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代纸钞:见证丝路青海道余晖

来源: 西海都市报    发布时间: 2016-04-11 09:38    编辑: 许娜         

  关于丝绸之路青海道的最早雏形,有专家指出,至少可以追溯到《山海经》和《穆天子传》中写到的周穆王西行会西王母的道路,也可以叫它为穆王道。之后,丝绸之路青海道经历了汉朝的发展,隋唐、魏晋南北朝的繁盛,以及宋元后的渐衰。在这些蛛网密布,叶脉舒展的古道上,散佚着许多珍贵的文物,它们见证着丝绸之路青海道曾有的繁荣,诉说着丝绸之路青海道上的往事。

  《丝绸之路——大西北遗珍》巡回展不久后将会在西宁展出,此次展出,青海省博物馆精心挑选了24件珍贵文物参加,中统元宝交钞壹贯便是我省此次参展的文物之一。

  中统元宝交钞壹贯,出土于我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都兰县诺木洪农场。在元朝,壹贯约合一千文,贰贯为白银一两。与中统元宝交钞一起出土的元代纸钞有许多张,它们面额不等。这些元朝纸币时间跨越了中统、至元、至正三个时期。这三个时期中币值最稳定的是中统钞。诺木洪农场出土的元朝纸币带有鲜明的元朝纸币特点。1958年,这些元代纸钞与著名的诺木洪干尸一起出土。

  发现元代纸币

  上世纪50年代,来自五湖四海的热血青年,来到了风沙肆虐的柴达木盆地诺木洪地区,开垦荒地。1958年,柴达木盆地诺木洪农场第二作业场在开垦荒地时,无意间挖出了一具古代干尸。参与那次考古工作的青海省博物馆专家苟相全先生,后来将那次的考古经历告诉了青海省博物馆副馆长王国道先生。

  “苟先生说,干尸完整无损,肌肉已经风干,胸部有伤痕,有一块丝绸塞在伤口上,染有血迹。死者身着完好的黄花回纹缎面皮战袍,胸有护身软甲,腰勒镶玉长带,脚蹬粗制的牛皮长靴,头戴圆皮盔,皮盔上还插有一支红色羽翎。据此专家们推测,这可能是战死在疆场上的一位元代武将。”王国道说。

  在这具元代武将干尸的旁边,人们发现了一件用毛毡包裹着的东西,保存非常完好,打开看时,里面是一包元代纸钞。经过鉴定,这些纸币是距今七百多年前元代中统、至元、至正时期印行的,也就是元世祖忽必烈及其子孙元顺帝妥懽帖睦尔执政时期发行的纸钞。中统元宝交钞壹贯就是其中的一张。

  伪造假钞会被处斩

  “这些纸币是用桑叶纸印制,雕版黑墨印刷。纸币的形状为长方形,大小稍有不同。纸币上有草木流水纹边框,内容分上下两栏。上栏的两边印八思巴文。八思巴文是元朝忽必烈时期由‘国师’八思巴创制的蒙古新字。与九叠文(一种非常特别的篆书,主要用于印章镌刻,其笔画折叠堆曲,均匀对称)汉字各占两行,内两行书八思巴文相应的汉字‘××通行宝钞’。中间楷书书写纸币的面额,下面画着一串钱纹。”王国道说。这批元代纸钞是青海省博物馆馆藏最早的纸币。

  纸钞的下栏印着:“中书省奏准印造中统元宝交钞,宣课差役内,并行收受,不限年月,诸路通行……”以及“伪造者斩,赏银五锭,仍给犯人家产……”的字样。元朝时,对于仿造纸钞者,国家会处以斩刑,告发制造假币的人会得到五锭银子的奖赏,还会给他犯人的家产。虽然责罚很重,但是据相关资料记载,元代时仿制假钞的活动猖獗。据《元史》记载,在元成宗大德元年至大德四年间,仅杭州就曾破获印造假钞案88起,囚禁涉案人员274人。

  之所以有这么多的人造假,与元代纸钞在当时的政治、经济地位有着密切的关系。

  见证柴达木地区经济繁荣

  元代的国力强盛,交通发达,元代纸钞得到世界许多国家的公认。这些流通于元朝整个执政时期的纸钞中,又以中统钞和至元钞流通时间最长。元代纸钞不仅流通于内地,而且也通行到了各少数民族地区,今西藏、青海、新疆、云南等地都可以流通。这些纸钞拥有与金银同样的价值,它给予了商旅长途货运许多的便利。特别是中统纸钞,其流通领域甚至达到了国外。有些国家还仿效发行自己的纸币。

  迄今为止,关于诺木洪干尸为何会殒命于此,仍然是一个未解之谜。有专家推测,他可能是战死在疆场上的武将。诺木洪地区自隋唐以来,一直是中原地区通往中亚地区的交通枢纽,元朝时此地更是战争频发。出土这么多的钱,说明当时的柴达木地区的经济和贸易并没有因为战争的缘故而萧条,那里依然是一个拿钱有处花的地方,往来商旅和士兵们能用纸钞购买到自己需要的物品。

  “唐代以后直至宋元时期,因为战乱频繁,陆上丝绸之路逐渐衰落,海路逐渐兴盛起来。不过丝绸之路青海道一度保持了一些繁荣,连绵的商旅曾经往来不断,在沟通内地与西方的经济文化方面仍然发挥着重要作用。”王国道说。

  驿站制度促进丝路贸易

  元朝时,丝绸之路青海道的繁荣,与元朝时实行的“站赤”制度有着密切的关系,站赤也就是驿站。蒙古帝国自元太宗窝阔台大汗开始实施“站赤”制度,起初驿站制度是为了加强中央对边远地区的控制,发展到后期却在无形中促进了贸易的繁荣。

  据《青海公路交通史》记载,青藏高原自元代开始,全部纳入了中央王朝的建制,积极开辟驿站。我省境内建有多处驿站,为了管理今西藏地区,元朝开始经营青海到西藏,青海到新疆的驿道。这在无形中促进了丝绸之路青海道的繁荣。

  青海省公路交通史志编审委员会编审的《青海丝路》记载,元代驿运发达,唯只有数,却无驿站名。《青海公路交通史》记载,柴达木地区交通地理位置重要,像瓜沙曲先驿就是蒙古站赤。驿路的开设,不仅让元朝的军政令文通达四方,也使往来的中外使臣、商旅畅行无阻。驿站为往来的使者和贸易商户提供了许多方便之处。根据青海省社科院原副院长王煜先生《青海简史》一书,元朝时青海交通状况已经十分发达,商业贸易随之也较兴盛,货币在青海广为流通。元代纸币的出土,从一个侧面印证了这段历史。

  在柴达木地区,元朝西平王的王府就设置在丝绸之路青海道上,这在巩固统治的同时,也为丝路交通的安全提供了保障。不仅如此,茶马互市的发展,也为丝绸之路青海道增添了新的内容,也促进了中西交往和商品贸易的往来。

  在远离中原的青海柴达木地区能发现如此多的元朝纸币,不仅说明了当时青海与中原王朝的紧密关系,而且见证了元朝丝路经贸兴盛,是研究我国货币发展史及元代社会的重要物证。(王十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