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别样的年俗

来源: 青海日报    发布时间: 2017-02-10 10:15    编辑: 陈悦         

  青海有着浓郁地域特色的过年风俗,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现代文明的冲击,各种传统年俗已渐渐远去,但是在河湟百姓的生活里,“年”还是被有滋有味地保存了一部分。

  青海是一个多民族聚居的省份,各民族杂居在一起,就形成各具民族特色的年俗,相对于内地沿海发达地区来说,青海各地的年味还比较浓厚。

  从进入腊月开始,农村人家就开始忙活起来,一般在腊月十七八开始杀猪宰羊,就开始为过年做准备,青海人很少吃米饭,到了腊月基本上每家每户都会炸制一些油饼、馓子、花花等面食食品,它主要是用青海当地的菜籽油为炸制原料,以白面为主原料制成的食品。

  从腊月二十三开始,到处都弥漫着过年的氛围。送灶王爷、打扫房屋等习俗跟内地差不多。到了大年三十,农村里一般会在上午祭祖,青海的祭祖不是在家里进行的,而是去坟地祭奠,以示对先祖的怀念。大年三十早晨的食物一般是包子,这里有个说法,也就是一年一圆满,用包子的形态寓意包住幸福和美满。包子可以是多种馅料,这与自己喜好有关。到了下午,就开始贴对联了,从大年初一开始就会走亲访友,青海地处高原,所以青海人过年走亲访友肯定离不开酒,一般是以青稞酒为主,到别人家拜年,都会有美酒相伴,由主人一一敬酒,而后划拳喝酒,以这样的方式表达对来客的尊敬和欢迎。青海过年的周期比较长,在农村,直到农历二月二龙抬头那天,才算真正过完了整个春节。

  青海人过年还有一个习俗,那就是耍“社火”。青海的社火有很多讲究之处,一是到正月初七这天才开始上演,在城市就是走街串巷,要是在农村,就是各村的社火队互相往来,以社火拜年。青海的社火里设有灯官,相当于社火队中的头领,灯官身穿古代朝服,还有衙役在身边护卫,各具回避、肃静等字样的牌文,由村里德高望重的老人来充当,还要很能喝酒的,因为到各村演社火,都会给灯官老爷敬酒,所以灯官没有一点酒量是拿不下来的。社火开演,先是打鼓敲锣走圆圈,走成一个很密集的圆圈然后逐渐走散开,走成多行,随后,灯官老爷手执扇子随着鼓点走入社火队前列,所谓的扇子也就是一把短扫帚,寓意扫除晦气带来顺利。其后,灯官老爷会用青海方言说一些吉祥话,所有的社火队成员都会应声回答,比如灯官老爷说:“今年风调雨顺,百姓安居乐业。”社火队的所有成员都会说“好好好”!等说完这些吉祥话,灯官老爷会坐在提前准备好的主席台上,社火节目便正式开始了。

  首先是舞龙。舞龙一般是以奇数人数来表演,舞龙时要先给龙头披上红布,表示对龙的尊敬和敬畏。舞龙完毕,紧跟着就是舞狮,同样也要在狮子头上披上红布,寓意如意吉祥,然后陆续上演跑旱船等节目。由于青海是各民族聚集的地方,社火队中有汉族节目,也有其他民族的节目,如藏族舞蹈、土族“花儿”等等,很丰富。从农历正月初七开始,各地的社火表演就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到正月十五时进入最高潮,过了正月十六,整个社火表演便宣告结束。过年时喜庆的气氛自始至终一直围绕在整个正月,青海汉族过年就是这样,其实这些年俗都是笔者在儿时看到的,由于社会在进步,现在的社火表演基本上更加注重节目的观赏性,社火里的一些迷信色彩已经很淡化了,这是一种进步。

  青海是多民族交融的地区,所以社火也具有民族性。青海土族过年跟汉族基本上是一样的,就是在节日的活动中更加具有民族特性,比如土族特有的“轮子秋”。“轮子秋”是一种秋千形式的器具,在荡秋千时是成圆形转圈,土族表演者在这种秋千上做出许多高难度动作,以这种形式来表示欢乐和喜庆。

  藏族人家过年,由于受藏传佛教影响,所以也有一些宗教仪式。藏族过年的节目有很多,歌舞锅庄、藏族弦子都不可或缺,在一些牧区,由于地理和气候原因,所以很少有蔬菜,他们的主要饮食基本上都是肉类和奶制品,过年时,家家户户都会吃手抓羊肉和酥油茶,味道很鲜美,还有一些是风干肉。在青海一些藏族地区,正月里一些寺院会举办盛大的法会,跳藏戏,还有许多宗教仪式。而在青海著名的旅游胜地塔尔寺,在正月十五会举办盛大的酥油花展,还有晒大佛仪式。酥油花是用酥油为主原料用手捏制成花的形状,这也是塔尔寺的三绝之一。由于酥油极易融化,所以制作酥油花必须要在很低温度下进行,僧人们就把结了冰的水放在身边,在制作时手的温度高了,就会用旁边的冷水来浸湿手,以确保不要达到酥油的融点。到了正月十五这天,寺院里人山人海,人们摩肩接踵赶到这里观赏酥油花,过年的氛围在此时达到高潮。(雨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