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湖绝影

来源: 青海日报    发布时间: 2017-04-21 10:07    编辑: 陈悦         

幽悠

憩泊

踏浪

骏逸

  多年以来,“凌波仙子”大天鹅总在我的梦境中飞翔,“高原精灵”中华对角羚更是无数次从10年前的记忆中展露出鲜活而灵动的身姿……

  正月初三,埋藏心底的想法再次被激活,在一种使命感的促使下,凌晨5点我们从西宁出发了,目标是青海湖。

  汽车在天路上欢快地行驶着,一路上,我们一行4人谈生活,谈爱情,谈摄影,更多的时间用于回顾10年前那次对中华对角羚(普氏原羚)的拍摄经历。

  令人记忆犹新的是,当年采制的新闻“难得一见的普氏原羚”得以在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中播出,说起曾经的创作经历,谈到摄影艺术的魅力和带给我们的成就感,大家愈加兴奋。从“圣湖精灵”大天鹅的话题开始,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分享着人生的感悟:机遇总是垂青于那些有准备的人。

  摄友们各抒己见,人人有故事。尤其是聆听着著名摄影家葛玉修先生30余年韶华岁月中的精彩摄影故事,不仅使人感慨万千,大美青海的迷人风光和高原精灵的动人舞姿,牵动着多少摄影人乐此不疲地往来大湖,以镜头来定格它们美丽的身影啊!

  上午8点多,在葛玉修先生指引下,我们来到青海湖西北角的泉湾,这里是“天鹅仙子”冬季栖息休养的乐园。

  走在冰面上,心静如水。听着远处大天鹅的鸣叫声,欢悦的心情几乎要让激动的心跳出胸膛。葛老师告诉我,远处的一个个小黑点就是“凌波仙子”大天鹅。第一次见到这些高原精灵,心情已无法用语言描述,此时此刻,文字显得苍白而无力。

  “你们来晚啦!”三位刚拍完大天鹅的摄友满怀喜悦、不无自豪地提醒我们。

  “没关系,我们保证能拍上,放心!”葛老师怕我们失望,安慰道。想到有“鸟王”美誉称号的葛老师拍了20多年青海湖,听到他胸有成竹的话语,我们自然就安心了许多。为了让大天鹅逐渐熟悉我们,消除它们的惊恐不安,葛老师让我们在离它们100米的冰面上架设三脚架,做好一切拍摄准备。

  此时,朝霞早已将温暖的气息铺洒在湖面之上,远处的大天鹅沐浴在金色的朝阳之中。它们或嬉戏游弋,或梳理羽毛,或引吭高歌,或钻入水下搜寻水草小鱼。更多的大天鹅,则如同身穿素衣的女子高傲地站立着,或漫不经心地绅士般款款行走,或挥动羽翼,纵身起舞,或展开双翅,飞向蓝天。白瓷般光滑的羽毛,没有一丝杂质。它们是那样圣洁,就像是落入凡间的仙子,在向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朋友”作即兴表演。我们不敢怠慢,拿出“长枪短炮”,使出浑身解数,快速捕捉着它们肆意张扬的精彩瞬间。

  天气逐渐阴沉,寒风扫过湖面。早间舞蹈过后,一只只大天鹅把头埋进背上的羽毛中,如朵朵白絮随风漂流,看它们似乎完全放松了警惕性,我们便缓缓地向它们靠近……

  15点,气温骤降,冰面上突然刮起了大风。为了保证人和设备安全,我们只好寻找靠近湖边带草的冰面,静静地等待“仙子”醒来。

  近6个小时的耐心等待后,部分大天鹅开始重新活跃起来。它们成双成对地飞翔在圣湖之上,与蓝天构成一幅绝美的画卷。快门声再次响起,圣湖精灵的舞姿被我们定格为永恒的美丽瞬间。

  为了更好的拍摄它们,我们需要离天鹅更近一些。经过8个多小时的彼此熟悉,大天鹅似乎明白我们并无恶意,开始接纳这几个陌生的“朋友”。我们小心翼翼地挪动,一点点向它们靠近。

  50米、30米、20米……

  最终,我们幸运地来到距离大天鹅不足10米的河边。屏住呼吸,轻轻地弯下身子,透过目镜欣赏着这群圣湖的精灵,再次快速按下快门。

  夕阳西下,霞光氤氲。湖光山色融为一体,令人仿佛置身于仙境之间。青海湖多变的气候条件,为大家提供了多种摄影环境,也历练了我们的耐心与意志,让我们完全融入自然母亲的怀抱之中,尽情享受着摄影人独有的快乐。(张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