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姑与彩虹袖的不了情缘
——记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土族服饰传承人张吉然(下)

来源: 青海日报    发布时间: 2016-03-04 10:22    编辑: 陈悦         

  莫怪今生总痴情

  土族是一个古老的民族,她的服饰是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随着时代的发展进步,虽然服饰有了一些创新,但最基本的特征还是保留至今。这就是喇叭口形翻沿帽子、开衩式袍服、腰带和长统靴鞋。这些特点表明土族曾经是北方草原的游牧民族。

  张吉然感叹道:“要说起土族人的服饰,还是以前的人更讲究啊。就像土族男人的烟袋,那都有个说头。花烟袋用黑布做面,蓝布做里,两头放上4寸宽的红布。上端开着3寸长的衩口,方便烟锅放到烟袋里。下端的红布上面用金丝线盘绣着‘万’字图案、云纹图案,还缀3寸长的黄色或者是其他颜色的穗子。”上世纪50年代以前,土族青壮年男子戴镶边白毡帽,也有的戴黑毡帽或礼帽。身穿小领、斜襟、开衩、镶边的长袍。也穿绣花高领的白色短褂,外套黑色或紫红色的坎肩;腰系两头绣花的长带子或其他颜色的腰带,腰带背部别着花烟袋,前部带着土语叫“克迭”的火镰。穿大裆裤,系两头绣花的长裤带和花围肚,小腿扎上黑下白的绑腿带,穿花云子鞋。中青年妇女戴黑色织锦边毡帽或插花礼帽,也戴耳坠,耳坠主要是银质耳坠和串珠耳坠。银质耳坠有大耳坠、小耳坠之分。大耳坠有“上五下七”、“上七下九”,即耳坠分上下两层,上有五穗或七穗,下有七穗或九穗。穿小领斜襟开衩袍衫,两袖套着由红、绿、粉红、黑、黄五色彩布做成的土语叫“绣苏”的花袖,袖口放约5寸宽的白色袖边,鲜艳夺目,美观大方,极富民族特色。长袍上面套有黑色、紫红色或其他颜色的坎肩,坎肩有镶边的,也有不镶边的;腰系自织的褐子腰带、棉线腰带以及彩带,彩带两头有刺绣或盘绣的花纹图案。腰带右前方挂着铜质或银质的土语叫“洛藏”的佩饰环,环上挂件有绣花手巾、铜铃铛、针扎及彩绸、毛巾等物。腰带左前方佩戴绣有各种图案的“钱褡子”。未婚姑娘的发式为两鬓各梳一条小辫子,中间梳一条大辫子,三条辫子合辫在后面或者只梳一根粗辫子,用红头绳扎紧,发辫根部系一个或几个白海螺圆片。头戴花边头巾,穿白汗褡,套坎肩,勒腰带,裤子膝下部分套红色的帖弯。张吉然说:“发式和帖弯颜色的不同,是区别已婚妇女和未婚女子的标志。”老年人一般头戴黑色的卷边毡帽、翻边黑羔皮帽或礼帽,穿小领、斜襟、开衩长袍,系素色腰带,脚穿白袜黑鞋或腰靴。老年妇女不穿五彩花袖衫,裤腿不放贴弯,也不系绣花腰带,穿着较素色的服装。

  千年情缘初心在

  传说古代的土族妇女和男人们一样驰骋疆场,她们身披战袍,勇敢顽强。久而久之,便将形似战袍的花袖服,形似头盔的纽达尔尔作为服饰,这些服饰异常华丽,十分俊美。

  “纽达尔尔”是土族古老的头饰。在互助地区有“什格纽达尔尔”、“托欢纽达尔尔”、“纳仁纽达尔尔”、“加斯纽达尔尔”、“雪古郎纽达尔尔”、“尤纽达尔尔”、“玖纽达尔尔”、“加木纽达尔尔”、“索卜都纽达尔尔”等“纽达尔尔”,各地佩戴不一。

  张吉然展示着手中的各种“纽达尔尔”。“适格纽达尔尔”因其形状好似簸箕,所以当地汉族叫簸箕头。从侧面看,这种头饰又像一个马鞍子的前半部。她说:“佩戴‘什格纽达尔尔’的地方比较多,互助土族聚居的‘哈拉齐’地方和县城威远镇周围的妇女都佩戴什格纽达尔尔。”“什格纽达尔尔”先用当地产的具有弹性的蓆芨草做成骨架,再用硬纸和粗布条粘糊后制成。其正面贴上金银箔片,再粘上数层折叠起来的五色彩布条,周围镶嵌着一圈一圈的云母片,边缘垂吊两层红黄两色的小丝穗,每层约20多条,额部垂吊着数十条2寸多长的红丝穗。佩戴时用“向斗”扣在“赞佐尔”上,再用“藏日”横穿固定。

  “达博”腰带的绣制工艺精美,程序较多。张吉然将这副腰带捧在手中,像捧着一个珍宝,她说:“绣制这个腰带主要是盘绣和刺绣。绣前要先用浆糊把几层布裱好并缝上底料布,然后精心绣制具有土族特色的各种图案,图案色彩斑斓、美观大方。”

  张吉然指着身旁一位美丽阿姑的绣鞋,不无赞赏地讲道:“这就是我们土族的‘斯古尔玛’腰鞋。你看这鞋面,是用五色丝线绣满彩虹一样的图案,再看这鞋尖装饰的五色小穗子,多漂亮!鞋腰我们一般都用黑色布料缝制,放白布里子,把里子翻过来在上沿放半寸宽的白色边子,上端有系鞋腰的带子。”

  土族妇女古老的头饰“纽达尔”、五彩花袖服、“达博”腰带和“斯古尔玛”腰鞋,美观鲜艳,别具一格,可谓中华服饰的一朵奇葩。

  目前,随着经济全球化潮流的涌动,大众服饰越来越多地进入到土族人的生活中,对土族传统服饰的冲击力也越来越大。现在,除了一些老年人之外,人们在生产劳动和日常生活中都穿着舒适便利的大众服饰,只有在宗教活动、婚丧节庆、重大集会等活动中才穿着本民族服饰,民族服饰俨然成为了一种礼仪性的服饰。值得欣慰的是,随着互助县土族民俗旅游业的蓬勃发展,土族服饰又在民俗旅游的舞台上展示着她迷人的魅力和无尽的风采。相信,在人民政府的大力保护和提倡下,土族服饰这朵艳丽的花朵在民族服饰文化的大花园中必将绽放无比艳丽的光彩。

  而土族阿姑与七彩袖衫的不了情缘,还在继续。(李卓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