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史前洪水到大禹故里

来源: 海东时报    发布时间: 2016-09-12 10:04    编辑: 马秀         

  2016年8月4日,全世界最为权威的学术期刊——美国《科学》杂志发表题为《公元前1920年的洪水爆发为中国传说中的大洪水和夏朝的存在提供依据》的文章,宣布经过历时十年的研究,他们在黄河流域发现了古代一场超级大洪水的科学证据。科学家这一发现支持了史学界二里头文化为夏朝考古学遗存的观点,支持了“大禹治水”故事中提到的灾难性大洪水的传说,同时,也为喇家遗址一带极有可能是大禹故里这一推测提供了重要支持。

  史前洪水之谜

  2007年,来自北京大学、南京师范大学、斯坦福大学、珀杜大学、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台湾大学、哈佛大学等中美多个机构组成中美科研团队,对黄河上游的循化积石峡地质展开了全面考察。科研团队在积石峡偶然发现了一些特殊的碎屑,后确认为上古一场巨大溃决洪水的沉积物,由此推测一场强烈地震在积石峡引发了大规模滑坡,滑坡堵塞黄河6到9个月,形成了巨大的堰塞湖。

  2008年,领导此次研究的南京大学地理系吴庆龙教授突然想到,当时在喇家遗址发现的一种泥土,可能就是那场洪水的沉积物,随后的研究证明了这一猜想。调查发现,该残余坝体的高度超过现在的河流水位240米,并沿着积石峡延伸1300米。

  参加考察的美国珀杜大学地质学格兰格尔教授形容,当时堰塞湖坝的高度大概在三峡大坝和胡佛大坝的高度之间。水量持续增加导致堰塞湖水满溢而溃决,多达110亿到160亿立方米的湖水在短时间内快速下泄,形成流量巨大的溃决洪水,每秒达到30万至50万立方米。“地震和洪水一定是在同一年发生的”,参与研究的美国珀杜大学教授达里尔·格兰杰认为,这次史前洪水“位居地球近一万年内发生的最大洪水之列”。通过对采自溃决洪水沉积中的大量碳屑样品的碳十四加速器质谱法测定,研究者们将这场洪水的发生时间限定在了公元前2130至1770之间。

  造成这一堰塞湖的强烈地震同时严重破坏了下游25公里处的喇家聚落,包括儿童在内的一些遇难者被埋在坍塌的洞穴里。研究人员通过对喇家遗址中被埋的3名儿童遗骸的骨骼样品的碳十四定年,确定他们死于公元前1920年,适值中国出现重大文化转型时代的齐家文化时期(公元前2300年至公元前1500年)。值得一提的是,早在2005年11月,同样在世界学术领域享有盛誉的英国《自然》杂志,刊登了中科院吴文祥、葛全胜共研的论文,文章分析结果表明“史前洪水是真实发生过的,这与历史传说若合符节,大禹治水的传说的确存在”,这一从地理、气象等领域研究出的结论虽尚未把大禹治水具体定位到某些地方,但把治水区域基本锁定在青藏高原及沿黄流域。据史记记载,在洪水爆发20多年之后,大禹因为治水闻名而获得了权力,最终建立了夏朝。大禹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王朝——夏朝的缔造者,也是中国家喻户晓的治水英雄,死后归葬于绍兴东南部的会稽山。

  大禹治水的佐证

  2006年9月,我省著名作家和学者、青海省政协副主席、土族研究会会长鲍义志,经过较长时间对黄河上游历史和地理文化的研究和考察,在《青海日报》发表了《喇家遗址与大禹治水》的文章,论证了“喇家遗址”一带应该是华夏始祖治水英雄大禹的故里,当即引起学术界的强烈反响,省内外著名学者专家谢佐、程起骏、岳永芳、张忠孝等先后赴三川、观现址、查史料,从不同角度和领域纷纷撰文,在一定程度上达成了共识,青海省文史专家谢佐认为“这一推断是十分可行的,大禹治水造就了他和缔造夏王朝一代人的伟业”。

  而历时十年后,大禹治水被美国《科学》杂志提供了地质学证据,文章提及了循化积石峡、官亭镇、喇家村落、小米面条,支持了“大禹治水”故事中大禹与灾难性洪水的传说,也是迄今为止科学界对“喇家遗址一带极有可能是中华民族伟大的治水英雄大禹活动过的地方是大禹故里”这一推测的有力佐证。

  2016年8月11日,青海新闻联播专访中,鲍义志说,文化是旅游的灵魂。民和县南部的三川地区气候温和、海拔较低、物产丰富、民风淳朴,历史文化积淀丰厚,如果能将列入我省“十三五”发展规划的“喇家遗址、大禹故里、土族风情、黄河风光”四位一体整体打造,将循化、永靖黄河旅游风景线连为一体,这里完全有条件成为我省又一处黄金旅游地带。也可以让当地群众早日实现“旅游脱贫”的梦想。这也是我十几年来搞“大禹故里”发掘和研究的信心所在。

  弘扬大禹文化

  我的家乡在民和县南部的三川地区。我在三川地区老人世代相传的“大禹赶山”、“大禹战蛟龙”、“大禹擂鼓”等故事传说中成长的。

  我见过大禹治水时留下的“大禹脚印”、“大禹坐痕”、“斩蛟崖”,端午节祭拜过“大禹洞”,参观过黄河南岸甘肃积石山修建的大禹文化广场和大河家镇遗存的大禹古庙,仔细记录过三川下游刘家峡文化广场中树立的刻有“导河积石、大禹伟业”的文字述事石碑,也同上游撒拉族兄弟共享过大禹导河积石的故事传说,对大禹治水的事迹充满了敬仰和赞叹,同样,我们也为鲍义志先生的先见之明深感钦佩,特别是我们在省、市十三五规划纲要的统领下,全面谋划、积极推进大禹故里之时,更加增添了我们的信心。

  喇家遗址和大禹故里具有重要的科学和人文价值,使人们了解从远古以来人与自然的关系,对人类在认识自然中成长、在战胜灾难中从蛮荒走向文明有更深的理解;大禹文化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传承弘扬大禹精神会增添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精神动力;大禹是中华民族人文始祖,弘扬大禹文化有利于增强炎黄子孙的凝聚力和向心力,增强中华民族的文化自信。(朱进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