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绮丽宗家沟

来源: 青海日报    发布时间: 2017-09-08 10:57    编辑: 马燕燕         

 

 

  生活在青藏高原上的人们,一提起西王母的传说,自然而然就会想到湟源县的宗家沟。多年前,我拜读了一些本土作家与学者写的有关宗家沟及西王母的文章,自那时起,“访问宗家沟”这一念头就如一条绷紧的绳子,紧紧系着我的情思,直到今年夏天,因着湟源友人的邀请,我终于走进了宗家沟美丽、宽阔且温馨的怀抱……

  那天早晨,我们披着轻纱似的晨雾,向美丽神奇的宗家沟进发。

  初入宗家沟,老远就听到哗哗汩汩的溪流声,那苍苍茫茫的松林,在山风中展示出她莽莽苍苍的粗犷之美,而在阳光之下,却凸显出她纤纤细细的灵巧的肌肤。在诗意的七月,其形体更加鲜活亲切,在富于色彩的日光下,平添了几多朗润与温馨。

  睹此美景,我们一下子置身于美妙的意境之中,就像踏进仙境般激动不已。

  山谷口,一尊高大、庄严、威仪的手执犬戏牛鸠杖首的西王母塑像,使宗家沟更显得神秘与幽静;东西两侧,两峰对峙,形成一门。西侧山峰拔地而起,拨云见日;东侧山峰,拔地而出,山头驰平如磐,中间一小溪穿门而出,哗哗流向世外。

  这条清澈的小溪,犹如上界神仙从碧霄抛下的白练,闪动着身躯,自由地飘落在宗家沟里,赋予了山谷无限生机与灵性,也给游客几多透明的快乐和诗意的启迪。

  这条小溪至少有五六千米长,它一头伸入湟源峡的药水沟里,一头搭在赤岭黑山下的白水泉中,中间便铺设成这条不出名的白水溪。

  白水溪从白水泉里涌出,在嘉雅玛草滩上一分为二,一支分给大石头村村民生活所需,一支分给宗家沟化为灵性。

  说起白水泉,它不是一眼普通的泉,它结的冰,必在每年农历六月十五这天消融,故被民间称为神奇,而且每年六月十五日会举行祭泉活动,当地僧人列队执器诵经,群众争相祭拜,表达他们感恩神泉、祈求护佑的美好愿望。

  宗家沟里,山谷两侧的崖壁,植被丰茂,怪石成群,构成了宗家沟雄、奇、险、秀的崖壁奇景,沟内山石天然成景,千奇百怪。在这里,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雕成了宗家沟绰约的风姿与神秘的特质,赋予了山谷别样的文化气息,展示着这一方山水的原生态之美。

  宗家沟在山谷口象鼻岭下分成向西的道底尔滩与向北的什汗素沟两条山沟,向西的道底尔滩草木葱茏,郁郁葱葱,营造出一派盎然生机。这条小溪把这里一分为二,左面山坡上一片松树林,一棵挨着一棵,一阵风拂过,发出呼呼的涛声,犹如混声大合唱。群峰互倚,虽不甚高,却有十几峰之众,身上都披着翠袍,间有蓬棘从岩缝里伸出,婀娜多姿。漫坡上爬满了密密匝匝的草,静静地、翠翠地领受着阳光和风儿的抚摸……

  而向北的什汗素沟则是袒露的,山坡上长满了各种瑶草琪花:“九头妖魔”马齿苋、紫串串、黄菊花……林林总总,生机勃勃。

  深入宗家沟腹地,间或会听到一两声“呷”的鹰鸣或鸟虫的啁啾,还有牛羊的“吽、咩”声,此外,整个山谷万籁无声,给人一种不可言说的静谧。那浑然天成、清幽安闲的意境,和诗人王维笔下的“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意境毫无二致,信步沟内,让人们深切感受到如河水般缓缓流淌于山水间深厚的文化底蕴。

  宗家沟并非宗姓人家的领地,而因华夏人的祖宗——古羌人首领西王母在此住过而得名。说起西王母,友人张先生说:关于西王母,在很多古籍中均有记载。譬如“临羌有昆仑山”(《汉书·郡国志》)、“南有湟水出塞外,东经西王母有室”(《水经注·河水》)、“金城郡临羌西北至塞外,有西王母石室,仙海、盐池,北侧湟水所处。”(《汉书·地理志》)……

  闲聊中,友人补充说,湟源史称“西戎羌地”,是华夏先民古羌人生活栖息的地方。而西王母则是史前生活在青海的的一个名叫西嫫(或西母)部落手执犬戏牛鸠杖首的女首领。

  关于犬戏牛鸠杖首,湟源友人还介绍道,犬戏牛鸠杖首是湟源县大华乡中庄村出土的卡约文化时期古羌人杰出的青铜器,同时出土的还有四面铜人饰、鸟形铜铃等卡约文物……

  友人的介绍,让我们从一定层面上领略了史前古羌人出色的手工艺水平。

  孰知,多年过后,居住在昆仑山下青海湖畔的西王母这个真实人物消失在历史烟云之中,她却以美丽女神的面目出现在中国古代神话中,并逐渐成为昆仑神话里的主要人物。

  闲聊间,我们一行沿着小溪顺流而上。小溪边,树林间、山崖上,野花野草遍布,金露梅、猫儿眼……什么形状、什么颜色都有,许多花草连名字也叫不出来,它们挨挨挤挤,芊芊莽莽,把山坡、崖岩装扮得无比妖娆,把瑰丽舒展为平淡,把秀气换成壮阔,诉说着宗家沟一个又一个传奇。

  虽如此,但真正把游人的心灵带到一种崇高境界的,却是遍布在宗家沟内的那些奇形怪状的山崖和石窟,及满山遍野的苍松翠柏。

  据友人介绍,宗家沟内的石窟达一百多个,著名的有玉岩洞、仙人洞、神仙洞、王母洞、二郎洞、观音洞……这一百多个石窟,有的崎岖婉转,深不可测;有的高大宽敞,宛如宫殿;有的洞穴奇石凌空异常秀雅,还有的石窟顶壁滴水,叮咚作响,令人神往……

  文化是灵魂。一个地方如果没有灵魂,那么这个地方就显得苍白。同时,也使我不由忆起“羿请不死药于西王母,姮娥窃以奔月”“穆天子西征,至于西王母之邦”的故事来。

  “我们去看看王母洞,如何?”友人的一声提议,大家一致响应。于是,我们攀坡而上,来到王母洞。王母洞,这个湟源本地人称之为“房子洞”的石窟。这个石窟约四百平方米,走进石窟,耳洞、顶洞、窑洞,尤其是中间的大洞,好似聚会厅,洞前宽阔地带有二道台阶。

  相传,西王母在这里驻锡,不仅召集属下,商讨政务,而且举行盛大集会发号施令。

  世远年湮,荒堞故墟。无论岁月怎样变迁,在湟源,有一支民谣在传颂:洞中洞,洞连洞,洞中还有王母洞……

  “看!雄狮……”在友人的惊叹声里,循着手指,只见云蒸霞蔚中,一座玲珑巍峨的石岭恰似一只“河东吼狮”端坐其间,这就是湟源本地人常说的雄狮岭。在“雄狮”的右侧,一头褐白间色的“巨象”独处瑞雾祥霭之中,它将那长长的、青灰色的象鼻伸入潺潺的泉流中猛吸痛饮,连那虎视眈眈的“雄狮”也顾不得防范了。

  说起象鼻岭,这里还有一个神象引白水的故事在流传。而且相传,原先在象鼻下有湟源东科寺的附寺——尕寺,是某世东科寺转世活佛幼时学习生活的地方。后来东科寺有了秩序,小活佛回床东科寺,尕寺遂弃。现如今,尕寺遗址前的滩地上,是一片茂密的白杨林……

  在“巨象”左后方,一头休闲的巨驼,优哉游哉,在云雾里穿行,它的前方,一只身手矫健的“玉兔”奋力攀越山崖,追随嫦娥仙子前往广寒宫;一只双耳直竖,机敏观望的“哮天犬”蹲坐其间,好像在察看人间冷暖,与他的主人杨戬一道,忠实地守护着西王母的神圣国土。

  金蟾望月、飞来石、群猿嬉戏、王母御座、道人崖……在这雅秀的山中,嶙峋怪石比比皆是,不胜枚举,大自然的大手笔,让到此游玩的人们真真切切领略到自然的崇高与卓越。

  在这里,胜景已成公园。走呵,走进松林,走进石窟,闻听水声,就有了一趟“别有天地非人间”的时空跨越;看呵,雄狮峰,象鼻岭,哮犬崖,一切尽在胜景中,成为一首首绝美的诗,一幅幅色彩斑斓的丹青……(文/王祥奎 图/张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