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重黄南:文化之旅的心灵叩问

来源: 青海日报    发布时间: 2017-07-13 11:15    编辑: 成忱         

  一个国家的昌盛离不开文化的昌盛,一个民族的复兴离不开文化的繁荣。作为民族传统文化遗产富集地区,保护和发展民族传统文化始终是政府乃至全社会的重要任务。

  伴随着黄南热贡文化生态保护建设区有声有色地不断推进,厚重黄南的秘境底色也由此一点点揭开。

  今日视点

  秘境黄南,不容错过的夏季热贡

  2017年黄南藏族自治州热贡文化旅游季暨同仁县第五届热贡文化旅游节近日揭幕。整个文化旅游节共有展示推介、民俗节庆、文化体育、论坛四大板块25项活动内容,通过时间和路线排序,将黄南地区各类民俗文化活动和自然景观的游览有机串联结合起来,其中有“金色热贡世界唐卡之都”千人徒步游活动、“世界唐卡之都”重机联盟自驾热贡探秘游等为主的活动,有以热贡“六月会”、热贡文化艺术论坛、黄南州“雅顿”艺术节、土族“於菟”舞等为主的传统民俗活动;还有以经典民族歌舞剧展演、热贡唐卡绘制大赛、藏戏汇演为主的文化活动;以及以活着的历史文化名城探秘游、非物质文化探秘游等为主的旅游探秘体验活动。(姚斌)

  

  热贡文化是一种多元的文化载体。从宗教的角度看,有藏传佛教、汉传佛教、道教、儒家文化、伊斯兰等多宗教文化;从地域角度看,有雪域文化、河湟文化、草原文化、农耕文化等地域文化。各文化之间兼容并蓄、多元共存、和而不同。

  这里是黄南藏族自治州。

  平均海拔3000米以上。

  东南望,你会发现明熹宗题匾“西域圣境”的黄南——一河九水四道天,土村白塔古寺院,草山良川隆务险,奇崖古树蝴蝶滩。在九曲黄河第一湾,因泽曲、洮河、隆务河的沃养,千山环绕,万木飘香,也因这片梦想成真的热贡谷地,让中华文明圈的想象,能够从茫茫雪域冰封千里的风光,一直寻获到杏花春雨的风雅钱塘。

  再把历史的镜头拉远,循着丝绸之路与唐蕃古道千年回响的蹄音,纵览碧水丹山的坎布拉,俯瞰恢弘壮丽的李家峡,凝神金顶佛光的隆务寺,流连旖旎清婉的麦秀林,品味清澈甘洌的天湖水,探秘幽深奇特的仙女洞,慨叹手凿石砌的经墙,回望离离原上的大野。当它走进你的视线,恰似一波又一波的绚烂色彩冲击着你的双瞳,犹如一缕又一缕扑面清风令你沐浴无尽的惬意。

  世代更迭,时光悠远。内地人已然模糊了对青海大地的印象,黄南的个性也淹没在青藏高原的群山茫茫中。

  

  今天,当你疾驶在省会西宁到黄南的高速公路上,驶过隆务穿过麦秀跨过泽曲,是否还想知道,隔着千年的宏大时间,是谁与你在此同路?

  时至今日,当现代文明与历史遗存交汇于此,感召于人神共娱的巫风傩祭,惊艳于传承久远的堆绣唐卡,“秘而不宣”的金色谷地,一时间竟成了喧闹之地,来到这里的人们,丝毫没有置身于秘境之中的踟蹰,目光中却分明流露出一探究竟的清朗。

  黄南,位居青海省东南部,因地处黄河南滨而得名,全州总面积1.89万平方公里,总人口25.95万人,辖灵秀尖扎,热贡同仁,圣境泽库,天域河南四县,是一个以藏族为主体,多民族聚居的自治州。

  东经100°34′~102°23′,北纬34°03′~36°10′,这是黄南的地理坐标。

  每一个地方都有自己的地理坐标,但是否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文化坐标。

  热贡地区藏文化融合了藏民族和其他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精髓,是全国藏区文化特色最明显、藏文化结构最丰富的地区,既有其他地区藏文化的特质,又具有独特的地域特色,是藏文化宝库中的瑰丽明珠。

  黄南地区聚居着以藏族为主的少数民族,尊重和保护藏文化,以文化为纽带增进各民族之间的团结,繁荣民族文化,促进经济发展,实现民族和谐具有重要意义。

  曾几何时,有许多人这样认为,在离天最近、空气最少的青藏高原,这是一道造化为人类设下重重“伏笔”的天然屏障。

  或许,这仅仅是一种错觉。黄南,这片氤氲在热贡艺术氛围中的广袤土地,从来就有一种厚重的文化精神和气魄,它过滤了俗念微尘、吹逝了欲望杂陈,正如萧萧牧野,草色枯黄,光脉动荡的地平线上,最终能感悟到的,一定是高海拔的美丽,大江源的壮阔、缺氧的幸福和寒冷的温柔!

  文化之精深、真言之堂奥、藏佛之妙道、理想之净土、边地之风俗,因民风的本色、宗教的传统和自然的高旷,使之成为世界瞩目黄南的三大理由。

  迄今,黄南仍豪放着后弘文化、热贡六月会、藏戏汇演、民间“拉伊”、唐卡绘制、土族“於菟”、五彩神箭、蒙古族那达慕等一大批文化品牌,婉约着扎毛古村、和日石刻、郭麻日古堡、热贡庄园、念青部落等一批特色鲜明、独具规模、深受国内外游客喜爱的特色旅游名镇名村。

  

  黄南,是中国西部地区拥有国家级文化旅游桂冠最多的地区之一,青海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和古文化遗存最为集中、文化旅游资源最具多样性的地区之一。全州现有旅游景点和文物保护单位287处,其中国家级景点8处,省级景点和文物保护单位86处。已获得国家级文化旅游名称近20个。

  热贡是青海乃至西北地区非物质文化资源的最富集的地区,其文化结构具有多层次性,文化内涵具有多样性,文化主体具有多民族性。以“六月会”、“於菟”等节庆仪式为文化载体,以藏族、土族等民族的风俗礼仪为文化旨趣,以宗教精神和民间信仰为文化蕴涵,形成了以宗教性、地方性、民族性、艺术性为特征的文化资源库。

  旷古秘境,意蕴黄南。天赐禀赋,地灵人杰。

  一探中国最美草原河南蒙旗,一走中国历史文化名城同仁,一游国家公园坎布拉,一转世界石书奇观和日石经墙……

  倘若高天厚土、山宗水源会给予你一种自然的启示,行色匆匆的你,不妨停下脚步,凝神静观黄南这厚重广博的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热贡艺术,唐卡、壁画、泥雕、木刻、藏戏等十大艺术门类便不再休眠,此刻,它会流淌在指尖,勾勒出心迹,诠释于信仰。

  在21世纪的转角处,青藏高原“苦地哲学”对灵魂的拷问其实并未渐行渐远,更敦群培、夏嘎巴、夏吾才让、更登达杰、西河道、娘本、夏吾角等佛门大德和国家级绘画艺术大师依然伫立黄南,仍在字里行间、画面画外,放射着信仰的光芒,沉淀着生命的希冀。

  正如古道西风中,李白在《东山吟》中的宣泄——酣来自作青海舞,秋风吹落紫绮冠。

  今日黄南,民族团结、宗教和睦、文化和顺、社会和谐。

  当西成铁路即将过境,当通用机场即将落成,当历史文化名城同仁即将撤县建市,当灵秀尖扎即将成为黄河上游宜居宜游的特色城镇,当泽库、河南即将步入高原美丽城镇,当“云端黄南”即将实现信息资源的共享……

  现如今的青海黄南地区,以唐卡为重要组成部分的热贡艺术正在以蓬勃之势茁壮发展,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全州目前拥有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2项(热贡艺术、黄南藏戏),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6项(热贡艺术、热贡六月会、黄南藏戏、土族於菟、和日石刻技艺、同仁刻版印刷技艺),省级非遗项目11项,共有13名国家级非遗传承人,22名省级非遗传承人。有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6人,成为西北五省区工艺美术大师和传承人最为集中的地区。全州文化旅游业经营主体达到5007家,从业人员达到3万人。建成热贡画院、龙树画苑、热贡民族文化宫、仁俊热贡艺术传习中心等15个各类非遗传习中心(点),每年培训文化从业人员达1500余人次。

  文化是精神之根、民族之魂、是一个地区的活力和灵魂。热贡生态保护区奇特的自然文化、民俗文化、宗教文化、历史文化、民族风情不仅是青海文化大地的一枝奇葩,而且也在日益引起世界关注的目光。这里古朴神话与热贡艺术并茂,厚重历史与光彩现实相握,民族精神与宗教灵光交辉,是母亲黄河与自然造化共同抒写的一本文化史书……

  故事传真

  唐卡村民:指尖乾坤大

  在这个绿肥红瘦的夏季,我们突然萌生了去著名的唐卡村——同仁县隆务镇吴屯上下庄采访的念头。

  20元的车费,不到半个小时,出租车司机就载我们来到了目的地。

  夏日的吴屯上下庄一如往日般静寂,一栋栋整齐而四方的院子笼罩在略显灼热的阳光中,空气凝固着,连树木的枝叶都懒得向两边摇摆一下,仿佛正休眠在这凝固了的时光里。

  看起来约莫40余岁的增它加是同仁县热贡艺术协会的会员,他在吴屯下庄开了一家“吾屯热贡艺术中心”。走进他家的院落,在大厅旁边的一个储藏室里,悬挂着几十件唐卡作品,给人以琳琅满目、目不暇接的感觉。这些唐卡有的已经装裱好了,整齐地挂在墙上。

  更多的唐卡卷起来堆放在炕上。增它加一一打开来给我们瞧,告诉我们这是绿度母,这是四大天王,这是财神……在他家生着火炉的暖房的炕上,摆放着一幅尚未完成的画,旁边是画具。牙牙学语的孩子偎在炕上,瞪着黑亮亮的眼睛好奇地观察着我们。

  增它加有两个孩子,老大已经在读书了,小的还抱在妈妈怀里不满周岁。他从小就开始学唐卡,目前带了好几个徒弟在家里画。“每年能有多少收入呢?”我好奇地问,他粗略地告诉大概有个15万至20万元。

  这一天,两位远道而来的云南客人花了2万7千元人民币在增它加的艺术中心选购了三幅彩绘唐卡,两幅刺绣唐卡。

  在这里,绝大多数的村民们都有着这样几重身份,他们既是艺人又是商人,这样的两栖身份使得村民们的生活越来越富裕了。

  40多岁的夏吾已经在州府所在地购买了住房,得知我们已经到了吴屯村,夏吾开着他的车,不到半个小时就赶到。跟着夏吾走进他的画室,我们眼前一亮,房间里满是光芒璀璨的唐卡作品,重重叠叠地摆放着,显得房间拥挤不堪。

  拉开窗帘,夏吾逐次地向我们介绍起他和徒弟们的唐卡作品以及价格。我们的目光被摆放在炕上的一幅黑唐度母唐卡所吸引,只见度母佛像那金色的线条细腻而圆润,度母慈祥的神情,仿佛可以引导人们超脱人世间的一切苦难,让我们不由地看了又看,目光不忍从那些美丽的线条上挪移开来。

  夏吾说,唐卡已经成为村里百姓创收致富的重要文化产业.现在村里很多人家都陆续在同仁县城购买了住房,而且也买了小车,十几公里的路,来来去去的很是方便。

  25岁的拉藏是个时髦的藏族小伙,他的头型打理得很酷,算是吴屯村热贡艺人中的后起之秀。拉藏很热心地带领我们去他家参观收藏的老唐卡作品,尤其是他爷爷留下来的几幅老唐卡。这几幅唐卡收藏得很严实,被很小心地装在一个超大的硬塑料圆筒内,取出来还真是有点不太容易。拉藏站在露台上一幅一幅地打开展示,让我们拍照。他说爷爷留下来的作品已经不多了,是家里不对外出售的无价之宝。

  谈起他的家族,拉藏在言谈举止中流露出一丝的骄傲。原来,他的爷爷是著名的唐卡艺术大师、已经过世了的夏吾才郎,他的叔父是热贡艺术国家级传承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更登达吉,更登达吉目前带着20余个徒弟画唐卡,承接来自英国、美国、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等世界各地的订单,年收入超过百万元。

  在拉藏的家里,还收藏着一套色彩明净淡雅的唐卡作品,与我们常见的唐卡作品在构图和色彩上有很明显的差别,他说这一套作品一共11张,凝聚着家里三代人的心血,因为从爷爷那时候就已经开始在打底稿了,也是属于家里珍藏的精品力作,没有价值可以衡量。

  在他的画室,拉藏给我们看了尚未完成的一幅唐卡作品,画中的主佛色彩明净艳丽,其他尚未涂色的空白地方是黑唐的底色,上面用金线勾描着一个个的小佛像以及亭台楼阁,画成一半的唐卡给人的感觉非常特别,主佛像披着一轮灿烂的金光,使整个画面区分成了白天和黑夜的两种感觉。在拉藏从容自信的脸上,始终闪现着明朗快乐的笑容,他详细地介绍唐卡的制作工艺,还拿出绘画用的颜料和一大把的毛笔给我们看,那些盛放着红蓝绿黄各色颜料的小碗,有些凌乱地摆放在一起,仿佛唐卡艺人们五彩斑斓的生活。

  随着时代的变迁和社会的发展,艺人们的生活正在走向历史上最好的一个时期,他们既是心思缜密,能耐得住寂寞的艺人,又是一个精明能干的生意人,用绘制唐卡来改变自己的生活,传承历史文化,不能不说是一件值得欣慰,当然也值得土地和村庄骄傲的事情。

  正当我们从一家农户出来,寻找出村的道路时,从后面追上来一位60多岁的村民,很热心地问我们“你们要唐卡吗?”我们便去他家院子里看唐卡。走进院门,这是一个宽敞的四合小院,中间是花圃,在院落一侧光线好的平台上,两个年轻人正在打磨画布,绷好的画框平铺在地上,旁边放着一盆清水,其中一个年轻人正用一块光滑的石头在画布上来来回回地打磨,旁边靠墙放着好几个已经处理好了的画框。这还是我们第一次看见热贡艺人处理画布呢,在这个“家家有画室,人人是艺人”的小小村庄,百分之九十的村民在进行唐卡艺术品的加工制作,精美绝伦的热贡唐卡艺术就是这样从一个个普通的院落,从一双双勤劳寂寞的双手,从那五彩斑斓的颜料碗,从一大把粗细不同的毛笔中走向了全国各地所有的藏区、以及世界各地那些潜心修佛并且喜欢收藏的人们的心中。

  仿佛是不经意地走来,却留下了无数不可估量的艺术珍品。(施建华 姚 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