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宁的秋

来源: 青海日报    发布时间: 2017-12-29 10:09    编辑: 陈悦         
 

西宁全景

新区秋色

层林尽染

 

  我从乡下搬到省城,终日奔波于城乡间,跟着城市的快节奏,不曾留意时令的变化。

  一日,站在阳台上蓦然抬首,望见远处西山上已是黄绿交错的树木,不觉想起“万山红遍,层林尽染”的诗句,倍觉窗外进来的空气已有丝丝凉意了。

  西宁的秋就是这样,来得慢慢的,柔柔的,似乎有意躲着人们的视线。一连几天的骄阳,让人们怀疑日历上的节气日子是不是标错了。“立秋好几天了,这天气咋了呀?”“是秋老虎吧?”街头巷尾,人们三三两两地谈论着。然而,时令是挡不住的,白天的炎热并不代表秋天不来了。羞涩的秋是在清晨和夜晚悄悄来临的,天气一天天地短了,也凉起来了,有时还吹点飕飕的风。夏秋就这样在一热一凉之间此消彼长,仿佛在换岗之间你推我搡,不肯一下子就位。草木也是慢慢地退绿、发红,最终变得金黄的。榆树、柳树的叶子迟迟不肯凋落,但终究拗不过秋风的纠缠,三三两两地离去。“七月流火,八月未央”,秋风吹着那夏月走,一次次一步步地把夏天挪腾出去,坐稳了季节的第三把交椅。

  花是最先凋零的,更何况西宁也无甚好花。早在秋风之前,牡丹、芍药便是“红消香残”,只剩一身厚重的叶子了。倘若是在内地,无论南北,这时应该是菊花的天下了。我见过威海的菊花,花冠硕大圆润,花瓣细密修长,一朵朵簇拥在一起,就是菊的海洋,那份“东篱诗意”的意境,就足以令人流连忘返。

  西宁虽为“三川之地,河湟膏腴”,但毕竟是高原之城,气候干燥,昼夜温差较大,繁华秋色是没有的,更不要说有像威海那样的秋菊了。只是在公园的花墙边上,种着一些菊属小花,悄悄地开着。它们很小,既没有细密的花瓣,也没有“傲霜”的气势,但一丛一丛的倒也可爱,用自己小小的身躯给这百花凋零的季节和这个城市带来些许生机。

  雨是自然要下的,而且一下就是好几天,因为“秋雨绵绵”嘛。每遇这样的天气,整个城市都笼罩在阴湿的空气中。街道是污浊的,天空是灰暗的,高楼是拥挤的,就连小摊贩的叫卖声,都显得那么有气无力,让人倍感压抑。在这样的天,做什么事情都不顺,打着被雨水浸得厚重的伞,拖着疲倦的步子,一个人在街上走着,失意、凄凉、悲怆之情油然而生……由此可见,古人“秋士见阴而悲”之说是确有道理的。

  也许有人会认为这样的天气朦朦胧胧,有点像“江南烟雨”,是极富诗意的。但青海人是看惯了高天流云的,也是豪爽惯了的,不喜欢连绵无期的秋雨,更不去细品那些“梧桐树,三更雨”“空阶滴到明”的诗句。同样的秋,同样的雨,地处南北的人们的感受是不同的。“绵绵秋雨绵绵思”是江南人的温柔;“秋风秋雨愁煞人”是北方人的烦忧,我想,这也是高原人和江南人的区别吧。

  西宁终究是高原之城,连绵的秋雨不像南国那样长久地眷恋着这片土地。不上两个星期,便又是万里晴空了。这时碧空如洗,万里净练,秋高气爽,心情极好,连吸几口空气,都是那样有清爽惬意!整个城市,仿佛一下子变了样:阳光下的高楼大厦,布局相宜,错落有致;马路上的汽车南来北往,井然有序;一个又一个公园和广场上,欢歌笑语此起彼伏;还有穿梭不停、步履匆匆的人们,手里提着包,脸上挂着笑……一切都沉浸在欢快之中,享受着现代文明所带来的快捷生活。

  因为“城市热效应”的缘故,严霜是少有的。偶尔的一两个清晨,在车顶上,在大面积的草坪上,凝结着轻轻一层薄霜,然而不等太阳出来,却又青烟似的了无踪迹。即使是寒露霜降之日,也没有“白露为霜”的深秋景色,只是随着一阵紧似一阵的秋风,早行的人们提前穿上了冬衣,裹着头,捂着脸,似乎已经进入了冬,但也有时髦的靓女,短裙下露着俏丽的双腿,袅袅婷婷地走着……

  有人戏称青海只有两个季节,一个是冬季,一个是“大约在冬季”,可见他们是不了解青海的。青海是有秋季的,尤其是西宁。西宁的秋是最有意思的,来时慢慢腾腾,不情不愿,而走时却又形影匆忙,给人一份阒然而逝的恍惚。因为长冬是难免的,故而西宁的秋甘愿抛砖引玉,把一年的精彩留给这位慵懒的老弟。(梁延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