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古代民歌系列报道之一 千年往事 匈奴悲歌

来源: 西海都市报    发布时间: 2017-09-18 10:46    编辑: 成忱         

  匈奴是较早游牧生活于青海地区的少数民族之一。因为匈奴人没有创制自己的文字,曾经流行一时的民歌只能依靠口口相传的方式流传,通过汉译保留下来的少之又少。《匈奴歌》就是一首真实反映匈奴政治历史状况的时政民歌。

  《匈奴歌》也叫《祁连山之歌》《胭脂歌》《匈奴悲歌》,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里,《匈奴歌》被史学界认为是唯一幸存的匈奴民歌。

  匈奴悲歌反映悲壮史实

  失我焉支山,令我妇女无颜色。

  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

  以上四句诗,就是如今我们能看到的《匈奴歌》的全部。据了解,这首诗最早记载于《西河旧事》之中。《西河旧事》的作者不详,相传是一位北凉人创作的,书籍早已失传。

  多年来,我省文史学者董绍宣先生和曲艺学者谢承华先生都对《匈奴歌》作过一些研究。

  上世纪90年代,董绍宣先生承担了我省《青海文艺志》的撰写工作,在翻阅了许多有关青海的史料后,董绍宣先生发现,青海古代民歌少之又少。为了挖掘更多的有关青海的民歌。董绍宣先生翻阅了更多的史书和资料,最终找到了几首与青海有关的民歌,《匈奴歌》就是其中一首。

  谢承华先生说:“民歌是由老百姓创作的,得到群众广泛认可、应用和传唱的艺术形式。它有很多种类,如时政歌、情歌等。《匈奴歌》就是一首典型的时政歌。时政歌通常是人们对所处时代政治的得失、政治人物的清浊、政治措施的利弊,及其给人民群众带来的祸福的中肯评价。”因为年代久远,《匈奴歌》的曲调早已失传,人们已无缘听到这首可能高亢雄浑的民族之歌。但是从歌词中,依然可以了解到匈奴人的性格特点和精神追求。

  谢承华先生说:“《匈奴歌》的句式更加自由,长句和短句相结合,不拘泥于整齐划一的表现手法,体现了游牧民族自由开放的精神诉求。《匈奴歌》的歌词没有华丽的辞藻,也没有任何的雕琢和堆砌,行文和用词准确简明,通俗易懂地反映了当时匈奴人的真实生活状态。在字里行间中,表达了匈奴人对失去焉支山和祁连山的痛惜之情,读之令人荡气回肠。”

  我省祁连山麓曾是匈奴旧地

  秦末汉初,匈奴的强大让中原王朝十分忌惮。汉初,匈奴在冒顿单于的统治下,势力空前强大。这段时间就是匈奴史上“破东胡、走月氏、威震百蛮、臣服诸羌”的全盛时期,当时的汉王朝迫于匈奴的势力,只能以向匈奴朝贡和和亲的方式来得到休养生息的时间。

  匈奴和汉朝的关系,到了汉武帝时期,发生了巨大的转变。经过70年的休养生息,汉朝势力变得强大,为了控制西北广大的地区,汉朝开始对匈奴用兵。

  此时的匈奴人生活在焉支山和祁连山附近。据考证,焉支山位于今甘肃省张掖市山丹县。祁连山,就是今甘青交界处的巨大山脉。据了解,就面积而言,青海境内的祁连山的面积要大于甘肃境内祁连山的面积。位于祁连山中部腹地的祁连县,曾是我省丝绸之路青海道的支线西平张掖道的必经之地,很早以前,这里便是我国民族融合的走廊。

  “祁连”是匈奴语,就是天的意思。说明在匈奴人眼中祁连山就是天一样的存在。在我国很多历史文献中,特别是汉朝与匈奴的战争记载中经常提到的祁连山,《史记》中记载,骠骑大将军卫青就曾追击匈奴人到祁连山。

  《匈奴歌》也中唱道:“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由此可见,祁连山对以游牧为生的匈奴人的重要性,这里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地方。1994年,在我省海北藏族自治州祁连县出土了一件不规则长方形的金牌扣饰,它长14.7厘米,宽9.2厘米,重365克。金牌正面内容表现了在茂密的灌木林里,一匹狼偷袭一头牛的瞬间情景。它就是匈奴狼噬牛金牌饰。这种饰品是匈奴人所钟爱的。从地理分布和考古都可以说明,我省境内的祁连山也很有可能曾是匈奴人的主要游牧地。《后汉书·西羌传》也有记载,当时生活在祁连山的匈奴部落,与羌人有密切的联系,他们打算共同抗击汉王朝。可是这样的想法,很快便被瓦解。

  匈奴兵败,古歌传入青海

  谢承华先生介绍,汉朝对匈奴影响力最大的战争发生在汉武帝元狩二年。据《汉书·匈奴传》记载,元狩二年,骠骑大将军霍去病曾三次率兵进击匈奴,大获全胜。战争过后,匈奴的主要势力基本被瓦解,匈奴人流离失所,失去了广大的土地。汉武帝元狩二年匈奴大败后,逐渐被分为了南北两部。其中,匈奴王日逐王比率南匈奴四万多人归附了汉朝,汉王朝将他们安置在了河套地区,这些匈奴人与西迁的小月氏人和羌人融合,继续游牧于祁连山。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归附于汉朝的匈奴有一部分人从祁连山,到达了水草丰茂的河湟地区,他们就是匈奴别部卢水胡。

  东汉时期,湟水流域是卢水胡的主要聚居区之一。这个从北方草原大漠走来的游牧民族,逐渐与当地的汉羌等民族相融,共同创造了灿烂的民族文化。据了解,对于这些归顺的匈奴人,汉朝采取了属国的政策,就是划定一个特殊的行政区,迁徙归附的匈奴部落生活在这个区域内,让匈奴人自己管理自己的行政事务。在这样的方针政策下,匈奴人的生活方式、文化、习俗以及社会组织等都保持不变,汉王朝还给匈奴部落首领颁发了印信。

  1973年夏天,在我省上孙家寨汉墓群中出土了一件珍贵的文物——汉匈奴归义亲汉长印。这枚印章就是东汉中央政府赐给匈奴族首领的官印。除此之外,在我省互助土族自治县、平安区、共和县等地,也有零星匈奴文物出土。

  董绍宣先生介绍,汉匈奴归义亲汉长印等文物的出土是汉朝时匈奴人曾在青海地区活动的重要物证。而随着匈奴人的迁徙之路,像《匈奴歌》这样的匈奴民歌很有可能随之进入了河湟地区,成为了青海地区传唱的歌谣。

  谢承华先生说:“民歌是一种‘活’的艺术形式,具有口头性、传承性、集体性、变异性等特点。它的传播不受地域限制,只要有人会唱,便回很快被大家所接受。”所以,曾流行于匈奴的《匈奴歌》在匈奴人与青海地区的月氏人、羌人以及汉人相融合的过程中,很有可能被广为流传。因此可以说,《匈奴歌》是一首甘青两省共有的古老歌谣。(王十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