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健儿 矢志抗日 八千壮士 血洒疆场

来源: 青海日报    发布时间: 2015-09-18 09:27    编辑: 陈悦         

  1937年8月,国民政府命令青海调派一个骑兵师参加抗战。青海省立即调配人马,组成抗日骑兵师。这支以回、东乡、撒拉、保安、藏、汉等民族为主体的青海地方军队奋战在中原一带,从黄泛区到皖西北,几千多名战士壮烈牺牲,谱写了一曲高原男儿抗日救国的英雄赞歌。

  铁骑踏倭寇赤胆保中原

  1938年——1942年在豫皖抗战前线,无论在军中还是在民间,甚至驻守这一带的日军当中,一个“胡子将军”、“马胡子军”的称呼被广泛流传,这位将领就是国民军青海暂编骑兵第一师师长马彪。

  1938年,马彪带领八千高原健儿,远赴豫皖前线。在与日寇交战中,表现出了多谋善断,指挥灵活,英勇作战,身先士卒,为国奉献的大无畏精神。

  马彪在黄泛区的尉氏、扶沟、鄢陵等地驻防时,利用寒冬风雪天气,歼灭了敌伪军曹拾义部两千多人,民众赠送“万民伞”。

  马彪在攻打淮阳日军的战役中,冲破日军几千人的防守,攻入淮阳西关,敌人紧急调兵,配以飞机大炮重机枪进行阻击,马彪亲临前线,在前沿阵地指挥将士浴血奋战,并指挥一旅从侧面进攻日军,迫使日军腹背受敌,最终溃退。这次战役消灭敌伪军一千多人。

  马彪在首战淮阳之后的整休期间,经常派出精干的骑兵战斗队,针对敌军运输军需、保管辎重等,瞄准机会进行偷袭;同时还突袭敌占公路、铁路,切断敌军交通运输,给敌以重创。其中的一次战斗中,他指挥李增荫三团打死敌骑兵五百余人,缴获战马数十匹,还挑选了其中的二十匹战马送回青海报捷。

  马彪二攻淮阳,在金塔地区与日军展开殊死战斗。敌人以飞机、大炮猛烈轰击我军阵地,我军依托预先修好的牢固工事,沉着灵活地打击敌军。双方激战六个多小时,敌军被我预先埋好的美制地雷和手榴弹严重杀伤,并摧毁一辆敌军坦克。这次战役由于敌我力量悬殊,我军主动放弃阵地后撤,但有效地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阻击了敌人侵占涡水南窜的图谋。

  马彪部队在装备差,人员培训不足,就连战马都比日本“大洋马”矮一截的条件下,坚持在一线打击日军,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胜利。日军侵华司令冈村宁次在其作战记录中记有“恶战马彪”之词。

  1940年8月,马彪师奉命守据皖西北涡阳、蒙城、怀远一带。马彪命三团团长李增荫部全面负责双涧集至龙亢镇间的防务。龙亢位于蒙城、怀远二县之中,位置险要。李增荫渡河赴龙亢镇构建了坚固的防卫阵地,并埋设地雷,布挖陷阱等。中秋之夜,日军乘我军民联欢之机,调集约两个师的兵力,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步骑并进,迅速扑向龙亢镇我军阵地。我军迅速进入阵地回击敌军,与日军展开了激烈的枪战。由于日军坦克、重炮、机枪轻重武器齐发,李增荫团正面受到猛烈的攻击,伤亡很大。李增荫和三团战士沉着迎战,顽强固守,双方展开了拉锯战,日军一坦克被地雷炸毁,一指挥官也被打落马下。天亮时,马彪亲临前线指挥。他果断地命令二团迂回进攻。日军腹背受敌,竟放毒气掩护溃逃,阻止我军战士追击。马师长又电告友军侯镜明部,在半路伏击溃逃的日军,歼敌一个团。侯部也有较大的伤亡。

  龙亢战役以李增荫湟源兵团为主守兵力,在兄弟团的配合下,一昼夜的拼死血战,打死打伤鬼子和伪军一千余人,仅在龙亢镇日军遗尸四百多具。而李增荫团亦有五百余官兵壮烈殉国。这次保卫涡河、固守龙亢的战斗,给了日军以严重的打击,确保了涡阳以南广大土地和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

  攻淮阳马旅长壮烈殉国歼敌骑雷营长缴获军马

  1939年9月8日,马彪师接到了攻打侵占淮阳县城日寇的命令,以策应友军进攻日军侵占河南开封附近之地。

  淮阳位于陇海铁路东南,为黄泛区水路交通要冲。马彪师长认真研究了淮阳敌军即周边环境,决定充分利用河道打击敌军。马彪命令二旅旅长马秉忠率三团李增荫、四团马师融部水陆并进。三团二营营长李国勋利用民间土炮轰击敌汽艇,使近两百名日军葬身泽国。随后,马秉忠旅攻击距淮阳十五华里的孔庄。马秉忠乘黄昏来临,率李增荫团等将士分乘民船、皮筏渡河,占领孔庄并连夜建筑工事,切断淮阳日军南下之路。凌晨,日军发现马秉忠部已占据孔庄,便迅速组织进攻。激战中马秉忠凭借孔庄工事,并主动出击敌人,击溃了正面攻击我军阵地的日军,并且乘胜猛进,一度攻入淮阳西关。

  淮阳城内日军大惊,一边呼叫救援,一边倾巢出动,兵分三路,向我阵地猛攻。战斗越打越激烈,直至形成拉锯战,战士们高举大刀与日军展开了激烈的白刃战。一时间刀光血色,战斗十分残酷。这时,日军调动的一百多辆汽车运送援兵赶到。

  马秉忠一直在前沿阵地指挥作战,他见敌人增援部队已攻上二团阵地,便大声呼喊:弟兄们跟我来!带着十几名战士火速增援,用猛烈的火力打退了嚣张的日军。正当他重新组织阵地战时,被日军射中前胸,不幸倒地,壮烈殉国,年仅二十九岁。

  三团团长李增荫代理旅长继续指挥作战。这时,日军以更密集的火力反扑,三团二营营长李国勋举枪奋勇还击,不幸中弹身亡。连长赵清心、排长郑成功、郑成仁兄弟及战士三百多人在杀敌中也都相继阵亡。在前沿指挥的几名营长、连长和一些军官仍奋力还击,轻伤不下火线。营长韩有才率战士手挥大刀,冲进日军骑兵队伍中,专砍敌骑马腿,一时日军百余匹军马被砍倒,日军也被打死百余人。在我军的顽强阻击下,日军被迫暂时停止射击。从凌晨到中午五个小时中,我军击毙日军两百余人。

  午后,我军经过短暂的休整重新组织进行反击。但日军调来大量步兵及坦克,再次对我军阵地进行疯狂的进攻。面对凶狠的敌人,我军将士奋起抵抗,曾一度冲进敌军炮兵阵地。马彪师长派一旅旅长马元祥率骑兵渡河前去支援,轻骑迂回敌后奇袭,致使日军腹背受敌,最终溃退。仓皇中将两门大炮遗留阵地,我军设法拉运时,日军又反扑夺炮,并使用毒气弹,大炮又被敌方拉去。舍命夺炮的旅参谋长石景堂、一营营长梁廷俊、副营长何振德等英勇负伤。

  当时,二营代理营长雷正鸿乘敌人在阵地溃退之机迅速组织部队向敌后运动,企图切断敌人后路。在突进中,发现准备增援的两百名日军骑兵在一村庄休息。雷营长果断下令,乘其不备,向日军骑兵发起猛烈进攻。正在休息的日军来不及抵抗,被我军全歼,缴获战马五十多匹,钢炮九门,步枪百余只,及其他弹药战刀文件等,缴获的物品中还有日文本的《三国演义》、《水浒传》等小说。

  当天夜里,我军在孔庄东侧发现敌军马圈,只有少数日军看守。旅兽医官赵成全率六十余名战士臂缠白布,组织偷袭。战士们向日军猛烈开火,并冲进马圈牵马外冲;兽医赵成全面部被砍伤,仍顽强地挥刀杀敌。正在前线指挥作战的马彪师长见目的已达到,便下令韩进禄团长率部掩护,撤出战斗,返回新防地。这次战役前后共消灭日伪军一千二百余人,包括一名佐官,俘虏日军十人,我军伤亡也达两千余人。

  整休间,当地军民为英勇牺牲的旅长马秉忠、营长李国勋、连长赵清心等将士召开追悼大会;民国政府、第一战区长官部、青海省政府都分别召开庆功会和追悼会。当地政府和民众还专门制作了金匾送给马彪师,并为旅长马秉忠等在战斗中捐躯的将士立了纪念碑。

  奇袭怀远活捉日军

  1942年9月下旬,马彪师在守卫怀远城北大桥时,为了主动袭击侵占怀远之日军,决定组织突击队,偷袭怀远守敌。

  马彪命令三团二营营长雷正鸿,挑选了五十多名精兵,由营长亲自带队,化装成当地商贩及赶集的村民,暗藏短枪、匕首、手榴弹等武器,混杂在老百姓中间,乘渔船直达怀远城门下。走到城门岗哨处,见鬼子查问严格,便迅速靠近岗哨,乘其不备,突然出手,刺杀了三名日军哨兵,随后乘日军不备,登上城楼活捉了铃木四郎等七名日军士兵,同时放火烧毁城楼中的弹药武器库和汽油储存罐等军需品。一时间,烈焰腾空,火光冲天,爆炸声震耳欲聋,声盖全城。

  怀远城内的日军不知来了多少敌军,乱作一团,关闭了城门。五十多名突击队员奋力与日军交火,对抗了近三个小时,在兄弟团队的支援下,押着被俘的七名鬼子兵,骑着缴获的战马飞身撤离。

  日军迅速组织追击,但被埋伏的我军战士所阻击。在与敌军激战中,一团团长冶进全壮烈牺牲,民团也有五十多名士兵伤亡。但此次奇袭,出乎日军意外,在短短的时间内不仅俘虏了七名日军士兵,还炸毁了敌军众多辎重,大大挫伤了怀远日军的士气。

  百名壮士投河牺牲

  1940年3月,马彪奉命二打淮阳。根据半年前和日寇交战的经验,马彪师首先在宝塔等地构筑了相当坚固的阵地,并由二团团长马成汉率部固守。日军得知还是上次交手的马胡子师,便调集重兵主动进攻守卫宝塔的马成汉团。由于马成汉提前造筑了工事,并事先埋设了美制地雷和手榴弹,使日军的坦克和车辆遭受了重大损失,日军严重伤亡,并炸毁了一辆坦克。但日军凭借着武器装备的优势,攻势不减,给守军造成极大的威胁。

  一旅旅长马元祥急率一连骑兵渡河驰援。当时敌军进攻猛烈,补充营郑营长临阵退缩,被马旅长当场枪毙示众。守军将士鼓足勇气,继续和日军拼死作战。他们有的挥砍大刀,有的长枪挺刺,有的和敌人抱在一起厮杀。到午后,敌人在飞机、坦克和大炮的掩护下,进攻更加猛烈。一个小时后,我军中央阵地被敌军突破,武器马匹损失过半,人员伤亡惨重,迫不得已退出阵地。疯狂而蛮横的日军将我军遗弃的物资悉数焚毁,把骑兵的百余匹战马用机枪一一射杀。

  更悲壮的是在撤离过程中,敌人的扇形包围迫使一百多名官兵到河边后无路可退,又不愿做俘虏,便义无反顾地跳进汹涌的河水中……

  一百多名壮士用视死如归的行动展现出了高原男儿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

  驰龙驹短兵相接端机枪击落敌机

  1942年夏,马彪离职,马步康接任,不久骑兵师归第五战区指挥。当年秋天,马步康师接到国民军九十二军军长李仙洲的电令,立令马彪率主力到颍上驻防,以阻击日军向平汉线攻击。

  马步康部驻颍上后,日军一个联队、汉奸两个团的兵力,在飞机、大炮、坦克的掩护下,气势汹汹向马彪驻地进攻,想一鼓作气消灭马步康师,进而占领汤恩伯司令部驻地临泉。没想到马步康师沉着应战,顽强阻击,迫使日军停止进攻。

  第二天一大早,日军开动数架飞机,轮番轰炸扫射我军阵地。我军撤入县城与攻城的日军持续战斗两昼夜,后放弃县城退到距县城八公里的龙家花园,继续与日军作战。三团营长霍世奎带领战士赤膊上阵,挥刀砍敌。敌骑兵一时招架不住,丢盔弃甲,落荒而逃。由于敌密探的告密,日军飞机轰炸了马步康师司令部所在的村庄。正在指挥部的马步康等人急忙进入周边农田躲避,副师长兼政治部主任卢广伟和卫士却当场被炸身亡,以身殉职。

  飞机轰炸过后,日伪军蜂拥而至,趁机攻下了龙家花园。第二天,马步康重新布置兵力,奋力反攻,夺回了龙家花园。马步康师利用秋天的青纱帐,以小分队偷袭敌军,使颍上一带日寇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尤其是在敌机轰炸时,团长马受天爬上大树,用轻机枪射击敌机。一架肆无忌惮俯冲扫射的敌机中弹坠落在田家庵附近。

  这次战役,马步康师共参战八天,打死打伤敌伪军五百多人。而马步康师也伤亡六百余人,还牺牲了副师长等多名将官。但由于马步康师的有效阻击,延缓了日军进攻阜阳的图谋,有力地支援了兄弟部队的行动。(雯夔)