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多草原:珠姆走过的地方

来源: 青海日报    发布时间: 2015-10-23 10:50    编辑: 马燕燕         

  位于我省玉树藏族自治州西部的治多县,是三江源区三大天然牧区之一。“治多”藏语意为“长江源区”,素有“万里长江第一县”的美誉。治多县境内雪山耸峙,冰川林立;江河纵横,湖泊遍布;草原辽阔,牧歌悠扬。

  长江源区是《格萨尔》史诗的滥觞之地,是“嘎嘉洛文化”的诞生地,也是格萨尔王王妃——森姜珠姆的故乡,境内的风物遗迹和传说故事犹如繁星点点,与辽阔草原上的烂漫山花交相辉映。

  (一)

  珠姆出身于嘉洛家族,据说是一位倾国倾城的绝色女子,举手投足之间无不彰显阴柔之美,一颦一笑之中无不呈现妩媚之态。因此,千百年来,“森姜珠姆”成为了藏族绝色女子的美称,是集美貌于一身的美丽词汇。“森”意为闪转腾挪的狮子;“姜”意为美丽绝伦的“姜钻花”;“珠”意为威震天下的青龙;“姆”意为阴柔之美的女性。仅这名字就涵盖乾坤至美万物。

  相传,珠姆出生在一千多年前的藏历新年初三。她一生下来便受到人们的热切期待。珠姆一出场就已经注定了无法平凡的人生,一部壮阔而伟大的史诗早已铺展在她的前方,从生命诞生的那一刻开始,百灵鸟般的声音就响彻在《格萨尔》史诗的天空。

  珠姆的美貌我们无缘亲见,但治多的山水却使我们有机会触摸这千年的美丽神话。美丽的草原因为有珠姆的陪伴而没有了寂寞。

  (二)

  现今,治多县政府驻地加吉博洛曾是《格萨尔》史诗演绎的场地。史诗中,将聂恰河谷中的那片开阔的草原称为“十全福地”———它曾经承载过一位千古传扬的美人。这里的山水记住了那迷人的倩影,那款款而行的步履曾经醉倒过这里的草原。

  据记载,格萨尔王的国度里不仅仅有视死如归的将士,而且也有一些流芳百世的俊男倩女。男人世界里的“帅哥”是苍巴俄陆。所谓“俄陆”就是别人每欣赏他一次,就要送给他一只羊。他的那种“美”无法屈尊到人群中,生下来就是一种只能供奉在圣坛的“珍品”;而绝色女子当中从姿色到风韵,珠姆便是卓尔超群的“维纳斯”。她生下来就是不敢触碰的艺术绝版,造化在她的身上倾注了巨大的精力,让世间所有关于“美丽”的词汇都汇集于此,也无法表现她的神韵。有一些画家企图将珠姆的“美”画下来,但是线条与颜料只能绘出“蒙娜丽莎”,却无法对接维纳斯的“美丽”。在《格萨尔》史诗中描写珠姆的美丽时,令史诗也只好“天南地北”地形容一番之后,用明码标价的方式公开拍卖她的“美丽”,引起人间的一片哗然。史诗中讲到,要欣赏珠姆的背影,需要一百只羊的代价;让珠姆的美丽面对你的眼睛,首先要赶过来一百头牛;而要欣赏她的仙姿舞步,就要付出百匹骏马的“价值”。

  如此的美丽,珠姆会在人间吗?当我们试图接近珠姆的美丽时,她就越显飘渺。这正如杭州的西湖,总是静静地横卧在审美的地平线上,千古游人只配在岸边漫步,无法走进美的深处。

  倒是这里的山水间留下了珠姆的一些踪迹,让人缅怀和追寻。

  有一眼温泉深藏在山谷里,沸腾了千年,从没有感觉到孤独的滋味。因为它曾经触摸过珠姆的柔发,曾经被珠姆捧掬在掌心,每一滴水珠都深深地记住了那不平凡的时刻。当地人称那池温泉为“珠姆洗发池”,世代受到保护。这眼温泉在离治多县城西约五公里处,来往的过客总是无法避开她的诱惑。每次走进那条山谷,都有一些无法言说的收获。

  到珠姆洗发池,眼界忽然开阔起来。尤其是夏季去那里,你会深刻领悟到“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的意蕴。水池三面环山,谷口朝南。水池周围是一圈如茵的绿草地,各种不知名的野花吐露出花香。那洗发地坐落在绿色的草坪中央,静静地注视着云卷云舒的天空。我们可以看见,水池的正西方向摆放了许多石刻经文,除了敬献水生世界的经文外,大都是圆轮式的“六字真言”石刻板。有由于年代久远而不可辨认,也有新刻上去的。这些石刻排放在这里,仿佛向我们默默地昭示着曾经发生过的历史。

  小时候母亲曾告诉我,谁要是一口气绕水池跑十三圈,谁就能够在水池里寻得当年珠姆留下的宝物。因为珠姆发辫上戴了许多珍珠宝石,这一汪泉水一直将宝物保存了下来,它会送给那些有缘的人。尽管水池只有十几平方米的大小,尽管你怎么努力,十三圈用一口气跑完是一道无法完成的难题。但是毕竟有一线希望,因而不会轻易放弃,更不会带着“先见之明”嗤笑祖辈设置的“圈套”。从某种意义上讲,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他们大都活在美好的希望之中。

  珠姆洗发池水质柔滑,晶莹无污。用它洗脸,脸上顿生光泽,皮肤感觉嫩润。据说还能治疗疖子等皮肤病。

  “珠姆洗发池”也叫“金湖”;离金湖两公里远的东南边有一泓湖水叫“银湖”。 “银湖”是嘉洛家族发展壮大的成长之地。水池三面环山,如一块纯净的碧玉一般镶嵌在芳草地中。

  《格萨尔》史诗中描述嘉洛草原的“十大景观”时,赞美此湖为“银湖浪涛”,是这片草原上颇为壮丽的景观。相传银湖直通龙宫,莲花生大师曾经通过此湖向人间引来了价值连城的“嘉洛七宝”。嘉洛的祖先也曾经在湖边捡到了一对洁白如玉的羔羊。他们细心看护,倍加珍视。后来就成了闻名雪域的富豪。从此那对洁白的羔羊渐渐地走向了神坛,象征着财富。当地要举行招财引宝的佛法仪式时,必须用酥油捏出一对白色的羔羊,准备一块绵羊的右前腿。在游牧文化覆盖的治多地区,绵羊是财富的象征,因此称绵羊为“洁白的福神”。因而那对洁白的羔羊不仅从“银湖”走向了青藏高原财富的神坛,而且走向了雪域人家的“聚宝箱”,形成了游牧民族的财富理念。

  我站在岸边,望着将要干涸的“银湖”,遥想当年珠姆看到过的浪涛以及那两只走进神坛的羔羊,仿佛站在了时间的河岸,历史的云烟从耳旁悠悠飘过。过去那么遥远,遥远得无法看到那“银湖”的浪涛,遥远得整个土地都进入了神话的境界,让一双双惊异的目光注视着过去、今天和未来。

  “银湖”是嘉洛草原的眼睛,它看到过富甲天下的嘉洛家族,记得那传遍雪域高原的“赛马称王”的传奇。“银湖”北岸那块平台上有一个盆地,形状如圆盆,质地是岩石,深约一米,直径两米左右,水温约30摄氏度,相传是珠姆浸润过肌肤的浴池。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此池几近干涸,有人只在盆池里看到偶尔冒出的气泡。2000年7月,藏传佛学大师秋吉仁波切曾亲临浴池边,用手指沾了几滴水舔了一下,说此水非同一般,嘱咐随从弟子们倍加爱护,于是,这里就成了远近闻名的贡萨寺保护的“圣迹”之一。

  也许是自然的巧合吧,那年的冬天,珠姆浴池居然溢出了泉水,三九严寒,水中绽放出金黄色的花朵,也长出了一些不知名的水藻。从那年开始,浴池中每年都按时会有金黄色的花朵绽放。

  一泓原本飘荡在现实与史诗之间的水池,经历了“严冬开花”的奇迹,这就给珠姆浴池增添了一份神秘的色彩。

  (三)

  嘉洛草原是美丽的象征,这里到处传扬着珠姆的故事。那些看起来十分平凡的山水之间,却留下了珠姆梳洗打扮的身影,留下了珠姆勤劳放牧的足迹,留下了她的仙姿舞步,那妙若仙乐的歌声仿佛至今回荡在大山深壑之间。

  从嘉洛牧地往北走过治渠乡,越过一座又一座大山,沿着通天河向西走,就到了一条山谷,当地人称此山谷为“珠姆谷”。一问便知道这里就是当年珠姆曾经涉足过的地方。

  这里有三块竖立的长条石片,世称“珠姆石碑”。相传珠姆曾经在这里纺线编织。那三块高约一米的石条可以为此作证。三块条状石片是纺线用的桩子,自从珠姆将它竖立起来之后,就那样孤独地站立了一千多年,浸透着岁月的沧桑。越过这些被山水深深记住的历史,珠姆的形象在美丽多情的基础上,仿佛又有了真实的血肉之躯——一个勤俭持家,心灵手巧的藏家少女飘然来到你的眼前。美丽与勤劳一旦聚合到一起,就是雪域女性的典范。

  “珠姆谷”的三块石碑在不经意间树立于此地,它本无流芳百世的痴妄,却屹立千年而不倒,虽然没有人工雕刻的碑文,但后人们却一次又一次地阅读着那段无字的碑文。碑文的文笔挥洒自如,一会儿犹如大江东去,一会儿又仿佛狂风骤雨,最后收笔处却又和风细雨,鸟语花香。当我们睁大眼睛细细探究之时,猛然间感悟到,这原来是珠姆当年踏出的舞步。在青草地上,惟独在被珠姆走过的地方,居然以不同的草色勾勒出优美的线条来,视线随着延伸的线路移动,一会儿看到一条山脉,一会儿拐出一条大河,一会勾出一个圆弧,一朵祥云,一幅太极图,一只翩跹的蝴蝶……来自天界的仙姿舞步,在这片美丽的草地上踩踏出了如此迷人的线条,那舞醉草原的长袖仿佛就在眼前飘扬,轻盈灵动的舞步,正在拨动我们心灵身处的琴键……

  从2012年起,治多县每年要举办嘎嘉洛文化研讨会。很多与会的专家和学者认为,江河是文明的摇篮,治多作为万里长江第一县,是最源头的文化诞生地区,是英雄格萨尔王妃珠姆的故里,这里的民众千百年来的生活方式以及所衍生的游牧文明,见证了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所以,发掘和弘扬嘎嘉洛文化,对三江源地区的生态文明建设有着深远的意义。

  风物遗迹与民俗传说相结合,实物因之鲜活,传说有了依托。嘎嘉洛文化因此在伊人走过之处、英雄驻留之地世代传承,生生不息。(文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