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精彩答卷 开启魅力热贡非遗之旅

来源: 青海日报    发布时间: 2017-08-01 10:43    编辑: 陈悦         

  

  十载风雨兼程,十载春华秋实。

  非遗是以人为核心、以生活为载体的传统文化表现形式,与当地的社会人文、自然等生态环境密切相关。失去了特定的传承环境,非遗便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壤和空间。

  设立文化生态保护区,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集中、特色鲜明、内容和形式保持完整的特定区域实施整体性保护,是我国非遗保护工作实践中探索的重要保护理念和方式。自2007年文化部设立第一个国家级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闽南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以来,全国已设立闽南、徽州、热贡、羌族等21个国家级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涉及17个省(区、市)。各省(区、市)也设立了特色鲜明的146个省级文化生态保护区。

  为贯彻落实《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精神,进一步加强非遗区域性整体保护,交流近年来各地文化生态保护区建设的有益经验,研究讨论问题,完善政策,推动国家级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办出特色,促进实验区建设成为“遗产丰富、氛围浓厚、特色鲜明、民众受益”的生态区。7月26日至27日,由文化部主办的国家级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建设工作座谈会在我省黄南藏族自治州同仁县举办。文化部相关部门负责人,国家级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所在的17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文化部门分管领导,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文化部门非遗处处长,21个国家级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所在地区管委会以及相关领域专家学者等近两百人参加了座谈会。

  青海是国家生态安全的屏障,也是特色文化生态的富集地。国家启动保护实验区建设以来,文化部先后在青海批准设立了热贡文化、格萨尔文化(果洛)、藏族文化(玉树)三个国家级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建设,在组织领导、政策引导、资金投入等方面提供了有力保障。

  黄南州作为青藏高原民族文化丰富多彩的地区,是热贡艺术的发祥地。在这片文化的沃土上,遗存着厚重的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其中以唐卡、堆绣、雕塑、建筑彩绘为代表的热贡艺术,是青藏高原多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文化见证。2006年6月,热贡艺术被列入首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9年热贡艺术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2008年,文化部批准青海省设立国家级热贡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成为了全国第三个、藏区和西北设立的第一个国家级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

  早在2011年,文化部就选择在热贡召开生态区现场会,今年仍然选择在热贡召开生态区建设工作座谈会。

  热贡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设立以来,以高度的文化自觉,积极保护、传承和发展具有独特魅力的文化遗产,探索创新保护区建设及非遗保护传承措施,建立健全管理机制,建设非遗传习场所,开展非遗名录项目抢救性、生产性、整体性保护以及代表性传承人保护和非遗宣传推广,积极推进保护区建设及非遗保护传承工作。各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茁壮成长,民族文化产业方兴未艾。黄南州已经成为青海省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最集中的地区和大美青海灿烂文化的富矿区,现拥有各级非遗项目221项,各级代表性传承人213名,非遗综合传习中心28个,年培养非遗传承人1500多名,文化产业经营户达320家,从业人员达3万余人,年产值达到6.5亿元。

  

  近年来,已设立的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在地方政府的重视支持下,在当地民众的认可和参与下,积极探索,根据实验区的特色开展了各项工作,取得了显著的成效,积累了许多丰富有益的经验。

  10年来,文化部与各地文化主管部门不断深化认识、扎实推进工作,研究、探索保护区建设工作方法,积累了宝贵经验。座谈会上,湖南省、广西壮族自治区、江西省、浙江省、青海省先后介绍了各自在国家级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建设方面的工作理念、方法、成果与经验。

  湖南以非遗综合性传习设施建设为重点,介绍了武陵山区(湘西)土家族苗族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建设工作情况。在工作理念上,湖南湘西以“服务传承”“服务群众”“服务大局”为纲,强化基础设施,丰富传承内容,做实传承效果。通过“新建+改建”的方式,重点建设州级非遗馆,全面覆盖各类传习所,积极培养传承学校,形成传习体系。在此过程中,将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的建设与生产性保护、振兴传统工艺与精准扶贫等工作相结合,充分激活并发挥了传习所在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建设中的“堡垒”作用。

  广西重点介绍了铜鼓文化(河池)生态保护实验区建设过程中“非遗进校园”活动情况。围绕解决“非遗进校园”如何进得去、推得开、留得久的问题,广西在选项目、选学校、建制度、做展示、强科研、整资源这六个方面狠下功夫,采取相应措施,为保护区内“非遗进校园”活动的科学、有效、持续开展提供了智力、人力、财力等多方位的保障与支持。

  江西以传统村落保护助力文化生态保护区建设为重点,介绍了徽州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婺源)的建设情况,主要以婺源的篁岭村、长径村的生动实践为例,阐述了其如何通过具体举措,使传统村落面貌焕然一新,强调了传统村落保护对于维护良性文化生态及非遗整体性保护的重要价值。

  浙江在海洋渔文化(象山)生态保护实验区的建设过程中,始终强调民众参与,强化保护主体,尤其是象山地区,在开办公益型培训项目“非遗课堂”和建立非遗志愿者队伍方面已形成自己的理念和方法。他们通过周密的设计策划,借助新媒体宣传手段,实施动态评估管理等方式,确保课程教学获得实效,使志愿者团队为非遗保护与传承发挥最大效能。

  青海以组织保障和民众主体为重点,介绍了热贡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的建设工作情况。通过几年摸索,热贡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不断完善管理机制,初步形成了政府协调、专门机构管理、社会组织参与的管理模式;以代表性传承人带动传承群体,以传承群体带动社区民众为思路,努力修复传承环境,使当地的热贡艺术形成“公司+艺人+基地”的发展模式,形成品牌效应,给民众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收益。

  中国非遗保护中心受文化部非遗司委托,对已批复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总体规划》的热贡文化、羌族文化、武陵山区(湘西)土家族苗族文化、海洋渔文化(象山)、潍水文化、迪庆民族文化共6个国家级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进行了第三方评估,并同期开展课题研究工作。

  针对国家级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建设过程中,如何体现整体性、如何呈现特色、如何让民众受益,以及规划编制、落地,成效检验、评估等重点、难点问题,与会专家学者及地方代表进行了广泛而充分的交流研讨。

  会议期间,与会人员赴同仁县多个非遗传习基地,实地考察热贡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建设情况,直观了解当地唐卡、堆绣、雕塑等艺术形式的保护举措与传承现状。(李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