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碎影里的平安皮影

来源: 青海日报    发布时间: 2017-06-09 10:46    编辑: 陈悦         

  皮影戏,青海民间也叫“灯影戏”“影子”“皮影儿”“灯影子”等,是傀儡戏的一种,是我国古老的集民间美术、音乐、戏曲、文学为一体的,有独立音乐声腔、独立表演技艺的综合性戏曲艺术之一。

  皮影戏传入青海的时间虽然有多种说法,但一些相关记载归纳起来,传入时间最晚也是在明末清初,盛行是在清末民国时期。皮影戏进入青海以来,在西宁周边及海东农业区得到了较好的发展,与当地的方言、习俗、审美观念相结合,形成现今的青海皮影,作为非常重要的地方戏曲剧种之一。

  平安地区是皮影戏传入青海、得到发展的重要地区之一。许多现存的青海各地的相关资料表明,青海皮影发展的历史上,平安地区的皮影艺人曾经付出了辛勤努力,为该剧种在青海的落户、流传发展做出过巨大贡献。据了解,青海皮影戏目前可知的最早的艺人姓白,人称白褐匠,是今平安区古城乡沙卡村人,约生于清乾隆年间。关于白姓艺人的从艺及传承情况,由于年代久远,具体事迹无考。

  20世纪三、四十年代,平安皮影艺人众多。清末至今,平安地区的灯影戏艺人就有张官保(小名官保子,老官保)、张秉义(黑黑子)、祁延祯(人称傻罗)、李登魁、刘文泰、祁永昭、祁永启(祁延祯之子,人称傻罗娃)、严森、张守国、陈启玉、李玉贵、祁之韶(祁永昭之子)、姚亚生等10余人。此外,还有马进福、王生庭、陈贵海(陈启玉之子)等也曾有过表演皮影的经历。许银屏、朵银凤、马桂香、李克萍等女演员也曾经坐台演唱。这些艺人当中,像张官保、张秉义、祁延祯、李登魁、张守国、刘文泰、祁永昭、祁永启、祁之韶等,都是全省,甚至河湟地区有名的皮影大家。在东西23公里,南北33.6公里,总面积只有769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出现这么多皮影唱家,足以看出皮影这种古老剧种,在平安地区曾经的繁荣程度。

  现可查的一些资料表明,建国初期至上世纪末,在各级各类皮影戏的相关活动中,平安皮影人都留下了忙碌奉献的身影,也为平安地区,青海省,甚至国家赢得了许多荣誉。

  1950年6月,全省召开皮影工作会议,出席会议的艺人有40多人,平安地区(当时隶属湟中县)有祁延祯、陈启玉、李登魁等人参加。

  1959年11月,“全国木偶戏、皮影戏观摩演出大会”在北京举行,青海皮影戏代表队参加了大会,代表队由刘文泰、赵学昌、张生华、褚兆德、祁永昭五位组成。在观摩演出期间,青海代表队演出了由刘文泰创编的皮影戏《恭贺新禧》《牛头山》,这是青海皮影戏第一次跨出省门,走向首都。

  1981年10月,“全省灯影戏汇演”在西宁市举行。平安和乐都、湟中、湟源、大通、西宁郊区等六个代表队参演。

  1981年11月,平安县(现海东市平安区)皮影队的张守国和刘文泰等10余人组成青海代表团,参加全国木偶、皮影戏调演。

  2006年元月,平安县三合乡(现海东市平安区三合镇)新庄村祁之韶和他的皮影戏班赴奥地利参加了“中国年”活动。演出队在维也纳、林茨、巴顿等地演出,赢得了国外朋友的称赞,这也是青海皮影第一次走出国门。

  流传在平安地区的皮影戏,是青海皮影戏的典型代表之一。皮影戏以前没有专业剧团,主要是由当地民间艺人搭伴组成。皮影戏班以戏箱为单位,一般以拥有影箱的箱主领头组成戏班。一个戏班一般由箱主、把式、上手、中手、下手(后三者均为伴奏乐手)五人组成,人数也可增减。影人、乐器、银幕等用具,可以装进两只木箱,一头牲畜就可以驮运。农闲走乡串镇,行走轻便,四乡八邻随处可到,适合山区巡回演出。演出地点大至广场、小至农家庄园。戏班成员忙时务农,农闲行艺,机动灵活。每年的农闲或特定的民俗活动节假日期间,都是皮影戏大显身手的极好时日。

  皮影表演是由艺人操作影人,伴以音乐唱腔,借助光影效果在长方形屏幕(俗称亮子)上表演各类故事。白天表演,光源就是太阳。晚上表演时,早期用一盏清油灯当光源,后来用电灯代替了清油灯。做灯的大碗里点四根比手指还粗的灯捻子,一晚上要添四五斤清油。这对那时的农村算是很豪奢的花费了,只有富人或众人才能负担。屏幕早期用白纸,后来用一片白布代替了白纸。数位乐手负责全部伴奏音乐,而生净旦丑及文唱武打,一般全凭唱家一人。表演过程基本都是用当地方言演唱,用乡土方言道白,但往往带有浓厚的京腔韵味。它以乡土艺术的乡土情感和艺术魅力赢得了广大群众的喜爱。皮影艺人多数文化程度不高,有许多艺人还是文盲。他们很少有文字剧本,演出全凭口头传承。长久的舞台表演实践,使艺人们逐渐练就了一套特殊的记忆和即兴创作的本领。他们可以根据实际生活中的特定事件,然后套用传统的固定词格,表达出新的内容,创编出新的剧目。所以,在皮影圈里,就有“书七分,戏三分,影子匠口中胡编腾”的说法。后来,随着时代的进步,应多方需求,皮影戏才逐步有剧本出世,显然,这是皮影戏发展历史上一个重大变化。

  皮影戏具有非常完备和成熟的音乐体系。唱腔音乐属板腔体结构。皮影戏的音乐唱腔非常丰富,有阴腔、阳腔之分。有时根据剧情需要也穿插一些道情、小调、酒令、花儿之类的民间音乐。除了板路庞杂多变的唱腔曲牌外,还有功能和用场各异的唢呐牌子。委婉细腻的过场音乐,粗犷威武的锣鼓套路,或单独出现,或多乐合成,组合成一曲曲或激越愤慨、或威武雄壮、或温婉抒情的生动乐章。皮影戏的音乐整体,展现出皮影戏相当高的艺术水平和无限感人的艺术魅力。

  平安地区流传的皮影戏,剧目上百种,相当丰富。有根据《杨家将》《法门寺》《忠孝图》等改编的历史题材的大传系列;有神话传说的连台本戏,可连续上演十天半月;有民间故事的单本戏,更有其为皮影戏所专有的“窝窝戏”等等,形成了皮影戏庞大的剧目体系,种类繁多,数量巨大。

  平安地区的皮影雕刻制作,主要是艺人在表演过程中根据表演需要补充制作。人数不多,但成绩不小。在艺人长期艺术实践中,继承传统造型的特征的同时,对影人脸谱、服饰道具造型、图案与纹样装饰以及敷彩等方面,大量吸收了青海民间美术的表现手法和装饰特色,逐步形成了具有浑厚、质朴、秀美而又粗犷的艺术风格和高原的乡土风采的特点。平安地区的著名雕刻艺人有祁永昭、祁之韶等,他们为后世留下了许多皮影珍品。

  在电影电视没有到来之前,平安地区也没有专业戏曲团体,群众的戏曲欣赏主要靠业余剧团和皮影戏班。看皮影戏成为山区群众一项主要文娱活动。皮影艺人的一专多能和团队的机动灵活,使皮影戏在丰富平安地区及化隆、乐都、民和、湟中等周边地区群众精神生活方面做出了特殊贡献,在精神文明建设中发挥了巨大作用。

  皮影戏演出也往往和当地时令节日、民俗风情相联系。每逢传统节日、庙会或其他祭祀神明、祈求丰年、灭灾降福等各类民俗活动中,请来影子匠,唱上几场“影子”大戏,是必有的活动内容。

  皮影艺人一年之中在家休息的一般只有农历六七月间不到两月的时间。据现年86岁高龄的艺人祁永启老人讲,通常是七月中下旬,他的戏班子就要出门到乐都、平安、互助、湟中以及化隆、循化等县的广大农村巡回表演。一圈过来,就到腊月年根了。一过大年初三,再次出门。其他一些戏班子也大致如此。每年秋后农历十月到来年三月,是皮影戏班最为忙碌的时候。这时候,为了保证满足一村老少的文化渴求,邀请皮影戏班子、尤其是好的影子匠到自家村庄表演,除了拿出诚意、热情、经费之外,有时还不得不动用一点“非常”的手段。采访中,祁永启老人讲过他亲历的一件事。湟中县的上新庄村和泉儿湾村好多年都在春节前后展开“抢箱子”的竞赛。“抢箱子”就是在一处的皮影戏表演接近尾声时,想接下来邀请戏班子到自己村里表演的人们到皮影表演的现场抢先把戏班子的部分表演道具搬回来。同时到达现场的不止一个村里的人,便会出现较为激烈的抢夺事件,甚至双方会大打出手或者混战一片。为了保证胜利,村庄往往派出众多的壮汉去参加行动,有时一村多达百人。抢到的得胜而归,一片欢欣;挫败的铩羽而回,垂头丧气。他和父亲祁延祯一箱子珍贵的皮影戏本子就是在一次“抢箱子”事件中遗失的。

  活动内容不同,演出的剧目也各有侧重。头场戏必演《出天官》,内容是天官下界,察看人间善恶,唱词中都是消灾降福、赐福祝寿等内容。台下观众还喜放爆竹,有的还为戏班“挂红”,赠送彩礼。彩台戏都演出有圆满结局的喜剧,如《百寿图》《全家福》等。演出形式有多种:有的是村民自筹经费请戏班演出;有的是庙会上个人出钱以“还愿”形式为众人演出;有的是富贵人家结婚、祝寿喜庆仪式,请戏班助兴;也有的是皮影艺人为村民“献艺”演出。

  每到有皮影戏可看的时候,庄子里热闹非凡,人们扶老携幼,老早来到影台底下,席地而坐,全神贯注地等待大戏的开演。开演了,台上影子匠“双手操纵百万兵,一口唱尽千年事”。尤其是神话故事,不论是上天腾云驾雾,还是钻地四通八达,都能自如表演,给人无尽的遐想。台下观众则“如痴如醉入戏里”,尽享皮影戏带来的欢乐。有时几台戏班同时上演,观众人山人海,场面十分壮观。大量劝人尽孝行善的题材,在很大程度上起到了潜移默化,教人开化的作用。

  十年“文革”,一场浩劫,皮影箱被毁,艺人遭批斗,使这一民间艺术一度陷入绝境。

  近年来,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大文化背景下,皮影戏作为非遗项目得到文化部门的重视。皮影艺人也焕发了热情。平安区新庄村现年86岁高龄的艺人祁永启,两年前还被人请去唱皮影。还有祁之韶、姚亚生、李克萍等也不时参加皮影演出。尤为庆幸的是,皮影传人祁之韶克服妻子长期卧病在床、自身健康状况不佳的情况下,接受平安区文联的请求,于2012年开始,坚持皮影戏剧本的整理工作,短短的几年时间,已经整理出《反淮南》《红灯记》《龙凤匣》《七人贤》《全家福》《双林寺》《天宫赐福》《铡赵王》《忠烈惠》《黄河阵》《百子图》《鸡鸣山》等剧本。其中,《七人贤》《全家福》《红灯记》等在平安区文联主办的文化季刊《平安》连载后,深受广大读者的欢迎。艺人姚亚生在工作之余,整理出《开国图》《假金牌》等剧本及皮影音乐17节;现年71岁的艺人李玉贵整理出《金镯玉环记》《蝴蝶杯》等剧本;中国民俗学会会员、青海省音乐家协会理事、青海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原平安县文化馆馆长刘启尧先生在2013年(辞世前的两年),把他个人收藏的祁永昭等人留下的皮影梢子、场面(皮影用语,指桌、椅等)、武场面(皮影用语,指锣、鼓等)、文场面(笛子、三弦等)及完整影人等图像资料赠予平安县文联。他们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皮影戏的保存做出了极大的贡献,值得人们铭记。(王昌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