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绿”事

来源: 青海日报    发布时间: 2017-03-08 11:39    编辑: 陈悦         

初春的尖扎县南山苗木发芽吐绿。记者张浩 咸文静摄

  绿色,对于黄南藏族自治州尖扎县的老百姓来说,总是意味着不同的感受。有期待、有渴望、也有无可奈何。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尖扎人与“大自然”的一次次“对抗”就在县城边上的南山上演。

  “说句玩笑话,我小时候就有人在南山上种树,现在我都有孩子了,还有人在南山上种树。”说这话的人叫才项东知,是尖扎县林业局冬果林场的场长。“每年春天,都有人在山上种树,我们学校就组织了好几次。可那时山上条件太差了,后期管护一旦跟不上,就变成竹篮打水一场空。”

  “战役”打响之初,才项东知还在上小学。在年复一年的“斗争”中,山体坡度大、土质差、灌溉难度大的南山愣是倔强地不肯“屈服”。

  家住能科乡拉萨村的彭毛东智是最有发言权的见证人之一。在他六十多年的记忆中,每一天都与南山有关——拉萨村就在南山的山顶上。

  初春的一天,我们来到尖扎县的南山。“没有这条硬化路之前,我们都是沿着山脊上的那条土路去县城的。”彭毛东智伸手指向不远处,停在一旁的摩托车上还绑着不少从县城采购的商品。

  透过彭毛东智的回忆,南山往日的轮廓在我们面前逐渐清晰:村民们骑着骡子行走在贫瘠的山梁上,星星点点的绿色点缀在那漫山的黄土之中。“啥时候南山绿喽,我这心里也就舒坦了!”提起往日的心愿,彭毛东智笑了起来。

  一年、十年、二十年……时间渐渐向前推移,在一次次的交锋中,尖扎人逐渐意识到了自己在这场战役中失败的原因:单打独斗难成气候,种树也得依靠科学。只有尊重自然,才能换来绿色。

  2014年的春天,一场新的造林运动在南山兴起。“没水不造林,苗木不合格不造林,没有存活条件不造林”,“三不原则”在一开始就被明确地提了出来。

  资料显示,这一年尖扎的绿化工作确定了“以水定林、水路先行、先易后难、稳步推进”的原则,并形成了各部门全力配合,五大班子领导带头,社会各界广泛参与的局面。

  “动员会上,州上的领导要求力争3到5年使南山绿化取得新成效。但要注重树种的科学性和多样性,不求面积数量,但求造林质量。”才项东知说。

  很快,南山高标准造林绿化工程配套完善了灌溉、道路、管护等设施,尖扎人下定决心要种出个样子!

  “当时造林选择的苗木规格起点高,选择的都是青海云杉、油松、山杏、白榆、紫丁香、榆叶梅等各类绿化苗木,为了提高成活率,优先考虑本地苗木。最重要的一点是,在造林过程中严格按照‘整地不合格不供苗,供苗不达标不栽植,栽植不规范不收工,浇水不彻底不罢休’的要求,严把关键环节质量关,保证了造林的质量和效果。”参与造林的冬果林场工作人员文昌才让告诉记者。

  站在山顶上远远望去,山坡上的树苗像一排排身穿绿色铠甲的武士守护着自己脚下的土地。

  “都说造林工作是三分造,七分管。你看,山脚下是我们的供水基地,那边是两个大型的蓄水池,像我们身边这样的小型蓄水池,一共有6个。”才项东知介绍说,为了做到适时足量灌溉,确保造林成果,每年3月到11月,都是人工灌溉期,因为交通条件便利,15天就能浇灌一次。也正是由于后期管护到位,分两期种植的近300多公顷苗木成活率超过95%。

  日常管护除了8名林场的管护人员负责外,还有23名护林员承担锄草、灌溉和防火的任务。

  家住山脚下的马克唐镇勒见村的格知是护林员之一。对于这份工作,他格外珍惜。“政府能让我当一名护林员,是认可我的能力,看着山上这些苗子一天天长起来,我觉得很光荣。”正是出于对自己工作的热爱,格知在业余时间经常承担起宣传员的工作,向附近的村民讲解生态保护的重要性。

  “最近几年南山真的是绿起来了,这种变化我们盼了好多年啊。格知总说要保护环境,其实不用他说,我也知道要保护这些苗子,能有今天的成果,不容易啊!”同村的拉杰感慨地说。

  采访结束后,彭毛东智骑着摩托车慢悠悠地回家了。临走前他告诉记者:“一到夏天,这些树都绿起来了,我坐在路边的小亭子里,就像在旅游一样,我们的南山,终于变样了。”

  老人的身影在蜿蜒的山路上渐行渐远,他刚刚的笑容,幸福极了……(咸文静 张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