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观鸟季鸟岛约你来

来源: 青海日报    发布时间: 2017-06-01 09:58    编辑: 许娜         

  “这里远比我想象中美丽,看,青海湖就如天空中倒挂下来的蓝宝石一样,气势磅礴,湖面上翱翔的飞鸟自由自在,湖边一幅人鸟和谐相处的美好画面,鸟岛真是鸟儿们栖息的乐园!”5月11日这天,河北游客王女士在饱览完青海湖鸟岛景区的卓越气质后深有感触地说。而且她表示,作为一名高中地理老师,这次在鸟岛看到的一切对她今后的教学很有帮助。

  众所周知,在青海湖西北隅有一处“宝地”叫做鸟岛。每年三月,当青海湖的冰雪还未完全融化时,斑头雁、鸬鹚、渔鸥、棕头鸥等众多水鸟便纷至沓来,开始在青海湖“谈婚论嫁,娶妻生子”,也就是从那时开始,鸟岛便成为了这些水鸟们的繁殖地,也是它们演绎爱情故事的浪漫地。

  从五月开始,鸟岛进入了一年中最欢乐的时候,也是观鸟的最佳时节。脚步还未到达景区,就远远听见了水波上传来的音色各异的鸟语,当我们行走在青海湖鸟岛景区内,展现在眼前的便是一幅和谐的大自然画面。

  波光潋滟的青海湖如蓝色的镜面,反射出大自然的安详与静谧,途经过程中,只见有的鸟儿展翅翱翔,尽情嬉戏在天空与湖水之间,在天空划过一道道白色痕迹;有的游弋追逐,在水面留下一道道银亮的波纹。

  几对斑头雁还在旁边的湿地“游荡”,寻求示爱的最佳时机;多数鸬鹚已经在鸬鹚岛上修建好了爱巢,等待新生命的降临;湖边的棕头鸥抢食着游客手中的食物,上演着一幅人来鸟不惊的和谐美图······

  青海湖位于中亚、东亚两条水鸟迁徙路径的交汇点,不仅是世界水鸟迁徙的重要节点,同时又是水鸟在国际上的重要繁殖地,还是水鸟重要的越冬地。每年春秋两季水鸟迁徙期,停留在青海湖的水鸟多达数十万只,繁殖种群数量大。

  数据显示,从2016年水鸟鸟种分布情况来看,全年均有分布的鸟种有9种,这些鸟种以雁鸭类为主,有大天鹅、斑头雁、赤麻鸭等,另有渔鸥、棕头鸥,其中大天鹅作为青海湖主要冬候鸟在青海湖全年均有分布。

  从水鸟分布的总体情况来看,全年分布的鸟种以青海湖主要夏候鸟为主,夏季鸟种最多为50种,夏季繁殖期从5月一直到8月,时间跨度较长。另从青海湖水鸟鸟种的构成与时间分布上,全年均有分布的鸟种基本由青海湖主要夏候鸟构成,另外春、夏、秋3季均有分布的水鸟构成了青海湖水鸟的主体群落。

  可以看出青海湖作为国际重要湿地,特别是作为水禽的重要栖息地,无论从水鸟迁徙的重要节点还是繁殖地、越冬地来说,青海湖湿地为水鸟所提供的栖息生态环境都十分重要。

  青海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信息宣传科科长侯元生告诉记者:“鸟岛作为国际重要湿地,在多年的管理与保护中,他们始终以生态保护优先理念,在保护好生态环境,发挥好生态功能和作用的同时,还要发挥好湿地的生态服务功能,发挥好为人们提供认识、了解、走进大自然的生态体验功能,让生态保护与生态旅游、生态休闲达到协调统一。”

  多年来,如何以生态优先理念打造青海湖鸟岛景区,让青海湖旅游“金名片”更加响亮?当旅游业作为朝阳产业蓬勃发展时,他们始终将生态旅游贯穿于当前乃至未来景区发展的始终。无论是蛋岛地下生态观光长廊的修建,还是修建通向鸬鹚岛的1.7公里左右的木栈道,都是在为了保护好生态环境的前提下,立足鸟岛景区内生态保护的必要性,为更好的保护生态环境而设计打造的,所以这就避免了人和鸟直接接触,为鸟儿营造了更好的栖息环境。

  如今,只要我们走在蛋岛地下长廊里,就可以透过玻璃窗近距离清晰地看到蛋岛上的斑头雁们的一切活动,有的在“骂俏”,有的在建巢,有的斑头雁夫妇静静的依偎在一起观日落,还有的雁妈妈已经开始孵化小宝宝······

  鸬鹚岛就是很多人最初从照片中直观认知鸟岛的地方,小岛从湖面中突起,岛上成群的鸬鹚,时而飞翔,时而停驻。在通过木栈道前行时,我们就会看见不一样的风景,可以看雪山湖水的壮美景色,也可观沙地湖泊岛屿的美妙,站在最顶端我们能看到波澜壮阔的青海湖,远处的海心山、三块石,近处的鸬鹚岛,再转身就是夕阳下蛋岛和旁边湿地浑然天成的美景。

  在观赏的间歇,游客们感概万千,有人说这里有苏格兰的风格,有人说这里看到的青海湖是最美的,也有的说鸟岛不光是鸟儿的乐园,更是人们观鸟的绝佳地······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是五月,又到了观鸟的最佳时节,青海湖鸟岛景区已为您发出了邀请函,欢迎来饱览青海湖的壮阔,来亲眼见证鸟儿们的爱情故事。

  青海湖,四个鸟类“家族”的故事

  每年三月,当初春的寒风掠过高原大地,一只只远道而来的水鸟翻山越岭、历经风雪后,终于到达了被誉为“中国最美湖泊”的青海湖,在这里开始了新一轮生命的孕育。

  也就是从春天开始,青海湖便成为了鸟儿们的乐园,数以万计的水鸟将在这片静谧的湖光山色中,书写属于他们的故事。斑头雁、鸬鹚、渔鸥、棕头鸥开始生长、繁殖,这里也就成了他们生命中最浪漫的地方,生活的“酸甜苦辣”也将一幕幕“上演”。

  斑头雁的故事

  寒冬过去,斑头雁从拉萨河谷,孟加拉湾等地,飞抵黑马河、尕日拉、泉湾等淡水湿地谈婚论嫁。

  也有大多数斑头雁已经找到了伴侣,在水中嬉戏,情到浓时,雄鸟踩上雌鸟的背,煽动双翅,进行交配。

  天气转暖,湖水解冻,即将成为父母的斑头雁们开始“移居”到蛋岛或三块石构筑爱巢,产下四到八枚蛋后,雁爸爸和雁妈妈就开始静静期待雁宝宝的降临。雌雁孵化,雄雁站在一旁站岗,母雁不时翻动雁蛋来控制温度,以保证幼雁能在同一时期破壳。

  暴风雪说来就来,雁妈妈将蛋牢牢护在身下,一动不动,直到成为一座雪雕,然而最可怕的并非多变的天气,而是草原上的野狐狸,为安全起见,斑头雁往往呈集群分布,不参与繁殖的斑头雁负责保卫整个族群的安全。

  六月上旬,一只小斑头雁从蛋壳中伸出小脑袋,几个小时内,一窝小斑头雁就争先恐后的破壳而出。接下来就要入水了,前往人迹罕至远离天敌的湿地沼泽,在安全地带,小斑头雁们也迅速成长,仅两个月就变得羽翼丰满,并学会飞翔。

  从湿地到水中,对小斑头雁来说是决定生死的一段路,大胆的狐狸,渔鸥甚至会跟在雁群身后虎视眈眈,稍不留意,小雁就可能成为它们的美餐,然而同一个家族中的成年斑头雁会充当警卫员,构成一道坚实的保护墙,护送小雁入海。

  十月下旬,青海湖迎来了寒冷的冬季,斑头雁们也已经完成了新一轮生命的孕育,飞往南方去度过一个温暖冬季。

  “贼鸥”的故事

  一个晴朗的午后,渔鸥们在天空盘旋,寻找锁定目标,然后俯冲捕食,湟鱼便是他们的最美佳肴。而在食物缺乏的初春,渔鸥们常常混迹在鸬鹚的队伍中,捡食鸬鹚落下或吃剩的小鱼,偶尔也会趁鸬鹚不注意偷走他们捕到的鱼,所以被当地人称为“贼鸥”。

  伴着和煦的阳光,轻柔的暖风,渔鸥们也陆续进入了繁殖期,成群的渔鸥在远离湖岸的海心山及三块石开起了“相亲大会”。这是一个属于他们的天堂,说不完的情话,道不完的浪漫,孕育出他们爱情的结晶。

  5月中旬是渔鸥的产卵盛期,每个渔鸥家庭大约能产下1到5枚蛋。刚产完卵,渔鸥妈妈又马不停蹄的开始孵化了。当然,渔鸥爸爸也是要肩负起孵化的任务,在爸爸妈妈的轮流“监护”下,渔鸥小宝宝在暖暖的蛋壳里待28到30天后破壳而出,对于渔鸥一家而言等待是漫长的,而结果往往令人欣喜,一只只灰绒绒的小渔鸥诞生了。

  渔鸥宝宝在第一月需要成鸟的饲喂,也离不开鸟妈妈的保护,渔鸥几乎寸步不离自己的小宝宝。在爸爸妈妈的悉心呵护下,小渔鸥逐渐学习取食,游泳,飞行。吃饱了就在沙滩上散步,听爸爸妈妈讲述他们穿越崇山峻岭在青海湖相知相爱的故事,他们和邻居鸬鹚、斑头雁的故事,当然,还有他们偷鱼偷蛋的无奈。

  夕阳下,整个渔鸥家族就像一支浩荡的水上队伍,成鸟带着幼鸟缓缓行进,那些翅膀还略显稚嫩的小渔鸥懂得,要紧紧追寻父辈们的足迹。来年的青海湖期待着又一个关于他们的传奇故事。

  “墨客”鸬鹚的故事

  初春三月,冰雪还未消融,春寒料峭的青海湖迎来了它的第一批驻客——鸬鹚,他们从遥远的云贵高原和雅鲁藏布江河谷迁徙至此,寻找一片食物充足的宝地来繁衍后代。

  初春时节,天气寒冷,鸬鹚借助“防水服”和“马达”下潜6至8米,直达裸湟鱼活动区,轻松地解决食物难题。填报肚子后,鸬鹚们便开始前往巢区并开始修补旧巢或构筑新巢,巢区分布在三块石、海心山和鸬鹚岛。

  鸬鹚产卵主要集中在4月下旬至5月下旬,大部分鸬鹚夫妇一次产卵3至5枚,孵化由雌雄鸟共同承担,孵育幼雏的28天,雌雄鸬鹚昼夜不歇。在他们无微不至地保护下,蛋壳内的小宝宝一天一天成熟起来。

  终于巢穴有了新的动静,一只小鸬鹚迫不及待的“降生”,睁开眼眸,迎接属于他的第一缕阳光,接着一只又一只小鸬鹚诞生了,从妈妈肚子下面探出了小脑袋。

  当小鸬鹚们毛羽渐丰,他们就要上飞行的第一课,这对于小鸬鹚来说是一次严峻的挑战,他们将飞向蓝天,接受阳关下的“成人礼”。

  湖水波光粼粼,鸬鹚们在傍晚的最后一泻阳光中尽情起舞,鸬鹚岛上再一次想起了大自然的交响曲。

  “迟鸥”的故事

  直到青海湖从冬蛰中醒来,棕头鸥姗姗来迟掠波翩翩,徜徉至此,与其他鸥类混迹于湖滨或河口的湿地中。

  湖里的裸鲤是他们的最爱,可惜他们的捕食能力远不及同住一起的鸬鹚和渔鸥,因此他们常跟在鸬鹚、渔鸥身后寻找剩余物。当然,也有许多棕头鸥不甘拾鸟牙慧。眼看渔鸥偷蛋成功,一群棕头鸥便围住了这只渔鸥预谋“抢劫”,渔鸥在慌乱之中都来不及把蛋砸碎就一口吞了下去。

  4月棕头鸥进入求偶期。一只雄鸥为讨雌鸥的欢心,巴巴的捕了条鱼献给后者,一番吞食果腹之后,雌鸥很满意,眼看时机成熟,雄鸟遂踩上了雌鸟背部进行交配。

  寻到配偶后棕头鸥就飞到繁殖地,在那里共筑爱巢。新生命的孕育注定充满艰辛,棕头鸥夫妇要轮流孵化25天,鸟宝宝们才会降临到这个美丽的地方。期间不论风吹雨打,夫妇俩总会有一个静静地趴在蛋上,直到另一个前来换班,准爸爸和准妈妈们悉心重复着孵化、翻蛋、固巢、换班等行为,日夜看护。繁殖圈外围,成年的棕头鸥们在巡逻,构筑起了鸟宝宝们的又一道安全线。

  六月,鸟宝宝们终于破壳而出,从鸟妈妈身下探头四处张望。大概十天后,他们便可离开窝巢,随爸爸妈妈溯游水上,学习觅食,此时正赶上湟鱼洄游,它们成了小鸥们最营养可口的食物。小家伙们成长的很快,羽翼逐渐丰满,开始学习他们一生中最重要的技能——飞翔。

  湖光水色里棕头鸥掠影点点,悠闲的如同超脱尘世的仙子。明年,又一轮新的生命将在此诞生,亦将会搅起水波,惹得青海湖浅笑盈盈,笑看生命在湖光山色里流转。(宋明慧 图片摄影:杨涛 侯元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