先民烧烤的佐证。

  可能有了二层楼

  上世纪70年代和90年代,青海省文物考古队和湟中县博物馆先后对位于湟中县原总寨乡杜家村东南台地上的杜家庄汉墓群做了发掘,在那里,考古专家们发现了一座小陶屋(陶房),如今陶屋就展陈在湟中县博物馆。

  陶屋的造型古拙,采取歇山式的建筑风格,陶屋上还有两个小门供人们出入,陶屋是汉代河湟民居的缩影,也为研究河湟汉代建筑提供了依据。

  闫璘介绍,河湟汉墓中也曾出土两层的陶屋,下面一层主要用来圈养牲畜,上面一层供人们居住。

  在青海省博物馆,陈列了一件陶圈文物。陶圈为正方形,在陶圈东北角,有一座小房子。有考古专家考证,陶圈是汉时人们圈养牲畜的地方。闫璘认为,这件文物也有可能是庄园,小房子很有可能是看守庄园的人居住的地方。

  乘车代步

  1977年夏季,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让地处西宁城西的彭家寨一带洪水泛滥。洪水过后,彭家寨的社员在平整土地时,发现了彭家寨汉墓。在汉墓中,我省考古专家发现了一辆木轺(yáo)车。

  据了解,轺车是我国古代专供上层贵族或帝王乘坐的一种交通工具。因为制作材质易腐朽,在我国考古史上,很少能见到木轺车出土。因此,考古专家推测,这座彭家寨汉墓的主人可能是一位达官显贵。

  据我省考古专家考证,这位木轺车的主人可能是一位俸禄有千石的官吏所拥有,这位官吏去世后,他的家人仿照他生前乘坐的木轺车制作了随葬的明器木轺车。

  汉时河湟地区官吏出行可能有木轺车乘坐,普通百姓出行,除了走路之外也有交通工具可以乘坐,那就是木牛车。在我省博物馆的展厅中,就可以看到由牛和车组合而成的木牛车,它出土于西宁市南滩汉墓中。

  这件木牛车有双辕,两轮,车厢是用四块木板拼成,牛身是用一整块木料雕刻而成,四条腿分别雕刻后拼接而成。《河湟珍藏·历史文物卷》记载,牛车雕法古拙,是汉代时社会下层人员常使用的交通工具。

  出现了露天厕所

  汉代河湟先民是非常爱干净的,从我省出土的陶厕和陶井中可见一斑。陶厕在我省汉墓中多有发现,上世纪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我省考古专家在西宁市海湖大道汉墓中就发现了一件陶厕。

  《西宁市海湖大道汉墓发掘简报》记载,陶厕为夹细砂淡红色,呈方形。陶厕正面偏向一侧的地方设有门道,门道右侧是一堵矮墙,厕位内靠,有长条形蹲坑,厕所正面和左右两侧围墙中部靠上各设通气孔一个。

  陶厕的造型与现在河湟地区农村普遍使用的旱厕十分相似,显示出了文化的一脉相承。闫璘先生说:“将厕所和住房分开是古代社会的一种进步,是人们讲究卫生的表现。”

  大通上孙家寨汉晋墓地中出土一件汉代釉陶井,井上有井栏和井亭,还有辘轳和汲水罐。陶井的发现说明,汉时河湟先民已经开始注重饮水卫生,不再饮用河水,而是使用干净卫生的井水。

  不仅如此,此时的河湟先民已经开始熏香,我省很多汉墓中都有熏炉出土。在民和胡李家汉代墓地就曾出土过博山炉,博山炉是汉、晋时期民间常见的焚香器具。(王十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