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红陶:澜沧江臂弯里的人文符号

来源: 青海日报    发布时间: 2017-06-02 09:24    编辑: 许娜         

  万里晴空,沿澜沧江南进,穿过幽长的峡谷,一路上的山水风景加上充满历史气息的岩石刻画,让心情变得十分愉悦。在历史的长河中,囊谦人的先辈们用自己的勤劳和智慧创造了属于自己的文化,为藏民族的发展史添注了一笔无比绚烂的色彩。而今的囊谦人也紧抓先人们遗留下来的文化瑰宝,结合天造地设的优美的自然风景,享有“玉树小江南”“秘境囊谦”的美誉,为囊谦明天的绚丽多彩插上了腾飞的翅膀。

  囊谦人的红陶情结十分深厚,尤其是在交通条件差、物资匮乏和经济发展缓慢的年代,价格低廉却又实用的红陶深受囊谦人的青睐,可以这么说,在那个年代是红陶演绎着囊谦人的岁月和人生。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人们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曾经负有生活重责的红陶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逐步退出了囊谦人的生活,随着更加高端的瓷器、玻璃用品、不锈钢制品等等的出现,在潜移默化中改变了囊谦人的生活。红陶消失在了当代人的心中,却永久地留在了那些老一辈人的心中,因为红陶寄托着他们的情感,也只有他们在现代生活中默默地承传着红陶文化。

  时至当下,在科技经济提速发展的今天,却有这么一群人默默守护和传承着藏红陶文化。那是些什么样的人群?又是怎样延续着藏红陶的命运和历史?走进觉拉乡卡岗普种植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你就会得到最终的答案……

  地处峡沟深处的觉拉乡卡岗普种植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最初是以家庭模式发展,在经济市场的大浪里渺如细沙,似乎可有可无,到如今却从经济和文化两个层面改制成专业合作社和文化发展公司,一度成为全乡脱贫致富的样板。

  东周是卡岗普种植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负责人,也是一名藏红陶传承人,为了藏红陶能够重新融入现代人的生活,为了让藏红陶重新焕发出应有的文化魅力,为了让藏红陶重新实现经济价值带动群众增收,他终日奔走,寻找着如丝如缕的一个个机遇“红线”。东周十分感慨地说,“藏红陶不仅是藏民族的传统文化,也是历代匠人养家糊口的手艺,所以不能丢。我认准了藏红陶的文化价值和经济价值,从2012年开始,就专注于藏红陶发展事业,从刚开始单一的家庭模式,到现在从经济角度上成立了专业合作社,从文化发展的角度上成立了公司。在此期间,我也经历了事业上的高峰低谷,也经历了思想上的冲击,现在我的梦变成了现实,这一切都源于党的好政策和县政府的大力支持。我也十分感谢村里的乡亲们对我的信任,是他们成就了今天的我。”

  一大一小,占地80平方米的套间式陈列室是东周引以为傲的地方,因为这里不仅摆放着从其他地方“淘”过来的“宝贝”,也陈放着他的匠心之作。进入陈列室,一切布置和摆设透过眼睛仿佛返回到了囊谦历史的起点,陈展柜里的红陶,散发出浓厚的历史气息,犹如一个个藏文字母刻印在囊谦的历史记忆当中。每当站在一个红陶前,东周都能熟练地讲述出红陶的故事。当东周用自己制作的红陶酒杯盛满自家酿制的青稞美酒,献给来客时,深重的文化韵味醉了来客的心。

  在制作间,徒弟们席地而坐,其中有十六七岁的少年,也有三十多岁的壮年人,因为长期从事制陶,红色胶泥的颜色已渗入他们的双手。看着“中青”结合的徒弟队伍,东周得意地说道,“现在的合作社是由23户农牧户组建而成,我带着15个徒弟,按手艺的高低和完成产品的数量计费分红。近两年,因市场上红陶销量比较好,有时会出现产品脱销,供不应求的情况,所以匠人的每日收入最高的可以拿到500元左右,最低的也有100元,近几天我们准备集中力量,做一批市场上需求量较大的产品。”

  泥团在徒弟们的手中活了起来,呼吸之间泥团变成了一个个厚度均匀的圆形,然后迅速放在转盘上,高速旋转,他们的手指随着泥团快速抖动,一切动作显得那么沉稳熟练。这些动作看似简单,其实需要多年的磨练才能做到心手合一,才能把握好“度”。东周介绍说,红陶制作选土很重要,取土时要去除表层的土,不能有杂质。其次是打泥,要反复敲打,这样的泥土密实坚硬、韧性十足,做成泥块后用塑料包裹放置一年。然后是塑型、刻纹和烧制,制作模型比较费工夫,摘除多余的泥巴,用手抹平,除了用简单的薄木片以外,几乎全凭手感来完成。入窑前,制作好的模型要因天气而异再放置三到五天,等晾干后才能烧制。同时为了节约环保,匠人们会把次品集中起来砸碎放到水里泡软后再次利用。

  在参观结束后,感触颇深,卡岗普种植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的发展实属不易,着实让人敬佩。他们全凭个人手艺创造着自己的生活和梦想,尤其是在自我脱贫能力较差的囊谦,他们又担当着自我脱贫的引领者的角色。对于费尽匠人之心的红陶,拿起是生活沧桑,放下是历史艺术,这就是藏红陶生于世,行于世,存于世的价值所在,这价值就在每个人心中,用东周和他的徒弟们的心去衡量,这便是世间的无价之宝。(李岱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