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素乃自然本色

来源: 青海日报    发布时间: 2017-11-03 09:59    编辑: 马燕燕         

雪村

自然的足印

自然秘境

幻象

碧波清影

冰河夕照

比翼
月夜

云雾丹霞红

  在人文社会和自然环境中,朴素是万千事物的互动基础,朴素存在于自然定律的最基层,它是一切事物演变的根本框架。在人文社会中,朴素代表着一个社会最基本、最中性的构成元素。虽然人类社会历经巨大发展,取得了空前的科技成就和文化艺术成就,各类文明成果交相辉映,成为了照亮文明史的耀眼符号,但这符号是建立在最基本、最朴素的基础之上,是人类文化最朴素的元素映衬反射出的辉煌色彩,这种色彩永远建立在朴素的自然基色之上。

  在自然环境中,朴素代表着千年不变的大山气魄,代表着奔腾不息的大江大河气质,代表着蓝色天空以其深沉纯净的底色在人们的视觉中成为日常,在人们的心中成为永恒的力量;而绿色的森林和草地朴素自然,它们代表着地球上的生命与希望。

  在摄影艺术中,朴素是一种艺术态度,是一种艺术追求,更是一种艺术的精神与自然的回归。在朴素中,自然环境和人文社会中一切最真实、最质朴的场景,被影像化作了永恒不变的真实记忆。人们透过这些朴素的影像,能触摸到历史的深度、自然的广度、文化的高度和艺术的厚度。

  这是一组摄影人拍摄于青海不同地点的照片,照片无论是内容和形式,都真实地记录了青海最真实朴素的自然之美及生命和自然交汇之美。透过这一幅幅真实朴素的影像,使我们有幸目睹到大美青海最动人的景色……

  在坎布拉,亿万年的丹霞地理地貌,为视觉造就了一个独特的环境,这种环境,时刻为人们展示着奇迹——雪后初霁、缥缈不定的云雾,缭绕在大山的怀抱,红色的丹霞地貌奇峰罗列,突兀的形状和暖色调同白雪形成了较强的视觉反差,这种反差,构成了高原冬日最为朴素动人的景色,这种景色,远远望去,恍若仙境,令人难于释怀。坎布拉的每一幅照片,都蕴藏着一种力量,一种超越人们想像的力量,这种力量远远超越了风景的本身。与其说坎布拉记录了大自然千万年不变的朴素容颜,风景又记录了坎布拉卓著的风韵,在它卓著风韵中又流露出摄影人对自然、对艺术的一种态度。

  当摄影人把镜头转向另一个地方,那个地方是我们熟知的青海湖。冬日的青海湖庄严肃穆,自然中的一切喧嚣仿佛在冰点戛然而止,时间被漫长的冬季拉长,景物的影子也被冬日拉长,空间仿佛凝结。但冰封的湖面,宛若一面宝镜,映照着碧空雪山的倩影。高空中,有苍鹰在头顶盘旋,千百年来,这些高原的自然精灵,就是用这种方式,在雪山圣湖之间巡游翱翔,守护着这方神奇无比的朴素净土;冬日的青海湖,看似寂寞、苍凉、辽远,而事实上,冬日的青海湖每时每刻都会以自己的方式向人间展示着素雅的风姿。青海湖的各种生命,并没有沉寂,相反,它们会用自己的方式宣告着存在的价值和意义。每年冬天,在水汽氲氤、暖波荡漾的泉尔湾,天使般的白天鹅历经长途迁徙跋涉,从柴可夫斯基的《天鹅湖》故乡,不远万里来到了作曲家王洛宾魂牵梦绕的地方,将冰天雪地的青海湖变成了另一个天鹅湖,由此《天鹅湖》故事得以延伸。随着大天鹅的到来,青海湖以其饱满的热情和无私的胸怀,为这些远道而来的精灵们搭建了一个生命与自然交互的舞台,在这个大舞台上,天鹅以高贵典雅的仪态、优美动人的舞姿、高亢嘹亮的歌声为高原素净清浅的大自然奏响了一曲朴素的生命赞歌,于是《天鹅湖》美妙的旋律,飘荡在青海湖,萦绕在人们的心间……

  也许在冥冥之中,一样美好的爱情故事量子效应般互相纠缠,相互感应,瞬间能超越时空,超越种族,跨越文化。在大美青海的又一处神奇地方,海西的吉乃尔湖以其最原始朴素的自然风貌,向人们展示着神奇无比的雄浑、广漠和粗犷有力的独特气质。这是一种令视觉经验无法归类,令心灵震撼无比的景色。被漫长岁月风霜雪雨雕琢而成的奇特地貌,在摄影人朴素的思想情绪和镜头下,被风格化为一幅幅雄浑壮丽的自然诗篇。诗篇中,蓝色河流灵动多变,暗红色的地貌奇异怪诞,两者之间个性几乎不相容,视觉反差极大,但此刻它们却能够在摄影镜头下和谐地共置于同一个几何平面。神奇的光线,在那一时刻毫无保留地渲染了这种奇特,而此刻这种奇特恰好被摄影镜头捕捉到,要捕捉到这种“奇特”,摄影师几乎利用了一个短暂的“窗口时间”。

  自然的力量是强大的,它能够在演变中改变每一种事物的属性。吉乃尔湖湖面上,冰层堆积而成的“碧玉”晶莹剔透,在落日血色残阳的作用下,湖面冰火两重天。在另一幅照片中,我们看到,在广阔的湖面上,由近到远,分布着一个个形状各异的雪印。这些雪印,仿佛是自然巨人从人间走过时一不留神踏出的足印。

  对摄影人而言,视觉游走在绚丽的大自然中,层层剥去景物的表象,通过观察发现并找到自然中最朴素的场景极其重要。庄子曰,“静而圣,动而王,无为也而尊,朴素而天下莫能与之争美。”朴素即大美。事实上,在我们的世界,隐藏着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比现实世界更为朴素自然,更为神奇。当摄影人将世界的表象层层剥去后,才能看到那个更加神奇的世界。它就像是宇宙间的暗物质,它们的质量在宇宙中占据大多数,并起着无比重要的作用,它们朴素的个性,从不张扬自己,人们只能间接发现它们的存在。

  而摄影艺术的真谛,是从自然最朴素的元素中,过滤出本色。(陶然 马英健 李秉庭 曹生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