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柴达木一滴油的奇妙之旅

来源: 西宁晚报    发布时间: 2017-12-24 10:40    编辑: 许娜         

 

  大家好!我是一滴石油,有着黑又亮的外表,长期居住在与世隔绝的艰苦环境中,天生与大自然为伴。从人类发现我的那一天起,我逐渐摆脱了寂寞,告别了平庸,迫切地从黑暗的地下探出脑袋,欣赏着大自然的光明,在与人类交往的过程中,我看到了自己的价值,源源不断地为人类创造财富。

  别看我小小的,其实我的作用可大着呢!有了我,汽车可以在公路上驰骋,飞机可以在天空中翱翔,而人类日常生活中用的牙刷、瓶子、塑料盆,人类穿的大部分衣服、平时嚼的口香糖等也都有我的身影。

  我的家在广袤无垠的柴达木盆地,这个被人类称作“聚宝盆”的地方。

  几百万年前,由于气候温湿,植物茂盛,水域中各种生物大量繁衍,盆地北缘断块活跃剧烈,在较大的断降区内沉积了湖相地层,且具有丰富的有机质,为盆地北缘断带油气藏的形成孕育了丰富的生油岩系,而我也是在这个时期诞生的。

  戈壁滩找“我”可是辛苦活儿

  在柴达木盆地,大自然就像神话中的仙女一样,总是把我们深藏在最艰苦最隐蔽的地方,只有最勇敢的人才能找到我们。那么,深藏在地下数千米的我是如何被人类发现的呢?

  找我,就像给地球做心电图一样。人工制造地震波,然后通过反射波,描绘地下的地质结构,再通过复杂的分析,论证地下有没有油……干起来既复杂又艰苦,一个项目要十几、几十万张“心电图”,多种专用设备,海量现场人工操作。

  许多人以为我深藏在“地下油海”或“地下油河”里,其实,我是“石头里的油”,就像水浸透在海绵里一样,浸透在石头里。地下的石头中,有各种各样的裂缝和大大小小的孔洞,我就藏在这些裂缝和孔洞中。缝洞越大,藏油越多。

  这里是柴达木盆地的英雄岭,海拔2850米至3640米,沟壑遍布,不见花鸟走兽,被称之为“月球表面”。含氧量只有平原的70%左右,饺子、面条、米饭必须用高压锅才能煮熟。英雄岭上多断崖,两边是悬崖,中间是一条刀梁子,一不小心就会车毁人亡。但这却是想要“找我”的物探人每天必须走的路,他们所经之处布满了用于地震数据采集的电缆。

  而在很久以前,勘探工作比探路还困难,为探明地下的宝藏,1954年,第一批进柴达木盆地的地质勘探队员们,跋涉过雪山冰川,转战过荒野戈壁,经历了难以尽述的巨大困难,找到了无数个储油构造。多少风雪,多少风沙,多少次艰苦的考验,多少次胜利的喜悦。这一批勘探队伍,走遍了整个柴达木盆地,东起达肯大阪山,北至赛什腾山,南自奇漫塔格山,西到阿尔金山,遍布他们勘探的足迹,都曾遗落有他们辛勤的汗滴和欢乐的歌声。是的,在整个油田历史的每一页,都充满了人类的艰辛、汗水甚至鲜血。

  想要“开采我”可没那么简单

  当勘探人员找准了地下我所在的准确位置后,接下来的工作就是钻井了。钻井是石油工业最为关键的环节,只有将油井钻好之后,才能让地下的我们从地层中喷涌而出,重见天日,开启这油藏地宫之门。

  开挖我真没那么简单,不是你想开挖就能开挖的,这其中得具备运气和孙悟空般的火眼金睛。若是幸运,在钻探井打到油层时,油井自喷,那么就可以在油井周边布设开发井直接进行开采。若是通过探井获取的岩心评价后,此区域内有一定的油气储量,在探井附近再布设一口评价井,评价井对此区域内的油气储量进行详细的估算后,进而布设开发井进行开采。若是不幸运,探井探取的岩心经过评估没有油气储量,那么这口探井就白打了。

  别看我小,脾气却很暴躁,尤其是我和我的伙伴们联合起来的力量足以造成毁灭性的灾难。因此当有些石油工人们怠慢工作的时候,在他们忽视规章制度的时候,我们的坏脾气就不由自主地爆发出来,酿成谁都不愿意看到的悲剧。我们理解石油工人们的苦,我们知道石油工人们的难,可是如果他们可以认真对待我们,认真对待自己的生命,我们也不愿暴露出自己的缺点,不愿看见那些惨痛的代价。

  随着油田的不断开发,地层能量逐渐消耗,油井最终会停止自喷。由于地层的地质特点,有的油井一开始就不能自喷,必须利用抽油机,用人工举升的方法给油流补充能量,将井底的我们开挖出来。

  在寸草不生的狮子沟上,遍布着花土沟油田的各种采油设备。层层叠叠的山间错落有致地安放着正在进行采油作业的磕头机,而青海油田人正是在这样的高海拔地区将我一点一点从地下开采出来,把我装进大罐,送到集油站,进行脱水、去沙。

  随后,在热泵站经过加热加压的能量输送后,我又要开启一段长途旅行,经花土沟至格尔木的输油管道,直接到达格尔木炼油厂。

  炼化后“我”要实现最大价值

  在格尔木炼油厂里,我碰到了好多好多兄弟姐妹,他们都等待着经过炼化后,去实现自己最大的价值。

  从人类的交谈中,我明白,原来中国石油青海油田的所有石油都是要在这里经过炼化的,怪不得可以见到这么多的同伴呢!这个年加工能力150万吨的格尔木炼油厂,是青藏两省区唯一一座炼油化工企业,承担着雪域高原能源保供的重要任务,是西藏地区的能源引擎。因为有了格尔木炼油厂这个重要的油气加工储运销售集散地,格尔木成了连接内地与青藏高原的“旱码头”。

  在炼化后,我们又要依依不舍地分别了!大家要进入油罐车,去往全省各地的加油站,去为人类服务。

  而我所去的加油站,就是中国石油玉珠峰加油站,从格尔木市出发,沿青藏铁路向南驱车130多公里至玉珠峰山脚下,远远望去,红色的中国石油加油站在白雪皑皑的玉珠峰的衬托下,格外鲜艳夺目。玉珠峰加油站所在地海拔4200米,是青藏公路沿线海拔最高的加油站。我将在这里实现自己最大的价值。

  12月13日12时,一辆白色的丰田越野车来到了加油站,停靠到了我的身旁,顺着油枪,我和好多兄弟姐妹一起进入了黑漆漆的油箱里面,我明白这将是我最后的归属,我将在这里实现自己最大的价值,让这辆丰田越野车在高原上驰骋。

  小小的“我”有着太多的感动

  在这一次奇妙的旅行中,小小的我有着太多的感动。为了我们,千千万万石油工人来到大山深处,无私地奉献着自己的青春,无论烈日炎炎,不管寒风凛冽。

  风雨中,有着他们坚强的背影;黑暗中,也有着他们挺拔的身躯。有的人承受着思念亲人的痛苦,有的人承受着不该承受的孤单,还有人为了保护我们而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谁都偏爱安逸,谁都贪恋舒适,而这些为了我们坚守奉献的可爱石油工人们却为了其他人的幸福甘愿与艰苦为伴。

  小小的我也有着太多的期望,期望那些深埋在大山怀抱中不曾露面的伙伴们也有实现自己价值的那一天;期望那些饱受思念之苦的石油工人们在工作之余也能尽享天伦;期望幸福之花能够特别眷顾那些在戈壁荒漠默默奉献的石油工人们;期望这些平凡中体现伟大的人们能够永远平安!(樊娅楠  芳旭  图片均由黎晓刚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